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蒋琼的脸色变幻了几下,但还是不得不向元真低头:“属下自行领罚。”

说完,他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元真也没有要追的意思,因为他很清楚,蒋琼不敢逃这八十杖。

蒋琼本身就是以奴辱主,要是再敢逃罚,可就真没人能帮他。

元真这回虽然没有要蒋琼死,但八十杖也够要这老匹夫半条命了,也能借此杀杀大少的威风。

直到这些人都离开,孙鹤之才带着谄媚的笑,尴尬上前:“小公爷,我......”

现在的孙鹤之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稳赚的生意在他眼前不珍惜,反而怀疑小公爷的秘方是偷的,现在好了,小公爷若是一怒之下不和孙家做生意了,那孙家得亏多少啊。

从前他只觉得元真年少轻狂,却不想自己才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就小公爷掌握的工艺,随便扶持一个造纸坊,几年之内,那人都能做到京中第一。

到时候他孙家真是没地方哭去。

想到这里,孙鹤之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挽回小公爷这单生意。

“小公爷,刚才在下是痰迷了心,猪油蒙了窍,才会错怪您,求您再给孙家一次机会,在下愿意出十万两银子去买您的配方。”

说罢,他噗通一声就跪在元真面前。

造纸原本就是暴利的行业,有这样的配方,别说是十万两银子了,就是一百万两他也得买啊,毕竟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要是能批量生产纯色纸和金粉纸,他们孙家就真的发了!

十万两?

下面的小厮一听,他们老板要用十万两银子购买元真的秘方,也是惊掉了下巴。

家主这是疯了吧,就算孙家是大富之家,十万两银子也不是说拿就能拿出来的。

就连见惯了钱财的玲珑,也被这大手笔吓到。

十万两,这放在一起都能把人埋上了吧。

元真见他还算诚心,也知道原身在京城中的名声,孙鹤之不信自己很正常。

他便摆摆手:“既然孙老板还算有诚意,那这个合作咱们就继续。”

孙鹤之一听,更是激动的向元真连连作揖:“谢谢小公爷给我们孙家这次机会,我们保证不会让小公爷失望......”

“这些废话就不用说了,不过你们孙家能一下子拿出十万两银子吗?”元真摆手问道。

五万两银子已经不是个小数字了,十万更是要装好几车呢。

就拿他们国公府来说,上下几百上千口花十年,才能花完十万两银子。

所以元真对于孙家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银子存疑。

好在孙鹤之一拍胸膛道:“小公爷请放心,十万两银子我们孙家还是拿得出的,只不过......”

“孙家近日要购进一批造纸原料,就把银票换成银两了,小公爷,我们可以给一半银票一半现银吗?”

一半银票,一半现银?

那可是五万两现银啊!

玲珑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们两人怎么把银子运回去。

元真倒没在意这些小节:“都行,你们去套车给我运回去吧。”

反正现银和银票都是银子,他只要赶在明天之前,把赈灾银拿回府中就行了。

“对了。”元真像是想起什么,随手甩下一行秘方:“这是金粉纸的秘方,就当我在你们孙家入股吧。”

孙鹤之见到这张秘方,更是满脸的渴望,他像是接着自己的命根子一般,双手接过:“谢小公爷看得起孙家,以后孙家人任您驱策!”

其余孙家人见到这张单子,更是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他们原本还觉得十万两买纯色纸的秘方不值,现在一看,小公爷这也是变相给他们福利了。

小公爷此举,一是帮自己和京城富商建立联系,二也是收买人心。

这些人没想到这纨绔还挺会做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