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最快更新书剑传!

师之八品,音雾赤白相生。

台下众考生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相信,这个瞎子的琴艺竟然达到了音雾赤白相生的八品,比檀香城的才女澹台纪还要高出一品。

这,完出乎他们的意料,让人难以相信。

这个瞎子竟然是一名八品琴师,这实在是太震撼人了,谁也想不到。

“想不到他竟然是八品琴师,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澹台纪朱唇微启,双目凝视台上,看着那个在赤白音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第一次正视了他。

一个瞎子的琴艺居然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品,澹台纪不得不去正视,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想不到这个瞎子竟然这么厉害,琴艺比纪姐姐还要高出一品,这次的榜首怕是纪姐姐拿不了了。”

小唯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失落,高兴是瞎子真的一鸣惊人,震撼了所有的考生,失落是他要拿走纪姐姐的榜首了。

李图双手抚琴,右手轮、拨、刺、撮、锁、拂等指法不断出现,左手上、下、进复、退复、吟、猱、跪指……

抚琴渐渐进入佳境,广场上唯有悠远的琴声在响起,赤白的音雾在弥漫。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李图开声唱起来,声音低沉悠远,透着淡淡的哀伤,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众人脑海中出现了一片片茂盛的糜子。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声音低沉而悠远,带着淡淡的哀伤,在琴声的渲染下,音乐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哀。

一种对自己无处宣泄的哀。

双目失明后,朝晚勤学苦练,对学习不敢生出一丝的懒惰之心,一丝的怠慢之心,对学习始终都是战战兢兢。四年来,与老仆爬涉数千里到处求学,却是得到别人无情的嘲讽和侮辱。

为了能够进入学府,卖田卖地散尽了家财,求得了一封推荐信,最后的结果却也是如此,求学无门。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世人要辱我欺我,吓我骗我,谤我轻我,凌虐我,非笑我。

难道,一个瞎子自强不息,虚心求学也有错?

难道,一个瞎子就不应该读书?

为何,世人都不能理解我呢?

我要自强不息,却天不予我机会;我欲厚德载物,却人不授我学识。

这,是命么?

李图内心的忧郁悲怨越来越浓,数年郁积在心里无处宣泄。此刻,蓦然仰望苍穹,一声长叹:“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心里仿佛插进了千万芒刺,血液在体内奔腾,胸中的怨气急剧膨胀,再也无法控制的情感瞬间迸发,心在流血,泪在洗刷屈辱。

这到底是谁造成的?

李图仰望苍穹,心中的哀,瞬间迸发而出,使台上弥漫着无尽的哀伤。

境由心造,相由心生。

歌声中,琴声中,都弥漫着无尽的哀。

哀伤弥漫,落满了广场。

台下的考生呆呆地看着台上仰望苍穹少年,心中蓦然间感到莫名的哀伤,却是不知哀从何处来。

“为何我会感觉莫名的哀伤,为何我的泪水会忍不住地流下来,我的心在痛,我到底怎么了?”

小唯泪流满面地看着瞎子,不断地擦着泪水。

澹台纪也被琴声歌声所染,脸上露出伤感,双目静静地注视着那个哀伤的身影。

台下的考生感到自己心中的哀伤越来越浓,而且泪水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蓦然间,台上出现了橙色音雾,与赤白音雾相交。

三色呈彩,师之七品。

“七品琴师,这个瞎子是七品琴师。”

一名考生流着泪水叫道,满脸的哀伤,但心中无比震撼。

“纪小姐也不过是九品琴师,这个瞎子怎么能是七品琴师。”

台下考生一脸的哀伤,呆呆地看着台上的三色音雾,此刻他们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动。

先是九品,接着是八品,然后是七品。

白衣青年公羊传轻闭着眼睛,静静地聆听着这美妙的琴音,另外两名副主考官也沉醉在琴音之中,脸露哀伤。

这,就是少年李图抚琴由心而造的哀伤之境,每个听到琴声的人都会被感染,陷入莫名的哀伤之中。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低沉而悠远的少年之声,带着淡淡的哀伤,与那同样哀伤的琴声交融在一起。

哀伤的歌声,哀伤的琴声,同样哀伤的少年。

台下的考生陷入莫名的哀伤之中,泪水纷纷忍不住地流下。

“我好伤心,我的心好痛,好痛,呜呜。”

台下考生泪流满面,少女小唯哭得梨花带雨,却更加楚楚动人,让人看着生怜。

“瞎子,你这是在找死,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十几年来,本少爷什么时候流过泪了,想不到竟然给你摆了一道。”

贱人吴起咬牙切齿地看着台上的少年,不断地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