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阿草更的不快,请大家见谅,现在是一天两更,等以后再看情况更改。)

李破拎着陶罐,出了门房。

他也很满意,鱼汤最是滋补,而味道也绝对不错,可比那三条鱼好的多了。

当然,还有意外之喜,怀里多了几个铜钱。

那是税官给的,算是几条鱼的报酬,他推据一番,见那税官执意如此,也就收下了。

当然,他现在还不明白大业白钱跟开皇五铢钱的区别。。。。。。

而这个时候,屋里面年轻的税官正品着炖鱼,皱着眉头想,这酒跟菜真的很不配,一边却还要听着刘伍长的唠叨。

“吃他几条鱼,是瞧得起他,还用给什么钱?”

税官眯着眼睛不答话,他不会跟这粗汉解释,这是身为贵族,应该有的气量。

他更不会说,他不想跟尉迟,罗三那群人交恶。

也不会告诉姓刘的,刚才那个卑微的年轻人,不但关西口音极为纯正,而且,谈吐也多有不俗,说不定还真就是关西李氏哪家的旁支子弟。

他和尉迟等人都不一样,他见过太多的大族门阀的落魄子弟,说不定什么时候,而既然有着家世,再是落魄,也要比旁边这粗汉强上百倍,一旦有了机会,这些家伙就能一跃而起。。。。。。。

要知道,当今皇帝的祖父李虎,少年时流落在外的时候,可也是凄惨无比。

当然,由一个小小的流民,联想到皇帝的祖父,确实有点不着边际,但这年头的事情,谁说的上呢?

只是心中转着圈的他不会想到,他眼中的粗汉,也在暗自嘲笑于他。

谁不知道你就是害怕尉迟,罗三,程大郎那些家伙寻你麻烦了?

瞧你那个鬼样子,老子还就不告诉你,大手大脚的,在这马邑可活不长久。

生于底层的人,自有他们的生存智慧。

比如说,刘伍长就不会太将李破当回事儿,能照顾一下也就照顾了,不能照顾的,说什么也没用,给个流民送钱?省省吧。

说不定这事传到尉迟几个耳朵里,还要怪旁人多事呢。

这样的智慧,也许年轻的税官一辈子也领会不到,即便是领会到了,也不会是在他这样一个年纪了。

就像李破,回到草屋中,把玩着铜钱,最后还是决定,要将钱送给刘伍长,他现在的身份,留着钱也没用,花出去啊。

就像瘦高个和跛子两个家伙,弄了钱反而丢了性命,反不如刘伍长送的那罐鱼汤来的实惠一些。

这一晚,一大一小就着鱼汤,嚼着烤鱼,都觉着生活从来没有如此幸福过。

第二天,天公不作美,狂风大作,城门是出不去了。

于是,李破又去了那几家。

这一次,李破走在流民营地中,感觉就完不一样了,能够带来食物的人,在流民营地中就是万家生佛一样的存在。

若不是这里的人们没有那个条件,这会说不定已经有人家将李破的长生牌位都给摆上去了呢。

一个瘦小的女人,哆嗦着身子走过,也许她是要去如厕。

这是李破定下的规矩,之前被人恨的咬牙切齿,现在却是即便冻死在茅厕里,也要按照李公的规矩来了。

看到李破路过,女人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就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李破灰溜溜的去了各家,这样的热情,让他感觉很不适应。

从各家出来后,李破手里已经多了一串冻鱼。

虽然李破没说什么,但这些人都很痛快。

在他们想来,这就和官府收取税赋一样。

既然人家带你找了条活路,要是分文不取,才叫怪了。

不过,李破可不是想从这些流民身上弄点油水什么的,他的价值观,和大多数人完不一样。

他觉得,既然拥有了尖牙利齿,没有那个必要的话,就不要去欺负些草食性动物了,因为那显不出本事。

他又顶着寒风,蹲守在了城门根儿上。

说来也巧,几个北方汉子背着柴禾陆续过了城门甬道,领头的两个立马开始四处打量。

瞅见李破,两人立即乐了,吆喝一声,带着人就围了上来。

李破抬头一瞧,也笑了。

这两位是熟人儿,前几天刚被他揍过,脸上的青肿还没消干净呢。

一个眼眶还青着的汉子朝李破晃了晃拳头,另外一个有点愤怒,更多的却是羞惭。。。。。。。。。

算不上寻仇,在他们朴素的认知当中,被人揍了,自然要揍回来,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放在民风悍勇的马邑,他们找同族同来的行为可称不上光彩。

而李破也没想再跟他们打架,没有罗三那实心眼儿的孩子在旁边,跟这些马邑的猎户们打架,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

没等一群北方汉子说话,李破率先指了指面前的冻鱼,笑道:“三条鱼,一担柴,价钱应该颇为公道,几位哥哥也累了吧,这大冷天的,何如卖给小子,也好省些力气不是?”

几个汉子面面相觑,都听两个同族说,马邑城门口出了个恶人,抢了他们的柴禾不说,还把他们打了。

没想到却是这么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