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或许在外人看来,宫莫良的这种举动属于英雄救美。可作为他的死党兼同处一室的舍友,宋一杰知道,这个单细胞的生物眼里只有游戏的胜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服务的。

聚精会神的宫莫良没有闲工夫操心游戏外的事,倒在门外的敌人没有放弃对生命的渴望,还在挣扎着蠕动,期待好心的队友,奇迹般的降临。

如果说宫莫良他们的车队是各怀鬼胎的玩具车,那这位跪地行走的老兄恐怕是上了一辆无证驾驶的黑车。队友不仅没有选择回头救他,情急之下,居然连二楼唾手可得的人头都狠心放过。

听着地上传来了那句,“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战”的辛酸,宫莫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s12k。

“哥们,你还有临终遗言吗?”

“谁,是谁在和我说话!”

差点没让枪支走火的宫莫良满脸的黑线,“收起你的屁股往后看。”

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开了所有人语音的那名“弃子”恶狠狠地说道,“追,追上去,帮我把他们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宫莫良能够理解这位仁兄的心情,换做是谁,对于还能抢救的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友离你而去,那种滋味心如刀割。

最痛的痛是原谅,最黑的黑是背叛。在成为盒子之前,这名敌人并没有感受到痛,也没有痛的权力,他的世界里充满了黑,无边无际的黑。

“嘭!”

枪响过后,宫莫良打开了频道语音,“那个霏霏,敌人应该都解决完了,你可以下来了。”

“这么厉害吗,三个都被你解决了吗?”

虽说对主播这个职业无感,但对于异性的赞美,只要是个七情六欲正常的男人,谁都不会嫌少。

宫莫良习惯性地摸摸鼻头,“其实就地正法的就一个,其余两个大概是错误的估计了我们的人数,不顾队友的跑了。”

霏霏儿轻笑道,“不管怎样,能够以多胜少,已经算得上高手了。”

结束完商业互捧,宫莫良清点着装备,“我这里是6和双管喷,药是2(医疗包)2(止痛药)1(饮料),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霏霏儿说话的声音有些失落,“很不乐观,一开始搜的时候不敢太过随意,慌里慌张的也就没有仔细搜刮所有的房间。我现在只有一把uzi,药的话也只有十个绷带。”

一想起自诩为技术主播的自己,居然还没水友,应该说是水友临时拉的朋友心态稳重,霏霏儿就有一头扎进显示屏里的冲动。

“给,地上的药你先收着,至于枪的话,不是有句老话嘛,穷吃鸡富快递,咱们一路走过去,迟早会遇上几个快递上门的。”

“恩,谢谢你啊。”

细若蚊声的道谢宫莫良并没有听见,在看到物资已经均匀分配好了之后,一马当先地走在了前面。

“毒圈往p城那边刷了,我们沿着这条主干道前进,说不定就能找到一辆车。”

这时候的霏霏儿早已六神无主,无论宫莫良说了什么,等到的都是一句肯定的回答。

或许是上一辈子拯救了世界,幸运女神的光环一直笼罩在宫莫良的头上,一辆绿油油的两轮摩托车,静静的停靠在草地上。

在看到霏霏儿坐在后排双手扶在宫莫良腰间的刹那,哪怕知道这只是一款游戏,摩托车上的也只是游戏里的人物,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依然心碎了一地。就连普通的路人都感觉如斯,那处在熊熊妒火中的土豪水友,就更是痛彻心扉了。

奈何自己早早赶去投了胎,语音频道里也被禁了麦,就连直播间里也只敢小心翼翼地打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要掀起众怒。从小到大,含着金汤钥匙出生的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的憋屈,这让他在内心里不断的翻滚起阴暗的想法,一条条毒计也逐渐成形,等待着刺穿猎物心脏的那一刻。

毫不知情的宫莫良将摩托车的马力开的最大,一路上横冲直撞,很是秀了一把车技。

在路过一个斜坡的时候,硬是在空中转了两圈,这让趋于沉寂的直播间里瞬间涌起了新一波的浪潮。

“那位摩托车上的后排女水友,你挡住我们欣赏主播的车技了,请自觉下车。”

“各位,我是新来的,请问这是那个平地吉普都能翻车的霏霏儿的直播间吗?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一个假的直播间。”

看着死党的炫目车技,宋一杰吃味地说道,“刚才还见你一副不乐意的模样,让你开黑跟欠了你一笔巨款似的,怎么?现在找到游戏的乐趣了,带着美女飙车的感觉很爽吧?”

宫莫良一本正经地回道,“别瞎说,我连人家的照片都没见过,上哪去找到带妹兜风的感觉,这都是基本操作,存粹是赶路而已。”

“你见过哪家基本操作要转体三百六十度的,你又见过谁赶路硬是要从斜坡上经过的,你大声告诉我!”

秉承说不过就装作听不见的原则,难得当了一回鸵鸟的宫莫良干脆岔开话题,对着麦克风说道,“前面就是p城边缘的谷仓了,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我感觉会有人在楼里守株待兔。”

“你是不是也这样做过?”说完的霏霏儿就有些后悔,怎么能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