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向哲虽然没有学历,但天生有敏锐的嗅觉,商业天分大概遗传自那个风流爹。

自己创业也有所成就,直到楚爹找过来,有了足够的资本支撑起更大的野心。

短短三年就让董事会那些不看好私生子的老头们服口服。

但骨子里终归还是瞧不上他身体里的另一半血液,是来自一个妓女。

还有他那平凡的妻子,实在拿不出手。

宋韶华也自惭形秽,本来就觉得配不上聪明又好看的阿哲,现在他又有了家世,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就算没有楚家认回去,以阿哲的能力,也会走得很远。

她好像怎么努力都赶不上,但她一直努力让自己适应,适应出席宴会、适应时尚的打扮、适应她们的话题,不能露怯给阿哲丢脸。

身处其中,她一直没有自在过,忐忑不安,脑海里有根弦绷得很紧。

宋韶华安慰着自己,人往高处走,她要不是因为阿哲,哪有机会来到上层圈子。

“那些人不会无礼,相反他们都有礼貌,礼貌中透着距离感。

像是一群孔雀,优雅地对混入她们圈子的麻雀展示敌意。

这些我不在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我就笑,总是没错的。

我怕的是,那些人因为我看不起阿哲,我怕的是,阿哲觉得我没用。

但我最怕的是,失去他。”

楚向哲轻轻抚着这些有些凌乱的字迹,似乎在写的时候,执笔之人心绪很乱。

他不是不知道宋韶华的压抑,却装作没看见,等着她自己去适应。

到后来就连他自己,也学会了“虚伪的礼貌”。

他为什么不敢直接说呢?

既然她那么想要孩子,放她趁着年轻去找别的男人生,为什么不吗?

转念一想,她依赖自己这么多年,放她离开还能活吗?

总有一天会分手的,但这话不能由他来说。

一个占据了自己前半生太多岁月的女人,楚向哲卑劣地让她来做选择。

“我那么强烈的想要我们的血脉相连。

我自私的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个跟我亲密的人,长久的陪伴另一个亲密的人。

也许不久后他就会忘了我,他妻子的位置上会换张面孔。

不管如何,看到孩子就会想起曾经有一个宋韶华。

我接下来我不能参与的他的人生中,只要有一点点存在感就好。”

“蠢女人又犯傻。”

楚向哲通红的眼透着一点好笑的意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记性很好的……”

她在他的生命中划下了深得刻骨的痕迹。

他从没想过要她“离开”

,他想,即使是分开,她也要在自己的庇护下。

可她走得这么突然,一点准备也不给他。

“韶华,你有没有回来过?

听说头七那天,灵魂会回家来看看。

那天你回来了吗?”

“你回来我也不在。

你是不是也不想再见到我?

你一定对我失望透顶吧。”

“你是如此的善良,遇到我,因为我改变了命运,你会不会后悔?

会不会质疑,那样的付出值得吗?”

“你一直说自己笨,说谢谢我对这个家的付出。

蠢女人,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是你给了我一个家。”

楚向哲这么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他从不知“孤独”

为何物,他自认不需要任何人,从生到死都能孑然一身。

此刻,心底有空荡荡的感觉深深蔓延开来,还有一种莫名对未知前方的茫然无措。

两个人相伴的漫长岁月,经历的东西只有一个人记住,从今往后还得一个人走完这条路。

下一页忽的一转,宋韶华写的是想回壹心。

“我打听过,壹心福利院的屋子都被拆除了,院长妈妈去世后,她收藏的相簿也烧掉了。

可惜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带一张出来。

我和阿哲小时候生活的痕迹,一点也没有了。

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不,我是个没有记忆、没有未来的人。”

时过境迁,在回到楚家不久,院长妈妈去世了,福利院的孤儿们并入了另一个大的福利院,壹心也不存在了。

看到这里,有水迹“吧嗒”

落在这些字上。

楚向哲忙把本子推开,慌乱地用袖子擦去,还是糊了一点。

这本日记算是宋韶华的回忆录。

她在很努力的记录往事,但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夹杂着情绪的宣泄,就忽如其来的短短一行字。

“嫉妒,妄想,这些不是得了阿兹海默症以后才有的症状。”

“好多事情,我都想忘记的,也许得这个病也不是那么糟糕。”

“反正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反正都会忘掉。”

“就连他,总有一天都会忘记的。”

楚向哲再也忍不住呜咽,压抑痛苦得像一只困兽。

错了,错了。

他的生命再也没有一个宋韶华了,无可替代,无可复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