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027

“今天的新课,内容就这么多,有不懂的同学,课下多做些功课。”严芳翻过最后一张ppt,多媒体结束播放。

“老师,怎么讲这么快?”

严芳精心描摹过的红色嘴唇扯出一个轻慢的笑容:“昨天不是嫌我讲题太慢吗?你们班大神太多,老师怕耽误你们进度。”

“……”

大家面面相觑,忍不住眼神交流起来。

“严芳啥意思?”

“啥意思?当然是,你们昨天得罪老娘了,老娘现在很不爽,请接受我荣誉颁发的小鞋。”

“绝绝子。”

严芳单手叉腰,一手扶住讲台,皱着眉心,一脸嫌恶地看着下面交头接耳的学生。深深为自己向领导提出的走班计划感到骄傲。这帮熊孩子空占着重点班的资源,早在吴用的纵容下成为了一群废物。

“老师,您能再给我们讲一遍刚才的内容吗?”林疏影咬了咬嘴唇,她觉得自己作为班长,关键时刻不能怂。只能鼓起勇气,站起来替全班同学争取一下。

严芳扫视全班:“老师是你们家的保姆,厨师,还是司机?需要一对一的定制服务吗?你们可以去上贵族高中,当然,你们班也不是没人上得起?”

林疏影被说得满脸通红,低着头坐在位子上。

贺嚣真是懒得再搭理严芳,搞小动作就背地里搞呗,什么事都摆明面上,多跌份儿。严芳这么做,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一,报昨天被方棠打脸之仇。

二,拖死一班,让二班的学生在分班考中占据主动权。

混日子如贺嚣这种,也知道周考更侧重于这一周内容的考查,严芳只要从这节课起,就这样耗着他们,周六的考试,一门数学就能把他们拖死。

他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一转眼看到方棠正全神贯注地折书角。

“你折这东西干什么?”贺嚣发誓,他仅仅是对书角好奇。

“不能撕啊。”

“什么?”

“我怕撕书的动静太大,惹来老虎吃人。”方棠习惯把一本习题册上做完的、没有利用价值的部分撕掉,只保留对自己有价值的那一部分。

二十二中发的练习题太多了,大量重复性简单题目最多能增强基础性题目的正确率,对提高分数的帮助不大。全部做完,浪费太多时间,性价比太低。

她现在不光要恶补数学一门课程,其他的科目甚至会耗费她更多的精力。所以,方棠必须去粗取精,节约时间。

“你们两个人在后面说什么呢,不想听课,就滚出去,外面地方大空气好,适合说话。”

贺嚣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双手插兜,嚣张得明目张胆。路过的学生知道的,明白贺嚣是在被罚站,不知道的还以为嚣爷在拍外景。

方棠站在他旁边,一直低着头,俯视的动作,看不清表情。

贺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估计方学霸是第一次被罚站,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虽然严师太是罪魁祸首,但事情起因还是因为他嘴欠话多。

“喂,你听过一句话吗,没被罚过站的学生生涯根本不完整。”

方棠没搭理他,继续低头,贺嚣看来,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沉默。

贺嚣觉得罪过有点大,拉好学生下水的罪恶感盈满心头。

“你别难受了,我保证下次……”

“你说什么?”方棠抬起脸,一脸茫然。

贺嚣这才看清楚,人方学霸从教室出来时,顺手拿了本习题册,刚才低着头根本不是在难过自己被罚站,而是因为太过专注思考题目,压根儿没听见他说的话。

贺嚣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亲,请你有一点儿被罚站的自觉性,好伐?

五分钟后,赵四海不负所望,从班里滚了出来,接着是刘飞扬,章羽……

十几个人排排站的场面委实壮观,五班的学委去抱作业,愣是绕了个大圈子,完全无视刘飞扬甩着草稿纸媚眼斜飞,喊着“爷,过来玩呀”的热情模样。

严芳踏着下课铃,准时准点从教室里走出来,她的脸冷意侵人,一种高高在上的鄙夷从眼睛里毫无遮掩地流露出来。

“所谓朽木不可雕,说的就是你们。”

说罢,扭身离开。

赵四海一直在和章羽讨论游戏,没听清楚,扯着嗓子问:“刚才严芳说了啥?”

“说你烂泥糊不上墙。”

“说你死狗托不上墙。”

“那我是死狗还是烂泥?”赵四海灵魂拷问。

林疏影抱着作业从班里出来,吴用外出学习前专门找她谈话,让她一定要配合好老师工作,维持好班里正常秩序。所以,作为班长她现在自责又愤怒,还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们还好意思笑,现在严老师摆明了针对咱们班,分班考试还有几天呀,你们一个个倒是不怕,可班里其他的同学怎么办?”

说着,两行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滚出来,大家一下子安静了。

林班长除了爱扣人量化分,确实没啥缺点,办事爽利,从不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就矫情。最关键的是,她说的对。他们捣乱,班里其他同学也跟着倒霉。

“实在不行,咱们找严芳认个错?大丈夫能伸能曲?”

“我是大丈夫,她可不是真君子。就冲她跟老吴的梁子,她逮住机会还不得往死里整咱们。找她认错,你就是找她磕头,她也不会放过我们。”

“那怎么办?找老吕告状?”

“切,老吕只会让我们写检讨。”

贺嚣用拇指捏了捏中指,发出一声脆响:“干脆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