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然被韩颖拉着去了路边一家奶茶店。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此时,林然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女生,心就像被沉到了深不见底的冰湖中,冷的直打颤。

刚刚就在被女生拉着走了没一会儿,林然便想起了这个女生是谁,正是王晋阳最后一次来见她时被他称作女朋友的女生。

韩颖介绍了下自己。

林然这才知道,王晋阳的母亲魏鑫嫁进了韩家,韩颖正是她现任丈夫的女儿。

“什么和女朋友去国外再也不回来……果然是骗人的……”林然看着韩颖,失魂的低喃道。

“林然姐姐……”韩颖闻言,有些无措的看着林然,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知道晋阳哥哥的事了?”

不然,林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c市?为什么在看到她后又说出这样的话,露出这样的神色?

林然看着韩颖的眼神有些恍惚,有些茫然。

那个人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了。

从猜测到变成事实,林然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只觉得心中压抑的难受,心像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狠狠攥住,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稀薄,只能拼命呼吸才能缓解这种窒息感。

韩颖以为林然会哭,可是她没有,但是身体却在微微颤抖,一副随时会崩溃的样子让人看着心疼不已。

看着这样的林然,韩颖倒先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又忍不住说起王晋阳来到c市后发生的一切……

他的病情,他的坚持,他的苦痛以及……他的林然。

王晋阳小时候做过一次手术,林然也是隐约听岳菲菲说过一嘴,因为当时的菲菲还很小,之后见王晋阳手术后也完康复,活蹦乱跳,所以她并没有过多关注那场病,知道的也不多。

现在听韩颖说,王晋阳小时候的那场手术是成功的,只要十年内不复发,之后也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这些年来也一直相安无事,大家几乎已经忘了那场手术。

眼看十年时间就要过去了,偏偏在这最后时间里出现了排斥反应……

韩颖说到这里时已经泣不成声,她抬手抹掉眼泪,喃喃道:“晋阳哥哥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他?他住院的时候,他爸爸被他继母缠着很少出现在医院,他妈妈呢……”韩颖嘲讽的呵了一声:“她忙着照顾她的小儿子,只要她的小儿子哭闹着不让她去医院,她就当真不去,她甚至还抱怨晋阳哥哥不给她笑脸,不知道体谅她,真是……”

韩颖是真的很心疼王晋阳,他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甚至还逼自己亲手把喜欢的人从身边推开。

自从那次见了林然之后,回到医院他沉默了好几天,然后自己偷偷停了药,就这样一步步平静的走向了死亡。

这些话,韩颖没有告诉林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不想让林然心里有太多负担吧。

林然垂着眼睑,目光落在虚空,像是听进去了又像是没有。

半个小时后,韩颖的情绪渐渐稳了下来,两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似乎都陷在各自的情绪里。

韩颖的话还在林然耳边悠悠回荡,眼前浮现着王晋阳惊艳绝伦的面庞,那些和王晋阳相处的画面一帧帧的在脑海里回放。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行进着,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过了没一会儿。

林然木然的脸上渐渐有了别的情绪,她看了看外面渐渐暗沉下来的天色,从小背包里掏出了手机和充电宝,询问韩颖是否带有数据线。

“我带了。”韩颖从身侧拿过包,掏出数据线递给林然。

林然道了声谢,接过数据线,急忙给手机充上电。

韩颖看着林然,犹豫了一下,道:“林然姐姐,你,你要不要去看看晋阳哥哥?墓园离这里不是很远……”

林然抬头,神色恍惚了几秒,轻轻说了声:“好。”

从奶茶店出来,韩颖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奔c市的墓园福寿园。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韩颖情绪低落没有再说话,林然给手机开了机,然后沉默的看着窗外倒退的高楼大夏。

不知为什么,林然莫名有些害怕,害怕韩颖开口,因为她和韩颖的话题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王晋阳,她害怕再听到他的事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离福寿园的距离在一点点拉近,心中惶恐压抑的感觉似乎也跟着愈加强烈,林然双手紧紧攥着小背包的带子,起伏不定的呼吸彰显着她不平静的内心。

不管林然心中怎样害怕惶恐,车子还是在沉闷的气氛中停在了福寿园。

林然神色恍惚的跟着韩颖下了车,看着她在门卫那里做登记,然后恍惚着跟在她身后迈过一个个台阶,朝着众多墓碑中的其中一个缓缓走去。

墓园里到处是整齐划一的黑色墓碑,和一张张黑白色的陌生面孔。

这里寂静无声,充斥着肃穆沉重的气息。

终于,两人在其中一个墓碑前停下。

一样冷冰冰的黑色墓碑,一样被定格在黑白色照片里的脸庞。

林然定定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直到这一刻,那种不真实的感觉才终于消失,冰冷的墓碑在告诉她,王晋阳是真的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