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东南西北均是鳞次栉比的街边店铺,夜空站在正中间,目光在几条街之间徘徊,无法分辨它们有什么明显的不同。

为什么她的气息会在这里消失?枫斗故意为之吗?

思及此处,夜空怒火难泯,脸色愈发寒彻。

“尊~~救我~~”

一个简短急促的呼唤在夜空的脑中浮现,这是意念中的声音而非真实的喊叫,他集中精神辨别这种感觉传来的方向。

如果术法还在,他根本不需要识别就可以精准判断,而此时,他只能凭着他与御狐令的残存感应来寻找这一声霁初的呐喊。

这一点让他极为不爽。

各种怒火与急迫交杂,他身周有奇妙的冷风吹起。

路过的行人不觉把脖子缩进衣领,有人被这风吹来的白雪轻拍脸庞。

下雪了?

人们不禁仰头眺望漫天飞舞的白雪,驻足惊愕地伸出手,雪花盘旋着降落手心。

“不是雪!”有人高喊。

“是花瓣!”

所有的人都被不适时宜的漫天花瓣震惊,分不清是什么花散落下来的,更加找不到落花的源头。

怒放。

那是只属于九尾狐妖王的鬼祭。

大气瞬间变化,呼应鲜活的景色,愤怒气息开。

忽然,一股极为强烈的感觉震颤着夜空的身体,目光聚集之处,是一个不起眼的店门。与周围店面大开,小二在门外吆喝的热闹氛围相比,这家店面大门紧闭,与周遭的气氛异常违和。

他疾步走上前去,走到门前,不由分说,一脚揣在门板上。

“哗啦”一声,大门被他轻松踢开——这门居然没有上锁。

房内光线昏暗得一塌糊涂,几盏烛火散发着昏黄光,映照在俊俏的笑容上,枫斗亲切地朝门口看。

“小白,你来得好迟呢?果然是毫无术法,什么都迟钝了吗?”

完不想理会枫斗的戏谑,夜空环视屋子,视线落在地板某处,霁初靠着墙坐在那里。

裸露出白皙纤瘦的臂膀,凌乱的黑发散落在肩头,她双目紧闭,无法确定她目前的状况。

蹲在霁初身边的枫斗笑着目视夜空,抚摸了霁初的大腿几下,慢慢地直起身子,整理凌乱的衣衫。

夜空一时脑中空白,呆呆地占了一会,怒火冲天地质问着枫斗:“你对她做了什么?”

枫斗不慌不忙地侧头望向门外,轻笑道:“呦,鬼祭!看来小白这次真的认真了呦!”

他走到夜空的面前,几乎齐高的身材,平视时两人鼻尖即将相触。

“因为是我,所以才这么紧张吗?被你这么在意,我很荣幸!”

枫斗轻描淡写地说着对霁初的欺辱,夜空的整个脑袋像被火烧。

夜空迅速脱掉自己的罩衫,覆盖在霁初身上。

接着,他抓起枫斗的衣领,朝他的脸挥了一拳。他既没有躲避,也没有用术法抵御,而是结结实实地被打倒在地,像是打架输了的孩子。

枫斗笑着直起身子,用拇指抹了一下嘴角淌下来的血,又站了起来。完没有因为被打而气恼,反而异常快乐。

夜空再次抓起他的衣领,正想对他再挥一拳。

“夜空……”霁初微声叫住他。

夜空推开枫斗,抱起霁初,将他的罩衫裹在她身上紧一些。

“能站起来吗?”

“不能,动不了。”霁初苦笑。

“怎么会?”以为是处子之身被夺,令她双腿无力,夜空的脑子嗡嗡作响,“因,因为痛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