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按照李公公说法,当初排他去杀灭赵景云的,怕就是自己的母后!

那么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了,作为母亲,为了保证自己孩子能够坐稳皇位,秘密调遣先帝也就是他丈夫最信任的高手,去杀灭一个有能力改朝换代的人,这不是在正常不过了吗?

只不过,太后要杀死赵景云的可能有两种,第一是她知道了赵恪身份,这才会派人灭口,从结果看,这种可能不太大,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因为真是那样的话,太后又岂能留赵恪活到今天?

那么就剩下第二种可能,太后杀死赵景云,只是担心他在军中威望,莫看这位老将军置身江湖,可是只要他登高一会,会有多少军队呼应?

当时朝堂之上时机还不够稳定,皇族掌握兵权的亲王们,也都介于改朝换代之特殊时局,立地观望,这些亲王们有的是先帝兄弟、叔辈,有的则是赵一凡的同父兄弟,虽然天大易主,大势已定,但是这些人心里谁还没有个小九九呢?

所以那个时候,假如赵景云真有对先帝不满之心,只要登高一呼,那么就必然会四面响应,届时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太后杀了他,不但消除了隐患,同时也能震慑诸王之心,杀他,没有错!

但,他们却都忽略了一点,再赵一凡登记时,虽然看似赵景云没有参与,可是如果没有他的话,仅凭苏定方,有可能将朝廷所有军队中异样声音镇压下去吗?

只是无论怎么说,事到如今,在没有挽救机会,赵一凡将这些猜透,虽然心中对那位老将军心怀概念,可是只要一想到赵飞扬随时都有威胁到自己的能力,他就心中焦灼,好似被置于炭火之上。

李公公是多么聪明的人,一见他此刻神情凝重,就已洞悉其心,略叹一声之后,他做出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

李公公道:“陛下,老奴追随先帝一生,又跟随您多年,您对老奴,还是信任的吧?”

“自然信任。”赵一凡的回答,非常肯定。

李公公闻言一笑,继续道:“所以老奴有些不该说的话,今日希望陛下可以听听。”

“你讲吧。”

赵一凡凝重起来,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惊讶,其实此刻他有一种感觉,只怕今天这位老内官要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意外。

果然,李公公说着,此刻忽然落寞起来,但随即重整心情,对赵一凡道:“陛下,这件事我想赵恪已经知道了,所以他也许会在某一个时候突然杀入宫中,与您对质也说不定。”

“朕知道。”

赵一凡说着,眼角流露出一丝凶芒,“所以朕打算今晚就把皇都驻军更换一边,同时将所有他的旧部,都派遣出去!”

“陛下,这样做,乃是下下之策。”李公公还是第一次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如果您这么做了,赵恪肯定会有所了解,到时候只怕他会由暗专明,把所有事公之于众,到时候就算是陛下,只怕也无力回天。”

“那公公说,上上之策,是什么?”

李公公笑了,这一回他是真得笑了,而且笑的那么淡然,“陛下,只有老奴去找他,在他面前道破昔年一切,以一死来换他熄灭怒火,老奴相信,赵恪会愿意这么做,毕竟他本就不是个反叛之人。”

“公公你要牺牲自己?”赵一凡摇摇头,这下他真急了,“这绝对不行!”

“陛下!”

李公公深深一声叹息,两眼中烁过一点星彩光芒,“老奴昔年为先帝出生入死,如今为何又不能为陛下舍弃这一副臭皮囊?陛下如今好不容易勘定外患,平内忧乱,不能因为老奴当年所做之事,令国家、百姓再临大祸,这个赵恪现在的力量只怕比他父亲还强,所以......”

“所以如此,你就更不能去了!”赵一凡很坚决。

乃是李公公铁了心,要以死报国,就看他淡然一笑,根本不再理会他,迈步走出御书房,同时留下一句话来,“陛下,老奴望陛下可下一道诏书,待老奴死后,敕封赵景云将军,亚帝之尊,同时敕封赵恪为镇国逍遥亲王,加以神器傍身,且将其亲族,部加封为皇族,依朝廷法礼代之,其日后子嗣,当传亲王爵位,世袭罔替,永不更改。如此来,老奴可保我大梁无忧矣!他心里所想,只为赵将军复仇洗冤而已。”

亚帝,就是不是皇帝的皇帝,等于是皇帝的意思,这是一种过分恩荣,可赵一凡没有选择,如果不如此,只怕届时李公公身陨,也将付诸东流。

数日之后,皇都所在,策州边缘,当赵飞扬一行飞马闯入策州官道时,正巧遇到了再此等候他多日的李公公。

其实当赵飞扬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是皇帝派来拦截自己的,要是方在平日里,他必定下马上前,无论怎么说他们二人也算是老朋友了,可是今天他没有!

勒住战马,赵飞扬瞧着李公公,嘴角上扬,装作一笑道:“公公在此,可是为了等候我吗?”

李公公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捧出一道圣旨来,“赵恪,听旨。”

“讲吧。”

赵飞扬坐在马背上,冷冷言道,李公公也不怪罪他,打开圣旨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大梁代帝赵适,圣旨宣下,夫乾坤纲常有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