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雁西淡定地说完后就直接拿起了李云锦身旁的酒杯,啤酒只剩了半杯,他仰头几口喝光,又径自倒了一满杯冰啤。

“她今晚的酒我来喝,你们看着来。”

沈老大平日里话不多,几个和他打球的同学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位学霸拽得要命,三年下来才慢慢发现沈雁西就是这么一个性格,拽是肯定的,但人家有拽的资本。除了拽,沈雁西也算得上仗义,做事够兄弟。就是以前能调侃他的机会有点少……

但今天不同,大家本就处于高考结束普大喜奔的日子无所顾忌,现如今沈学霸又这么“嚣张”地跳出来?!

几个兄弟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部撸起了袖子酒瓶子一个比一个开得响亮,目的只有一个——干他!

原来灌李云锦还挺不好意思的,几个人就是礼貌下地打招呼碰一个,可灌起沈雁西来就没一个客气的了。李云锦眼瞅着沈雁西从放狠话开始酒杯就没放下过,那架势颇有决战到天明的意思。

几个男生喝得贼嗨,剩下的女生都有点傻眼。辛晓佳凑到李云锦的耳边轻声开口:“锦哥,你可以的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李云锦默默地加了快口水鸡放进嘴里,直接回说:“你骂谁是鸡呢?”

辛晓佳笑得很猥琐,脸上红红的,一看就是酒精上脸的模样。她就盯着李云锦静静地看,周围其他人大声说笑,她们两个这里异常安静。

半晌后,李云锦就看到辛晓佳的金豆子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往下掉,边哭还边讷讷说道:“锦哥我们以后要是再也见不到了可怎么办啊……”

李云锦对毕业没什么感触,若说要什么不舍也就是辛晓佳和沈雁西了。沈雁西怎么说也是保送了清大,她能追着他的方向往有他的地方奔,可辛晓佳却是直接踏出了国门,李云锦短时间内奔不过去。

都是喝了酒的,谁也不比谁清醒到哪里去。要搁在平时李云锦还能强压下离别的伤感安慰辛晓佳,可现在她只能跟着辛晓佳一起红了眼圈,随后轻轻地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

等几个男生喝完酒吹完牛逼再一转头,就看见这边俩妹子正抱在一起,一个哭成了傻逼,一个眼中带泪,那场面莫名突兀。

沈雁西早就看到了这俩人抱头痛哭的场景,这时见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才伸手把缠得死紧的李云锦和辛晓佳分开。

辛晓佳正在情绪最饱满的时候,转头就朝沈雁西怒吼:“你丫干嘛呢!人都被你拐跑了还不让她今晚归我啊!”

此话一出,场又是一片寂静。刚刚沈雁西和李云锦之前的互动他们都看在眼里,之后就着沈雁西替校花挡酒的时候也都“若有似无”地调侃了几句,可还没人真的把话挑得这么敞亮的。

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在了沈学霸的身上,眼神中是无声地求解答神情,陈明浩更是一个跳脚,直接挺身而出——

“沈哥你给个痛快话啊!这都毕业了还纠结个啥呢?”

李云锦刚刚情绪也很低落,转眼间就面临场拷问,而这拷问的又是她和沈雁西之间的一个“未完待续”。想起了曾经的某个犯傻雪夜,李云锦只能在桌子下攥起小拳头并在心中默念——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沈雁西淡定地吐了口浑浊的酒气,将身边的女生低着头坐立不安的模样尽收眼底,心底也忍不住觉得好笑——面都给他吃了,现在还矜持有屁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和李云锦的内部矛盾还是内部解决就好,“一致对外”的时候是不能露怯的。

沈雁西抬眼看向哭成狗的辛晓佳,轻声开口,口气乖张:“今晚也不行。”

众人:“……”

李云锦下意识地把头低得更低了……玩蛋了!不知道是酒精上脑还是心魔作祟,她特喵地居然觉得沈雁西屌帅屌帅的!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她都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缠上他!……

辛晓佳先是一愣,转而看向看上去十分心虚的李云锦,娇声抱怨:“锦哥,他欺负我!”

李云锦一脸懵逼地抬头,对辛晓佳认真开口:“你觉得……我打得过他?”

辛晓佳:“……”

“你之前还和我说,他长得比我好,学习比我强,跟他比我就是渣渣,现在被欺负了跟我说也没用啊。”李云锦强装镇定,将之前辛晓佳的话稍作改编地说了出来,再配上一脸无辜的表情着实拉仇恨。

大家闻言也十分给面子地大笑出声,沈雁西也带着笑看了过来,不在乎现场的观众有点多,直接伸手掰过李云锦的脸,戏谑说道——

“有用。”

李云锦傻眼:“蛤?”

“求我就有用。”沈老大继续任性地要求。

这次不止是李云锦傻眼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恶心到了……

李云锦瞠目结舌地盯着眼前不要脸的男人,几秒后才在众人满含期待的眼神中轻启朱唇——

“求你妹。”

沈雁西闻言轻声笑了出来,放开了夹住李云锦脑袋的双手,转过头看向持续傻眼的辛晓佳:“你看,问题的本质在于你没重要到她能为了你不要面子地来求我。”

辛晓佳一向好忽悠,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