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李碧正跟萧氏说话。

前些时门下侍郎宇文士及和前朝南阳公主杨氏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李碧作为吃瓜群众之一觉得宇文士及确实做的很是不堪,被贬出京也是意料中事。

只不过李破再次为萧氏主持公道,让她心里有点不舒坦,但她与房玄龄家的当门母虎不一样,颇有容人雅量,时刻谨守一国之母做派。

当然了,夫妻之间相互影响那是必然的结果,李破待人很宽容,即便看很多人不顺眼,却也能容其在治下一展所长。

李碧与他相处日久,接人待物之上便也有些相仿,不然按照她当年在马邑军中养成的做派,得罪了她的人怎会轻易放过?

嗯,其实就是说她随着年纪渐长,阅历增加,之外就是位置节节攀升,加上丈夫的潜移默化,于是心胸便不可以常理度之了。

比如说现在,她便笑着跟萧氏说着话,借着话音探问一下杨氏的近况,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当然了,成国夫人府中的一切其实都瞒不过她的耳目,她只是想借此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切之情,另外让萧氏也纠结一番,略作小惩。

别老是有事没事的来烦皇帝,有什么事不能让我来给你做主?你知道外间的传闻有多难听吗?

好吧,这么刁钻的心思和李破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也果然让她得了逞。

萧氏性情向来雍容大气,如今更是万事不萦于怀的样子,你叫我到宫中来,我就来看看旧日居所,说不定有所感怀之下还能做出篇好文来。

你要是不叫我,那我就安居府中,也能自得其乐。

可就算如此,说到女儿的时候她还是愁上心头,加上可能是年纪的关系,也不管李碧能不能听得进去,唠唠叨叨的便说起了自己女儿的日常起家以及自己的纠结为难之处。

李碧抚着肚子听的津津有味,连歌舞都顾不上看了,甚至让人将萧氏的坐席移到自己身边,并排而坐,嘀嘀咕咕的说起了私话。

于是李春便作起了妖,把轻歌曼舞的宫人都赶了下去,在宫嫔中挑人出来表演才艺,当然是以“自愿”为原则,毕竟这里的女人大多都算是她的嫂嫂,不能让人有屈辱之感。

她的帮凶有点多,阿史那天香,王贞和高宝儿纷纷应和,三夫人如此,其他人哪里还有说话的余地?

如果王琦在的话,还能稍微抗争一下,王琦在选秀之时便建立起了九嫔之首的威望,小嫔们都以她为首。

如今王琦回乡省亲不在宫中,皇后也不说话,那就是默许了长公主的胡闹之举,于是一群小嫔就只能任由鱼肉了。

她们倒也不含糊,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吧,总也都是受过正宗贵族教导的人,歌舞是贵族女子的基础教育,因为都是关西人家,大多数骑马张弓也不在话下,即便是房中之术,大家也可以讨论一下的……

开始的时候她们还有些抗拒,毕竟大家都是大族出身,要脸面的人,这么明晃晃的娱于人前,很是羞耻有没有?

可当独孤华大大方方的立于殿中来了一段精彩的软舞之后,赢得了李春鼓掌叫好,并和李春对饮了一盏,说了几句话之后,小嫔们就起了争强之心,干劲满满了起来。

接下来有抚琴独奏的,有翩翩起舞的,还有一个更厉害,竟然表演了一段口技,名曰百鸟从林,鸟雀之音仿的惟妙惟肖。

李春几个差点拍烂了巴掌,阿史那天香几个也已手痒,等到小嫔们表演过才艺之后,阿史那天香蹦跳入场。

突厥人善舞,有事没事就能跳上一段,今日便给众人带来了满满的异域风情,她也不用伴奏,手中持了两根银筷,不时在身前击打着节拍,跟着节拍每一旋身便要重重的踏在殿上,竟然舞出了强烈的节奏感。

和中原的舞蹈肯定是不一样,强劲有力,却又夹以柔美,每到一个节点还要摆个姿势,只一会,殿上就想起了整齐的击著之声,带动气氛还得是这种明快活泼,而又颇为随意的胡舞。

说着话的李碧和萧氏也都抬起了头,她们也只没有顾及这么一会,殿中俨然已经换了天地。

宫嫔们已经抛开了平日里的矜持和拘束,喜笑颜开间不时竟有惊呼想起,那叫一个热闹。

清宁宫中管事的宦官和女官都已悄悄退到了远处,平日里若有人在皇后面前失仪,就算是九嫔中人,他们许也要当面斥责。

可这么多宫中的贵人聚在一处,又有长公主牵头,给他们一个天做胆,也不敢出声掺和的。

此时萧氏瞅了瞅殿中的景象,温婉一笑道:“恭喜娘娘,此太平之象也。”

李碧愣了愣,随即便听懂了萧氏话中之意,“借夫人吉言……宫中若真能常常如此,对于本宫来说,确实也就是天下太平了。”

殿中正喧闹间,一个宦官急急走了进来,快步凑到李碧身边嘀咕了几句,还从袖口中抽出一张纸来奉上。

“哦?”李碧眉头轻扬,知道她习惯的人都明白,此时她的心情终于变得有点不美丽了起来。

“沈萼?”

“她是江陵来的,入宫未久,娘娘可能还未见过,如今算是宫中的文教授……”宦官瞅着皇后的脸色,小心翼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