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坐在营帐中庞煖已经考虑,是不是应该强制解除任务,回到h-07位面。

按照《鬼武神》中父亲手稿的描述,没有完成任务,报酬自然是一分钱都拿不到,而且还可能因为违约遭到惩罚性通缉。

被悬赏通缉就通缉吧,总比直接掉脑袋好。

庞煖的心中有了决断。

辎重被付之一炬,军营中的十七条五十四斩可不是开玩笑的。

南方的右中郎将朱儁前不久刚刚吃了打败仗,丢掉了宛城,固守南阳郡。现在肯定在从严治军,整顿队伍。

这个时候千里迢迢,跑过去高速他,不好意思,补给粮草不小心烧了.....不被斩首才怪。

“奋威校尉大人!助军右校尉大人说如果军营稳定了,就速速带兵支援。”一个灰头土脸,一身呛人烟味的百夫长冲入营帐中说道。

“支援?”

“助军右校尉大人,带领着三百人,疏散物资,驱赶革车、驰车,然后亲自带头挖掘土石组成一道防线,已经暂时阻绝火势蔓延......”

没等这位百夫长说完,庞煖已经喜出望外,冲出营帐招呼亲兵,立刻调集张达,庆和、马晋功三个百夫长的队伍,跟随一起前往支援。

庞煖有些明白,为什么有些女生喜欢成熟的大叔了。

太特么靠谱了。

苏烈年轻时候从事土木工程项目的经验,救了王子明和庞煖。

在最慌乱的时候,苏烈果断授权给武力值最高的庞煖来震慑军中,自己带着亲信士兵300人,将牛、马牲畜驱赶开,然后试图灭火。

在这个没有灭火器、水枪、消防水栓的年代,粮草辎重起火,基本无解。

苏烈见到事不可为,果断壮士断位,不在抢救那些已经点着,还有堆在火焰下面的物资,直接在周围一圈,疏散开依然辎重,然后带着士兵们挖掘砂石构筑出一道防火墙。

众人通宵一宿,才将火势扑灭。

其实是已经将防火土木工事内放弃的辎重物资烧尽了,火才熄灭。

大军原地停了一天,清点损失物资,伤亡人员。

“革车烧毁21辆,驰车烧毁10辆,拉车的牛和马倒是被士兵解开绳索跑出来不少,有19头牛,4匹马被烧死。粮草损失正在计算,预计接近两成半。民夫伤者472人,死者93人。士兵受伤40人,有3名士兵被人潮中踩踏而死。”王子明将统计的数据,告诉大帐内的众人。

众人阴沉着脸不说话。

因为庞煖及时控制住军中局势。所以这次炸营,民夫受伤400多人,死者不足100人。士兵仅死亡3人。

真正让人感到沉重的打击,是火灾导致粮草的巨大损失。

第三天队伍出发,庞煖、苏烈、王子明三人带领着百夫长们安葬死难者,以沉齐酒祭之。

接下来的路程仍然不好过,军队士气低迷,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

有牛马受惊,毁了三辆革车,受惊的公牛狂奔,将一个民夫的肠子都顶出来,拖了几里路。

快到达黄河渡口时候,天降暴雨,毁了八十三顶营帐。

王子明破口大骂,一群贪官,妈的,弄得残次品营帐。嚷嚷着回到洛阳,一定要给治粟内史那群垃圾一点颜色看看。

使得后面的日子,虽然各个营帐都塞得人满为患,还是有几百个民夫没有地方睡,组后只能商量着,让民夫们分组,轮流睡露天。

然后就有人感冒了。

这个事情,吓得庞煖、苏烈、王子明三人一身冷汗,军营这样人口的密集的地方,感冒传播起来那可是要老命的。

特别是医疗技术不成熟的古典时代,面对大规模流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弄不好就是不战而溃,军覆没。

只能当机立断,让体士兵必须喝热水,营地卫生必须加强管理。感冒的人一开始隔离,后来实在不放心,三人凑几千钱让感冒的民夫组队自行返程。

营地卫生检查、烧热水饮用、洗换个人用品等等,一系列的营地措施,增加了安营扎寨的休整时间,让本来就已经很慢的行军速度,又放缓了很多。

特别是雨天后那几天,道路泥泞,一天行军不足十里。

艰难行军七天,辎重队伍来到黄河渡口。

庞煖骑着马,到达一处土坡上远眺。

伤员数量激增,让三人决定用吃掉粮食空出来的牛车、马车来拉伤员,三个人的马匹就拿来自己用了。

当然也因为王子明和庞煖脚上也开始起了好多水泡,苏烈更是实在受不了了。用他的原话是,原来以为年轻时候在工地打拼是人生最艰苦的时期,现在看起来,就算个屁。

“总算来到黄河了。”

看着奔腾东去,惊涛澎湃,掀起一阵阵狂澜,浑浊婉转,九曲连环。这条华夏文明的母亲河,从昆仑山下,一路挟雷裹电,咆哮而来,直至黄海之滨,将整个中原大地劈成南北两岸。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在此饮马赳赳,又或魂归梦断。

“哈!喝!!”王子明策马奔到土坡上,到了庞煖身后几步距离,用鞭子在空中轮一个空响。、

这个玩笑,让庞煖的马受惊吓,直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