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够吗?”

雄阔海似笑非笑地看着季冬雷、火如玉等人:“不够的话,还有哦!”

雄阔海话音方落,季冬雷和火如玉忽然心生不安。

旋即,站在他背后韦长河一指点向季冬雷,手指在落下的过程中,看似是一条直线,实则却于虚空划出一道道弧线,勾勒出一轮落日,落日坠落,周围一片通红,云霞漫天。

一指衍落日,落日是剑,云霞亦是剑。

火如玉身旁的金元宝,则于袖中飞出一块金灿灿的元宝,元宝之上,盘膝坐着一名光着脚丫的女童。

可诡异的是,女童的脸上长满了眼睛,眼睛开阖间,释放出一种极其强烈的污秽光芒,周围所有人的意识,都似慢了几分。

变生肘腋,再加上女童释放的污秽光芒,使季冬雷和火如玉的意识慢了一拍。

一步慢,步步慢!

等两人反应过来,韦长河已然一指点在季冬雷的背部,那个元宝,则砸在火如玉的脑袋上。

季冬雷的背部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孔洞从背部直穿前胸,诡异的是伤口处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而是呈现一种晶体状,晶莹如玉。

但实际上,那不是晶体,而是剑气,由于剑气太多密集、凝聚,方才形成如似晶体一样的状态。

显然,韦长河那一指,生生将磅礴的剑气压缩于方寸咫尺,一指洞穿了季冬雷的身体。

不过,韦长河也不好受,在一指洞穿季冬雷后,季冬雷亦反手一剑上撩,冬雷寂灭。

韦长河正欲收回的手掌,生生被切掉一半,而后剑气不竭,斜斩在韦长河的胸口。

韦长河闷哼一声,身雷电缭绕,倒飞而出。

另一边,金元宝的元宝,也砸在了火如玉的脑袋上,如刀剑相撞,金铁交鸣,响起一声悦耳清脆的声音。

下一刻,火如玉的脑袋四分五裂,但炸裂的脑袋中,却飞出无数火鸟,火鸟轻鸣,宛如百鸟朝凤,空中的元宝瞬间为火鸟所包围,烈火熊熊,将其烧成灰烬。

旋即,一个人影出现在金元宝身后,一掌按下。

金元宝脸色不变,身上的太乙镇魔袍上荡开一层青光,一尊太乙镇魔天尊虚影出现在金元宝头顶,手中拂尘轻扫,拂向落下的手掌。

“嗡”

无形气机逸散,太乙镇魔天尊的虚影生生被震碎,金元宝身上那件太乙镇魔袍也如腐朽的棉布,瞬间失去光泽,化为飞灰。

眼见手掌继续落下,金元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怪叫一声,袖中飞出无数黄符、诡器,而后趁着手掌速度稍缓之际,金元宝化作一只蚊子,脱离气机笼罩,飞到雄阔海身旁,心有余悸地盯着那个人影。

那个人影,正是火如玉。

只是此时的火如玉,皮肤瑰丽而殷红,身冒着热气,气息忽高忽低,极不稳定。

显然,金元宝的元宝,也对火如玉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事实上,不止是韦长河和金元宝,第五层中也数人忽然向身旁还算清醒的同伴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至少有十数人被杀。

显然,他们都是雄阔海的人。

“金元宝,韦长河,你们竟然投靠了雄阔海?”季冬雷握着手中的长剑,手上青筋毕现。

“嘿嘿,鄙人是个生意人,谁给的钱多,谁给的好处多,我就和谁合作而已,季长老和朱雀使勿怪。”金元宝恢复人身,躲在雄阔海身后,笑嘻嘻道。

“良禽择木而栖而已。”韦长河就简单了。

“怎么样,现在人够了吗?”雄阔海上前一步,看着季冬雷和火如玉笑道。

“走,分头走。”

“所有人一起,冲出云顶,只要冲出云顶,我们就还有一线生机。”

云顶之上还保留有神智之人,发疯一样向云顶之下冲去。

现在这种情况,留在云顶之上,迟早都是个死,还不如拼一拼,若能逃离云顶,逃出极乐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剑王城弟子听令,勿要与他人纠缠,立刻逃离云顶,将此事告知宗门。”这时,季冬雷忽然道。

“地火魔宫的弟子听令,逃出云顶,将此事禀告魔宫。”火如玉亦大声道。

只要有人能逃出去,雄阔海就算今天杀了所有人的人,其所作所为也会为剑王城和地火魔宫所知,到时候雄阔海亦要为他们陪葬。

“雄阔海,只要我们今天有一人逃出极乐山,届时就是你的死期!”

火如玉双目赤红,咬牙切齿道。

“哟,我好怕啊!”

面对火如玉的威胁,雄阔海面带微笑,戏谑道:“不过,那也得等你们先逃出去才行啊!”

“太平……”。

随着“太平”两字出口,只见空中出现一面旗幡。

旗幡青黑两色,一面绣太平两字,五方分踞青龙、朱雀、白虎、玄武、麒麟五圣兽,一面上绣锁天二字,周有三百六十星斗,成周天之数。

旗幡一出,一股玄妙神异的气息于空中弥漫开来。

“锁天……”

旋即,雄阔海掐了个印诀,空中的旗幡随风招展,猎猎作响,不断变大,掩天蔽日。

一瞬天地无光,一片黑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