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或许旁人不知道,但莉利娅的心中却是非常的苦恼。

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自从她睁眼的那一刻起,便有了这座比皇宫还要豪华的宛如城堡的豪宅。

……

阿瑟虽然知道自己死不了,但那种割碎皮肤的痛感,着实让她想哭。

所以,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随便一个人,就能把她这种数一数二的高手给打死。

想当初,咱好歹也是一线战力,现在……不足战五。

侍郎同学懵逼了,这是咋地了,怎么还说哭就哭捏?

不过仔细想想也难怪,任谁胸口被破了个洞,都得哭啊。

要是不哭,那可真叫变态。

“回去,我给你包扎。”

“嗯。”

阿瑟扁嘴的样子好委屈,看得侍郎同学的心都化了。

回去进行简单的包扎后,阿瑟早早的睡下了。

翌日。

今天阿瑟起的很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伤口依旧火辣辣的疼,不过,凭借自己强大的缝合力,伤口早就愈合了。

来到大厅,桌子上还有一些早餐,似乎是特意被留下的。

阿瑟独自吃了起来,味道虽然一般,但还不至于难以下咽。

边吃着,她看到桌上的纸条。

大致就是侍郎同学要去上课,告诉她哪里有衣服,不要乱走。

不乱走?那她还是她吗?

吃完东西后,她找到一件碎花的和服穿上,就出去了。

一栋栋高楼大厦,给了她熟悉的感觉。

曾几何时,她还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过。

现在她已经回来了,但却已经物是人非。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令她回眸。

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正在另一个男人的搀扶下,缓慢的走动着。

“肺炎还没好,就不要出来走动了,不然恶化了,又要难受好一阵子了。”

扶着他的男人,就连脸上的胡茬,似乎都在表露着关切的责备。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那么弱的。”

年轻人笑了笑,清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幸福感。

我擦,夭寿啦,大白天秀恩爱啦!

就当两人走近的时候,阿瑟骇然发现,那个病秧子,竟然还打了两个耳洞。

尼玛啊,这么gay!

瞧瞧大街上的那些人,瞅你俩都是什么眼神儿啊,能不能别恶心人了。

“你不就是想看苍镜音的演唱会嘛,嗨,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至于这么喜欢吗?”

胡茬男子说的话明显带着几分醋味,酸酸的。

“当然要看啦,嘛,你陪不陪我去嘛?”

病秧子被戳中心事,脸一下子红了,顿时撒娇了起来。

哎卧槽,大男人撒娇,真…等等,还真是挺可爱的。

看了一会,阿瑟转身就走了。

她怕继续看下去会打人。

……

一路的漫无目的走着,眼前的繁华对于她来说,都无所谓的。

她只想找寻一个,可以救活所有人的方式。

一直走到傍晚,她才回去。

因为重伤的缘故,她也只好暂寄在这里,等恢复了,再出去也不迟。

回来后没多久,侍郎同学也回来了,最为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带回来个妹子。

这妹子是标准的黑长直,看起来相当带劲了。

“你先坐会,我去弄晚餐。”

“我帮你吧,学长。”

“好吧。”

这还没等进屋呢,就开始秀恩爱了?

话说侍郎同学,你有一套啊。

阿瑟觉得此处是恋爱的人酸臭味,更觉得自己该回避一下。

就当她即将出去的时候,侍郎的声音叫住了她,“你要去哪?”

“啊,我出去看看。”

有些慌张,阿瑟说话都甩出英语了。

草,你还好意思问我,我这不是给你们腾地方吗?

“学长,这位是?”

黑长直问道,然后来到她面前,礼貌的打招呼,“你好,我叫山田凉子。”

“我叫……”

阿瑟想着,自己到底该叫啥。

要是把真名告诉她,那还不得被笑话死。

阿瑟王在许多人的眼里,都只是个传说而已,谁会相信,她就是真正的阿瑟王。

e要不,咱叫,“saber?”

山田凉子,“……”

这名字有点…,怎么说呢,太奇葩了。

这要是换作平常,她肯定是要捧腹大笑的,只不过碍于在学长面前,她要装作知书达理的样子。

咦,她好漂亮呦,难怪最近学长都不怎么理我了,还是金发的,难道是英国人?

“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爸爸在英国的五娘,的姨夫的女儿的小姨,也就是我的小姨,她因为家里出了些事情,打算暂时住在我这里。”

侍郎解释道。

山田凉子,这是玩禁断吗!还带这么刺激的吗?

不过她还是没把那话说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