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没有理会那个人,织田信知昂首挺胸。

一个小破新选组组长,在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下,竟然不行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怀着如此心情,织田信知打算与他擦身而过,期间在用力撞他一下,要是把他撞个狗吃屎,那心里可就会小爽一些。

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却总是似乎喜欢与人作对。

他自己摔了个狗吃屎。

“哎呦呦,嘛嘚嘛嘚嘛嘚,殿下不比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啊!”

就在织田信知面部与地面即将来一个亲密的接触的时候,一双手,恰好准时的扶住了他。

这才让他免除了面部着地,恐怕会毁容不说,而且还尴尬的窘境。

这双手,真是让人倍感安呢。

抬起头,织田信知心立刻不爽了,又是这个可恶的家伙。

“土方二十七,你地,什么意思地干活?”

听了这句话,土方二十七表示一脸懵逼,“没,没干嘛啊,殿下何出此言?”

“何出此言?呵,刚刚是你绊得我对吧?”

你这家伙在装傻,织田信知冷笑一声,直起腰板,一把推开他扶住自己的手,并且指着他的鼻子质问。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一番质问是多余的,这货根本就是故意的。

看来这家伙已经预谋已久,并且在这里等自己了,现在自己正好过来,趁没人看见,偷偷的伸脚使绊子。

真特么的损啊你。

“我没有啊,殿下你可不能诬陷我啊,我是在这里等人,你正好到了这里,突然摔倒,我这是帮你免除尴尬啊,你怎么还能怪上我呢?”

土方二十七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然后他向后退了两步,双手高举,看着织田信知的目光满是警惕。

“殿下,你好歹也是皇亲国戚,类似老太太摔倒,有人去扶就碰瓷这种事,你应该不会干吧?”

“混账东西,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听他这句话,再看看他那赶忙退得远远的,紧怕自己赖上他的那副样子,织田信知登时火冒三丈。

他的火来得快,去的那也是快,很快,便冷静下来的他,眼珠子转了转,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土方二十七?听说你在等人,是在等谁啊?”

闻言,土方二十七一愣,等谁?我谁也没等啊,就是等你往这边走,故意给你使绊子叫你难堪的呀。

但是这样的话,土方二十七根本就不敢往出说。他也不傻,这话要是说出来,那不是明摆着作死么?

见他不说话,织田信知心中冷笑,斜着眼睛道:“怎么不说了?你不是在等人吗?”

然后,他又似乎一副似乎想起什么的样子。

“哦~对了,难道是在等冲田总司?哦~对了,她刚刚还拿了我的贵族黑卡不想还,还又哭又闹的,趁我不注意,给她跑了,然而此时你就在这里,是不是在等她啊!”

在最后一个“她”的字眼上,织田信知故意加大了口气,意思很明了,你们就是一伙的,所以,别抵赖。

土方二十七这时有些慌了,他虽然剑术很强,但奈何嘴巴不好使,不然也不会一直被冲田总司压着了。

这下可咋整啊?他冷汗涔涔,这是土方二十七有生以来最紧张的一次,就连之前冲田总司拿枪指着他,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你倒是说啊!”

织田信知突然大喝一声,吓了土方二十七一跳,又见他那副如欲吃人的样子,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这脸色,跟老虎妈子似的,太吓人了。

他开始有些怀疑,冲田总司啊,你到底怎么惹人家了,竟然能让人家发这么大的火!

这家伙倒是把自己刚刚给人使绊子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把锅都甩到了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哪去的冲田总司身上了。

“不说是吧,那好,你现在跟我进宫,我要不让你把牢底坐穿,我就不姓织田!”

织田信知睚眦欲裂,拉着土方二十七就要走。

土方二十七也懵了,艾玛,殿下怎么火气这么大,这跟他平时的脾气不一样啊。

话说,冲田总司昨天还要杀他呢,他不一样是大人大量的把人家给放了,怎么一换上我,他就要让我把牢底坐穿?

土方二十七感觉自己的脑洞不够大了,织田信知要让我把牢底坐穿怎么破?

急,在线等!

其实,织田信知也就是吓唬吓唬他,虽然有心想整他,但还没达到想要他坐牢那种严重的地步,顶多就是让他服个软也就算了。

可是他没想到,这货竟然傻呵呵的跟着来了,织田信知此刻都想破口大骂,你地,是个智障吗?

“站住!”

就在两人刚走不远,后方突然传来一道娇软的怒喝。

虽然这声音很好听,但其中的所含的冰冷,却是令他们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回过头,两人都看见一个女孩,手里握着长长的武士刀,正向两人所在方向快速驶来。

这回他们都愣住了,这不正是,刚刚逃跑的冲田总司吗,她怎么又回来了?

“就算你不来,我也回去找你的。”织田信知嘴角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