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体如此不堪,看来以后得多练练。”傅子墨又恢复冰冷的面孔,猛地一夹马腹,骏马冲秦落烟撞了过去,眼看就要撞上她的身体,马背上的傅子墨却伸手一捞将她甩在了自己身前。

这一连串的动作,将秦落烟吓得花容失色,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耳边却传来此起彼伏的马蹄声。

官道上,几十皮快马力急行,尘沙漫漫,蹄声震天。

秦落烟被傅子墨当做货物一样放在身前,完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就连身后的将士们对此似乎都没有任何的疑惑,甚至在他们眼中,这样的武宣王才是正常的。

一连几个时辰的奔跑,中间换了一次马,在天快黑的时候,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边陲小镇。这小镇已经靠近边境,虽然不大,可是却人气很旺,即便入了夜,街道上的行人还是不少,更有卖货的货郎还在吆喝叫卖。

当武宣王一行人在镇上的一个院子里停下来的时候,秦落烟已经彻底晕了过去。

傅子墨翻身下马,抓住秦落烟的衣领将她往金木的方向扔了过去,“找人打理干净。”

男女授受不亲,金木极不情愿的将人接住了,又为了避嫌,双手打平,让秦落烟躺在了他的胳膊上,唯恐和她有其他的身体接触。

金木还心有余悸,上次不过是评论了一句这个女人,王爷就险些将他扔去了疆北苦寒之地,如今,他说什么也不敢随意逾矩了。

他的动作,让傅子墨看得有些好笑,冷声道:“不过是个玩物,你的胆子未免小了些。”

金木脸上肌肉一抽,聪明的没有接话,不过看秦落烟脸色苍白、口唇发紫,他犹豫了一下又问:“王爷,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给她瞧瞧?”

傅子墨头也不回,率先走进院中,“瞧什么?又死不了。”

金木一怔,没有说话,只是僵硬着手臂抱着秦落烟跟着进了院子。院子里早已经有丫鬟家丁打理好一切,管事的老嚒嚒见金木带着个女人进来,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就连跟在她身后的丫鬟婆子,都没有一个人露出诧异或好奇。

不过一个边陲小镇的院子,这里的人,竟然训练有素,俨然有大户人家的风范。

老嬷嬷从金木手中接了秦落烟,带着两名丫鬟就进了洗浴室,尽管秦落烟由始至终都气息奄奄面色苍白,可是她们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麻木的将她当做货物一般清理干净。

冬日的夜,总是冷得让人牙齿打颤。

卧室里,摆放着三个暖炉,炭火燃烧发出滋滋轻响,窗户开了一条缝,点点凉风进入屋内,没有降低屋内的温度,反倒让屋子里的空气清新了一些。

秦落烟是被冻醒的,她睁开眼,看见陌生的环境,她没有慌乱,而是冷静的打量。

她的身上穿着薄如蝉翼的绸衣,完美的身体在绸衣下若隐若现,被子整齐的叠在一旁,却没有人好心的替她盖上。

她打了一个哆嗦,正要伸手去拉被子,想用被子盖住身体取暖,指尖还未触及棉被,房门就被人打开。

一身墨色锦衣,肩披

狐球披风的傅子墨走了进来,他的目光落在她诱惑的绸衣上,瞳孔瑟缩了一瞬,嘴角一抹嘲讽的笑。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而是取下披风随意仍在一旁,然后走到屋子正中的火炉前,伸手优雅的烤火。

经过几个小时马背上的折腾,秦落烟身都像散了架,尤其是一醒来还被人打扮成了这样勾魂的模样,不用说,也知道给她穿衣打扮的人是想做些什么。

再看傅子墨,此刻的他,脸上的浮肿已经彻底退尽,留下的,只有一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你想做什么?”秦落烟拉过被子替自己盖上,上等的蚕丝被,不过一会儿就让秦落烟感觉到了暖意。

傅子墨凉悠悠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本王有没有说过,你的身体,让本王很满意。”

这个时候,他自称本王,有那么一刻,秦落烟觉得,此刻的他,似乎和林中初见时的他有些不一样,似乎,越发冰冷了许多。

“所以呢?你准备囚禁我?”秦落烟没想到他说话如此直接,在这个礼教森严的社会里,男人只会对两种女人说话轻浮,一种是风月场中的浪荡女人,一种,是自己豢养的玩物。

所以,她在他眼中,是玩物?

“囚禁?”傅子墨挑挑眉,很不喜欢这个词,“你值得我堂堂武宣王囚禁?”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难得沉稳的秦落烟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她当然知道他是武宣王,正因为知道,她才恐惧,以这个男人的权势,不废任何力气就可以让她在这个社会过得生不如死。

傅子墨从容的走到床边,随意坐下,“本王刚才说过,对你的身体很满意,所以在本王厌倦之前,你的身体,是本王的。”

他说得轻描淡写,似乎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只可惜落进秦落烟的耳中却是匪夷所思。

“你说是就是?”简直太霸道了!

傅子墨却轻轻地笑了,他伸手掀开了秦落烟的被子,完美的身子映入他眸子中,能感觉到有那么一瞬,他的气息炙热了许多,“在这里,别说是你,换了任何人,本王说是本王的,就没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