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溫瑜知道女人心里不好受,没有打扰。

他转身去了书房。

进书房时,看到张公公满脸着急。

章溫瑜心情不好,连看一眼都不曾,直接走进去。

张公公急得嗓子要冒烟了,也不顾不得太多,连忙跟上去,“相爷,皇上他...他不好了。”

章溫瑜还表现的不在意,张公公着急的跪在地上,不敢有半点隐瞒。

“皇上突然晕倒了,到现在御医也看不出究竟。”

章溫瑜盯着张公公,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晕倒?

怎么可能?

那个老东西,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章溫瑜一眼看过去,竟是师父。

“师父?”章溫瑜知道乐静芳并不是师父的孩子,对此,乐静芳的死,他没有任何心里负担。

仪式那天,师父以长辈的身份接受自己的跪拜和敬茶,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再次回复了以往的师徒情份。

关于乐静芳的身世,他不好奇,也没有去查的意思。

安静的当做不存在。

乐伯明心情不好,大手一挥,张公公晕倒在地上。

走向章溫瑜,“他快不行了。”

“什么?”章溫瑜不能淡定了,晕倒和不行是两个概念,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不行了?

“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吧!”乐伯明说完这话,很快离开。

他到来的方式和离开的方式一样,出了书房后,脚下轻点,很快在原地消失。

章溫瑜有些慌张,他不能接受身边的危险处理完了,那人竟然竞不行了。

慌乱中往皇宫跑去。

醒来的张公公没有看到人影,听到管家的话,立刻往皇宫而去。

这时,开始没有人发现,等到孟桐醒来,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

一听动静,竟是太子。

怎么可能。

起身到外面去看看。

这时,太子刚好跑到门口。

看到孟桐,直接扑进去,“姐姐——”

孟桐看了几个丫鬟一眼,她们都站在门外,孟桐拉着太子进门。

“怎么哭了?”

太子很小,但他特别懂事,没看到他情绪失控的样子。

“姐姐,父皇晕倒了,母后被抓了,皇祖母还要杀了母后。”

这话信息量太大,孟桐有些蒙圈了。

皇上晕倒。

皇后被抓。

太后要杀人?

这不是小事。

捋清了太子的思路,明白过来,皇上出事了,牵连到皇后,太后动怒。

到底皇后做了什么?

孟桐想了一下,带着太子,利用通道来到国师殿。

刚从密道出来,孟桐敏感的发现不同。

来到院中,她感觉到一股不该有的沉闷气息。

这样的气息逐渐变的微弱。

不好!

孟桐来不及想太多,连忙往外跑。

孟桐来到皇上的乾清宫,里面静悄悄的,似乎一点声音没有。

这时,她感觉到那股若有如无的气息在逐渐消散。

孟桐来不及多想,推开门,看到里面跪了一地的御医,看到愁眉不展的章溫瑜,又看到灰白的一张脸的张公公。

“桐儿——”

章溫瑜看到孟桐,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想到皇上的情况,他心底又是一沉。

孟桐看他一眼,抬脚往里面走去。

走进内殿,看到在龙榻上气若游丝的皇上,顿时觉得不好。

正要上前,眼前出现一幕。

皇宫里有人穿麻戴孝,似乎是国丧!

怎么会这样?

孟桐不敢相信,前几天看到皇上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章溫瑜在看到孟桐的这个表情,知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就在他失望的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章溫瑜,去拿我的东西。”

章溫瑜一时间反映不过来。

孟桐大吼一声,“快去!”

章溫瑜这才缓过来,立刻行动起来。

他可以叫人去取,又觉得他们太慢了,自己跑一趟更快。

这时,孟桐来到皇上跟前,拿出在袖口的银针,直接冲着皇上头上扎下去。

做完这些,她听到身后有人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扭头,一个眼神看过去,“滚!”

御医看到这一幕,谁不胆战心惊。

皇上快不行了,他们到来的这些御医,也不会活太久,听到这话,一个一个离开。

张公公缓过来,脸色苍白的看向孟桐,“国师大人?”

“去门口守着,章溫瑜回来让他立刻来见我,另外,我在乾清宫不想听到一点声音。”

“这......”

“不想他死,就照做。”孟桐压低声音喊出这话。

张公公听到这话,反而放心了。

他不明白御医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国师怎么能做到,难道是施法?

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就好。

张公公在开始的慌乱之后,终于听到有希望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