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知道就好。”章溫瑜满意女人回答,也希望女人心口如一。

孟桐趁机推开男人。

“你给爷记住了,和爷有关得的事情,我允许你贪心,和爷没有关的事情,太贪心是会死人的。”

就算女人最为在意的是孟夫人,他也不会闲着。

“嗯。”孟桐不情愿,迫于两人实力悬殊,只能低头。

女人应允,让章溫瑜心情大好。

后来,抱着女人吃了很久,孟桐都快要在男人怀中睡着了,才放开。

孟桐太困,转身进了卧房,趴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男人忙完事情,回到卧房,看到这情景。

心里暖暖一片,空落落的感觉,被这女人填.满了。

脱掉鞋袜,轻轻将女人抱在怀中,沉声道,“桐儿,记住,别想试图逃离,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睡着的孟桐似乎感觉到这话的警告,睁开眼,看了章溫瑜一眼,小声嘀咕,“睡觉。”

这一晚,两人相拥而眠,孟桐已经习惯了身边男人的存在,一觉到天亮。

迷迷糊糊中,停到外面传来一月的声音。

“主子,孟家来人了。”

“谁?”章溫瑜看向外面,谁这么不怕死的送上门?

一月:“孟成周。”

孟成周,孟桐的父亲。

章溫瑜看女人一眼,起身离开。

来到门外,看到一月,“怎么回事?”

孟成周应该自顾不暇,怎么会来到跟前。

“孟成周在门口闹腾。”说是闹,其实是找死!

章溫瑜带着一月离开。

应该睡着的孟桐睁开眼。

没有见过面的父亲。

对母亲和父亲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不久前从母亲的口中知道了父亲的名字,也知道了蒙族。

又想到大姐现在在皇宫。

她似乎明白过来。

起身,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跟着来到大门口处。

这时,门外聚集了一群人。

一个穿着讲究的男人站在台阶下,指着章溫瑜残忍狠毒,欺占良女。

这话,这动静,按理说应该引起很大的反响,这里是豫园,很多人知道又不敢碰触的地方。

有人闹事,还是在提亲之后。

这情景不容的让人多想。

难道财不露白,让不知道脾性的外地人以为遇到一个好欺负的?

呵呵——

轰动整个京城的提亲过后,来了一个磕头找妹妹的,今天又来一个大言不惭的要女儿的。

这世道真的什么人都有。

孟桐看不清模样的中年男人。

不,能看到模样,他的脸很丑,如同癞蛤蟆一样长满了大大小小的小疙瘩。

自己身体从小虚弱,整天都和药为伍,对此,她了解一些。

这种症状像过敏,是不是她心中的猜测,现在还不确定。

她非常肯定的是,初次见面,在这种情况下,心里有些失望。

正想离开。

对方突然指着章溫瑜,“章公子,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快点交出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就报官!”

章溫瑜笑了。

一月两手抱胸,看好戏。

“一月,砍了他一个胳膊。”

一月直接提着剑上前,冲孟成周砍下去。

真砍了这人一个胳膊,血溅当场,也算是成就了爱女的好名声。

如果逃了呢?

一月刚准备好动作,那人滋溜一下躲开,“你..你敢!”

周围传来一阵嘲讽的声音。

很多人觉得无趣,走了。

孟成周不上不下,脸面上过不去,不过,好在这个样子,没几个人认得自己。

章溫瑜觉得无趣。

这人肯挨这一剑,也算一条汉子,可惜,胆小怕死,还敢到这里闹事,找死!

正要亲自动手解决,一个女人忽然从人群后面跑过来,拉着孟成周离开。

“父亲,妹妹爱慕章公子,为了能和章公子在一起,她已经搬出孟家,你这样做,岂不是让天下的人都知道,妹妹还没有成亲就搬到了章公子的府中?”

这话解释的极好,明确的说明了有人不顾名节,成亲前和男人苟.合在一起。

这女人是谁?

孟桐心里不爽了。

开始只是偷看,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可,有人踩着自己往上爬,也够不要脸的。

没有忍住,直接走出。

站在章溫瑜的旁边,“师父,这是你请来唱戏的怜人?”

孟语僵住了。

孟成周愣住了。

哪里来的野丫头,张嘴怎么这么欠揍?

想着,看到对方的模样,知道这人是谁。

许氏带走的孩子,也是许氏努力藏着的孩子。

“桐儿——”

“妹妹,你还不快过来给父亲赔罪?”孟语也知道这人是谁,也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恨不得杀了对方,又不得不表现出良善的一面。

她是要做国师的人,周围那么多人看着,不能有半点马虎。

孟桐拧眉,看向章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