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燕韩,表字文殊。若非亲近之人,岂可直呼太子表字,于理不合与法不符。更何况,次桩婚事本非她所愿。

燕韩是好,可终是皇家人。

故而苏扶月盯了燕韩良久,却见他目色由笑便沉,如墨色的眼眸恍若渗透万千流萤,紧紧地看着她,令她惊骇。

她别过头:“不符祖制。”

话落,耳尖却爬上了丝丝红晕,面上却依旧神情坦然。清冷中透着几分娇羞,倒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不符哪条祖制?”燕韩心神微荡,望着别样姿色的苏扶月,唇角微动:“旁人若再多言,软软只管说是孤允的,只许软软一人。”

此一言出更敌万千誓言,不只是令苏扶月心中微震,更令燕韩确信。

他此生,只许此一诺。

苏扶月抬首,杏眸顾盼,盈盈相望。好似要将燕韩彻底看清一般,灼灼目光中染着怀疑,以及不可查地触动。

燕韩不动声色上前,见苏扶月沉思,伸出手虚虚地揽在她的腰上。垂下眼睑望着她微微发颤的羽翅,唇角微挑。

这时,不知何人推挤,苏扶月被撞入了燕韩的怀中。“你……”苏扶月张了张口,脸庞上飘上了红晕,异常窘迫。

燕韩哑着嗓子:“我们先下去。”

“好。”苏扶月点头。

打算抽身,燕韩却将她搂的极紧,她不由抬头看去。对上燕韩深邃如墨的眸,险些窒息,着实美得惊艳。

燕韩启唇:“此处人潮拥挤。”

似是在解释这番行为,苏扶月闻言后被人挤了挤,略表理解没再挣扎。

燕韩见此,唇角不自觉勾起,揽着苏扶月走下石桥也不见放开。

动作自然,就好似理因如此。

倒是叫苏扶月多了分不适,杏眸幽幽地朝着燕韩望去,他却满脸无辜地望着她直至苏扶月忍无可忍,压低声音:

“殿下,放手。”

“孤不愿。”燕韩笑意更甚,揽着苏扶月的腰将人拽入怀中,垂眸望着灯火下娇艳欲滴的容颜:“美人灼灼晃人眼。”

苏扶月抵着后槽牙,轻飘飘地扫向燕韩,而后抬脚顶胯拔下发间发簪,居高临下地睥睨着燕韩,道:

“此番深情恕扶月无福消受。”

话落,她捏着玉簪拧着燕韩,而燕韩望着她视线微微紧缩,唇角的淡笑凝固几分迫人的气势逼人。

他说:“软软,要乖。”

二人气势相对,剑拔弩张。

恰在此时,一声低唤响起。

“扶月!”

公子长琴不知从何处而出,捏住苏扶月的手心顺势捏断簪子,视线冷冽地扫向燕韩,道:“我与扶月早已……”

苏扶月蹙眉:“松手。”

她本有意与燕韩摊牌,可也没想彻底得罪他,更无意跟公子府牵上瓜葛。这厮是要把她架在火上烤?

“扶月!”

苏扶月一眼扫去,公子长琴讪讪收回了手,不甘地后撤一步。苏扶月垂眸看着那只簪子,而后朝着燕韩望去,抿唇:

“此事……”

燕韩:“公子府大公子?”

“正是。”

燕韩勾唇:“孤记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