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晋城市市局,法医解剖室。

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

寂静又冷清的解剖室内,空调的风呼呼袭来,让人不由得心生寒意。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解剖,顾意摘掉手套和口罩,脱去一次性蓝色隔离衣。

她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边洗着手边朝一旁候时已久的邢凯汇报:

“死者陆菀,23岁,死亡时间是前天半夜十点左右,生前受多处击打,肋骨一处骨折刺穿肺部,肺部和呼吸道有积水,致死原因是溺死。

手指微泛白,生前接触过电流。另外,我在死者的手臂上,发现一道极深的抓痕,抓痕很细,疑似是女人的美甲所抓。”

邢凯捏了捏眉心,感到头疼不已。

“这已经是市里第三起杀人案了,上面命令我们一队一周内破案,烦死我了!”

她认真地洗着手,道:

“我相信你们一队可以的,慢慢来。我明天请假一天,有什么事你跟小果对接。”

顾意神色淡淡地笑笑,擦了擦湿手,把电脑推给崔小果:

“这次尸检报告你来写,回来我要检查。”

崔小果眼角抽了抽,“师父,我不行……”

她大学毕业没多久,跟了顾意有半年时间了,尸检报告也不是没写过,只是每次写的,她都不满意,没少挨她骂。

顾意语气平静:“你先写,等我回来。”

邢凯啧啧两声直摇头:

“你这么不声不响,突然一响就要结婚,这新郎长啥样,有我帅吗?”

“有这个心八卦我,不如抓紧时间破案。”

顾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先走了。”

邢凯还想说些什么,回神间女人的身影已经没入拐角处,狭暗的走廊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

沈家府邸。

回到府邸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过五分了。

顾意匆匆扫了一眼沙发上的母亲,准备上楼时,客厅传来母亲的唤声。

她脚步顿了顿,侧眸看去,声音清冽:“怎么了,母亲。”

黄月朝着她笑,关切地问:

“意意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

“工作。”她简略地吐了两个字。

她眨了下眼,“没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了。”

走到一半,黄月又扯着嗓子,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最好是工作,别是私会哪个野男人,坏了我们沈家的名声!”

顾意颔首,薄薄的粉唇微勾,轻呵声传入空气。

倘若换成平常,她才不会管她多晚回家。

只不过今天不同,她马上就要跟盛家的小三少爷联姻。

这本该是沈琦嫁过去,偏是她这亲生父母不答应。

传闻盛家小三少爷冥顽不灵,吃喝嫖赌样样行。

虽说长相俊俏秀气,不过具体长什么样她不在乎。

不过,若不是为了报复那个姓沈的,她不会答应这门婚事。

回到房间,才坐下来休息没一会儿,又收到闺蜜的电话。

“喂,媚媚。”

叶子媚听她的语气里全是疲惫,试探开口:

“意意,你这不会是刚刚下班吧?”

顾意往沙发里一靠,鼻音重重地回了一个嗯。

“你明天早点来,帮我化妆。”

顾意上能换灯泡,修马桶换车胎样样行,下能洗衣做饭补衣服。

唯独在化妆这件事上,她是手残党中的手残党。

“好好我知道了,你赶紧去补觉吧,我明天上你家你找你。”

叶子媚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马上要结婚的人了还加班那么晚。

虽说只是暂时性的协议联姻,好歹也是她人生第一次结婚,怎么着也要准备一下。

顾意对电话那头说了句睡了,随后撂了电话。

……

东边的天翻了鱼肚白,太阳逐渐出地平线。

拉着帘布昏暗的房间里,沙发上的女人蜷缩成一团,神色逐渐变得不安,呼吸急促。

额头附了一层层薄薄的冷汗,表情拧在一起,似乎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境。

被扔在角落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打破了房内的寂静。

她猛地睁眼,粗喘着气息未定,手机铃声落了又响起,很急。

她撩了一把面前散发,从角落里摸索出手机,看了眼来电人。

“媚媚。”

电话那头传来叶子媚焦急地声音:

“意意你起来了吗,快去洗个澡,我这会儿给堵路上了,可能需要一会儿,你先换好婚纱听见没?”

顾意往后仰头,呢喃地应了一个好,撂下电话几秒后腾地站起来,眼前黑了一下。

她抓了抓头皮,凑到鼻尖嗅了嗅,蹙起眉头进了卫生间。

梳洗好,换上婚纱坐在梳妆台前,听着叶子媚发过来语音,悠悠哉哉的护肤。

约莫半个小时后,叶子媚火急火燎地赶到沈家府邸。

她懒得跟黄月她们打一声招呼,直奔楼上。

“意意,我来啦!”她粗喘着气息,撑着门缓了缓。

她直接摆上自己的化妆品,“你那些化妆品都没拆封过,也不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用,过期了浪费钱,用我的吧。”

说完,叶子媚掏出化妆品便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认真地给她化妆。

“别乱动。”

又过去一个小时,黄月领着沈琦上来催:

“好了没啊,婚车都到了,怎么磨磨蹭蹭的?!”

沈志鹏换好西装出来,恰时顾意化好妆。

“意意好了吗,一会儿我跟你妈还有你妹妹先过去,我让司机单独送你。”

沈琦微撅着嘴,一副无辜萌眼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