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站在那里,像是在寻找什么,但动作又不敢太大。霁初在房梁俯视着他的背影,他黑色的长发像是很懒得束一样,非常随意地束在脑后,穿着一身黑色绣着山茶花的罩衫。

看着这个背影,霁初放松了不少,这人认识。

灵气晕的颜色、衣着的品味、束头发的方式,除了蓝宇尊的贴身护卫花落还会是谁?怪不得昏睡术用得这么好,他和另外一个护卫都是镜鬼,自然是用惯了幻术

花落站了片刻,想要回头,却一下子愣住了,只见自己的脖子上,已经架上一支笼罩着紫色灵晕的短剑。

“别动!”

霁初低吼,将短剑又逼近了一点。

花落听到霁初的声音像是非常意外又很迷惑:“霁初?!”

“你若是来寻我的,要么我现在杀了你,要么你回去告诉蓝宇尊,我不会做他的妃子的。”

花落稍显紧绷的肩膀听到这句话放松了下来,他缓缓的回头,露出了一抹不羁的微笑。

这个俊美的男人,有个特别大的特点,就是一副嬉皮笑脸无赖的模样,像是脸皮厚得穿不透,以致于多么紧张的气氛都会被他调和不少。

“霁初大人~”花落微微颔首表示敬意,“我不是来寻你的,确切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这……”

说着,他的目光被架在自己脖子上这支短剑吸引。

短剑并不稀奇,但上面的紫晕却好像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此时,铜镜再次扭曲,房子中间又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

霁初没有多想,一抖手,飞出一团紫色的烟雾绳索,顷刻间套在了那黑衣男子的脖子上。紧接着,单手一个印,那雾锁又勒紧的几分。

黑衣男子明显没料到自己会被擒,先是一愣,然后目光向烟雾锁飞来的方向投过来。

他看到花落被霁初用刀架在脖子上,更是愣在当场:“花……花落?你怎么在这?为什么霁初大人也在这?你们俩这造型是……”

“哈!”花落忍不住笑了,“透也来了,真好!咱俩今天居然被霁初大人给擒了。当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你们两个到底是来干嘛的?”

霁初一道凌厉至极的视线射向透,双眸之中精光大作。透只觉得这目光让他浑身一震,宛若万剑射来,不知如何躲闪。

“你们不约而同的跑到我的房间来找什么?难道铺天盖地的通缉令还不够吗?”

“通缉令?”花落一怔,又恍然大悟的模样,“那应该是王爷们下的。”

“不是蓝宇尊要抓我?”

“霁初大人……”透想上前一步,但霁初一个瞪眼,他便不敢动了,只能站在原地继续说,“陛下从没有说过要抓你。”

一直以为是蓝宇尊咬着自己不放,现在听到不是他,不知道为什么霁初的面上露出了转瞬即逝的寂寞神色。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没好气地问道:“蓝宇尊都不抓我,那几个王爷抓我做什么?”

两人都没有吭声,似是都在等对方先说。

霁初眸光转动,心中暗暗道:对啊,他们抓自己也是再正常不过了。蓝宇尊放她走,就等于是宣布御狐令不要了。但御狐令之于蓝宇家族,不仅仅是一段姻缘那么简单,它还代表着权利和地位。

御狐令跟着九尾狐妖王几百年轮回一次,每一次轮回,他都毫无意外地和心宿顺利结合。这千万次轮回,也给这个家族带来了不可撼动的地位。但如今,九尾狐妖王和心宿的关系比以往都要僵,如果御狐大帝的宝座被别人夺去,那这个家族都要对别人俯首称臣。

所以,作为九尾狐妖王的族人,一定是打算先稳住她这个心宿,至少不要让大权旁落。

想到这里,霁初咬着牙说道:“蓝宇家的人真是贪婪无耻啊!所以,蓝宇尊对他的弟弟们下达的这个通缉令是默认的咯?”

两人又没有吭声,只是同时摇头。

“你们俩哑巴了?大半夜潜到我这里来,还动用了昏睡术,却又屁都不放一个!”

“哎~”花落叹了一口气,道,“透,你跟霁初大人说吧,我现在乱了。”

霁初望向了那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护卫,平日里一脸严肃,现在眉宇间却蔓延着一种淡忧的神色,眸光投向了月色倾洒的窗外。

只听这个叫透的镜鬼缓缓说了一句令霁初极为震惊的话:“陛下他……不见了……通缉令是在他不见之后发出的。”

“什么意思?”霁初一时间没懂,“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陛下在你走后生了一场病。好转了一些后,他便不见了。我们当时只以为他是想亲自寻你,并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

霁初眯着眼睛等他继续说。

“诶我说霁初大人。”花落插话道,“你能不能把我们两个放开,你这样用刀逼着我,我好紧张。”

“别动!”

剑锋已经碰到了脖子,花落立刻禁声了。

透继续道:“直到有一天,整个妖鬼界都感受不到陛下御狐令的气息了。这对于我们妖鬼来说,等同于天塌。我们四处寻找陛下的下落,但御狐令之息已经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