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来,是你。”

祁苏的声音嘶哑,俊美的面容亦惨淡得没什么血色。他的眼里似有一潭十丈冰泉,掩盖着浓浓的探究。

他没有松手,不知为何,楚娆有些害怕那眼神,仿佛能看透她重生身份的眼神。

“这次真的不是我先抓着你的”

楚娆先开口打破了僵持,顺带收回手,祁苏握的不紧,她轻轻一抽便收了回来。

“我知道。”

祁苏的怔然只在睁眼的一霎,心下早已恢复了清明,然而声音却不可避免地依旧沙喑,“四九呢。”

“他去替你熬药了。”

“咳——你来作什么。”祁苏撑着起身靠坐在床栏,因动作带起的几声咳嗽听起来颇是可怜。

“我听说你病了,不管如何,你也是因着陪我去西间而病的,所以我就想来看看你。”楚娆半红着脸如实答道,俏丽的小脸满是真诚,她是真的愧疚于心。

祁苏伸手抹平床沿被楚娆方才抻起的褶皱,垂眸道:“不必,我的病与你无关。”

言下之意,赶人的意思颇是明显。

“”

楚娆脸上红晕还未来得及褪下,一时语塞。

方才这个人还抓着她的手,说些听不清的话,这才过了小会儿,就噎的她一句都说不出来,她不过是想关心关心他,怎么就成了洪水猛兽般。

长这么大,楚娆还从未觉得自己这般讨人嫌过。

前世楚娆与祁苏无甚交往,并不觉得祁苏讨厌,这一世看来,他们两大概真的是八字不合。

“等四九回来了,我就走。”楚娆说完往后退一步,直接下了床踏,坐上了窗边的木凳上。

她心里生气,自然是别过头不想再看祁苏,只是那双水色杏眼一瞥而过之时,樱唇轻翘的瑰艳姿态,看起来倒更像是撒娇了。

祁苏闻言看了楚娆一眼,沉默了半刻,从床屉抽出一本简册,不知为何,到底还是应了声,“好。”

房内寂静,当四九抬着膳盘开门的刹那,还以为自家公子仍旧躺着呢,哪知道一进门,便是祁苏靠坐着阅书,楚娆则趴在窗口看外头风景。

还别说,这虽看起来尴尬了些,却也挺和谐的。

“公子,药煎好了。”

祁苏分出半分视线,余光划过窗边的楚娆,再绕到了药碗上,才开口,“放几上。”

“是,公子。”

四九弯腰腾药,云珠错开位置,也看到了已经直起身子靠坐在床上的祁苏,心里竟如小鹿乱撞,软绵绵福身道:“姑爷好。”

祁苏该是听到了,但他性子素冷,因此并没有回应。

楚娆没来得及留意云珠脸上的失落神色,看到四九来了,便起身走到他身前,“四九,我和云珠先走了。”

诶,四九放完药抬头,这为何对着他说,不该对着公子说吗?

他偷偷看了祁苏一眼,公子的视线落在书上,就跟没听见似的,他不过去煎个药,这两个主子又是怎么了。

四九只得小心翼翼地答道:“是夫人。”

“夫人才来宅子不久,小的送夫人出去吧。”

“谢谢四九。”

一直到出了房门,楚娆就跟赌气一般多一眼都没看向祁苏,等出了门口,她才回头看向窗口的缝隙处,轻哼了一声。

“夫人,您怎么了呀?”

“没什么。”楚娆唇角一扬,登时娇靥如花。看的四九有些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

楚娆的小脾气向来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再加上祁苏身体该是没大碍,她也就没那么担心。

此时趁着四九在,她正好抓住机会问问紫烟的事,“四九,祁苏身边可有什么丫鬟?”

楚娆故意问的迂回,不过祁苏身边的丫鬟就一个紫烟,后来还送给她了,所以她相信四九定是会说到紫烟的。

“禀夫人,有的。”四九点了点头,竖起两个拇指,“不过只有两个。”

“两个?”咦,她怎么只记得一个紫烟,那还一个是谁。

“是啊,紫烟姐姐和绿绫姐姐。”

“噢。”

楚娆觉得奇怪,为何她没听过绿绫这个人,她前世虽怠惰了些,一直呆在后院,与祁苏交往不多,但作为当家夫人,还不至于宅里有个丫鬟她从来都没听说过啊。

四九见她疑惑,自发解释道:“紫烟姐姐只比公子小两岁,进宅的时候就是公子的磨墨丫鬟,绿绫姐姐进来要晚几年,专门负责打理公子院里的花草。”

“这两日,我怎么没见到她们?”

“绿绫姐姐怕是有事物忙,紫烟姐姐每年此时都会回去省亲的。”

楚娆点点头,还是没想通哪里出了问题,反正她确信前世,是没见过这个绿绫的。至于紫烟,自己本来就是提前了一个月的婚期,也就是说前世的紫烟,或许这时本来也不在祁宅,这不难想明白。

“四九,就送到这吧,我自己认得回去的路。”楚娆笑道。

内室里,空气中揉杂着些许脂粉味,使得龙涎香香气与往日有些不同。

祁苏手里的书简,还是楚娆走时的那一页。

他脑海里重复着先前的梦境,最后那处戛然而止,之后呢,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