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火熊熊地燃烧着。

不时,因上面烘烤的野味滴油而发出滋滋的声响。

火堆旁,穷凶极恶的云中鹤熟练的转动着上面的早中餐。

张砺则在边上拿着木柴很机灵的掌控火候。

至于不远处,康曼一脸木然。

“好徒弟,你虽然比她小,但比她懂事太多了。”云中鹤忍不住嘿嘿笑道,似乎觉得很有趣。

张砺严重申明:“师父,徒儿不小,一夜不说八次,但也是雄纠纠,气昂昂。”

“啥?”云中鹤只觉莫名其妙。

随即,被世人公认为好色之徒的他反应过来,禁不住啧服道:“好徒儿,难怪你要认我作师父,却原来如此!”

两人正说着,边上意外传来康曼的鄙夷:“恬不知耻!”

云中鹤就想为之发作,张砺却好声拉劝道:“师父,不用跟她计较,这小姑娘头发长见识短,习惯就好。”

“头发长见识短。”云中鹤念叨道。

然后,他朝张砺竖大姆指:“徒儿,你哪来的那么多见识?”

“吃的苦多了,自然就懂了。”张砺一脸憨皮相,给人的感觉与其整个人的样貌有些违和。

康曼只觉得不能忍,尽管她明知张砺确实很有能力,可脾气上来了,她才不管那么多:“说的好像你就很懂一样!”

张砺也不跟其争,“要不要我们再那个呢?”

“那个是哪个?”康曼本能疑惑道。

说话间,她注意到张砺那饶有意味的眼神,以及手上的龙爪手。

瞬间,其便记起之前自己被张砺冒犯的事情。

那种别样的奇特感仿若再次上身。

酥酥的,麻麻的。

身体只觉马叉虫痒的康曼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自己的身体。

云中鹤禁不住哈哈大笑:“对了,好徒儿,真说起来,看你刚才对她的表现,那可是老手啊!”

“这种东西,徒儿肯定还得跟师父学。”张砺一脸谦虚道,样子不似作假。

问题是,云中鹤并非一般人!

对方突然话锋一转:“徒儿,那白长老,马夫人,你是认识的吧?”

“马夫人!”旁边害臊的康曼在意了起来。

可此时此刻呢,场上二人却都没有关注她。

张砺心里很清楚,像康曼这样的真傻真天真好忽悠,但像云中鹤这种级别……

“不瞒师父,徒儿确实认识他们。”

云中鹤指向边上康曼:“你救她,是因为已经知道她是马夫人的女儿?”

没有犹豫,张砺坦承道:“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

“是吗?”得到答案的云中鹤一脸不置可否。

张砺大气都不敢呼。

他很明白,面对这种穷凶极恶之辈,就如伴君如伴虎,稍有不顺对方心意,便可能惨遭杀身之祸。

心里面想着,他差点卧槽了出来。

会如此,是因为张砺适时想到了一个相应的可能——追魂杖谭青该不会是云中鹤的私生子吧?

原着和剧他是都看过的。

可真要说起来,云中鹤他们只是内里配角,不似乔峰等人,让观众老爷们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很多地方,刻下的张砺需要自己填空白。

像追魂杖谭青和穷凶极恶云中鹤,因为在聚贤庄一役都有出现过。

张砺碰到他们自然不感到稀奇。

真要说起来,哪怕十分意外见到马夫人和白长老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开玩笑,马夫人照剧情来看,虽然跟好几个人都有染,但勾引也不是随便说勾搭就上的。

肯定是事先有所了解,在彼此都熟的情况下……

便在张砺心里很自然地为之想着时,云中鹤突然打断他:“徒儿,若是为师想要拿下那马夫人,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张砺没有应声。

很简单,这看似随意的一问,作为被胁持的弱势方,他是不可以随便回答的。

而这即是他跟康曼的根本区别!

——只要云中鹤想,其随时可以置他们于死地。

云中鹤眼见张砺兀自凝思,也没有打扰。

恰恰相反,他还很期待张砺的回答!

接触这么一会后,云中鹤已然完全认可了张砺的非凡!

“师父,马夫人身边的乞丐,他们能结阵吗?”

张砺心念急转之间,朝云中鹤确认道。

后者没有应声,可其惊异的神态却已然说明一切!

张砺提醒道:“师父,要烤焦了。”

云中鹤这才不慌不忙地再次翻转手上已经烤的金灿灿的野味。

随后,对方更是为之往上很熟练地洒起佐料来。

有一说一,也是边上负责旁听的是康曼这种图样图森破的女生。

换一个在江湖上闯荡有一定经历且有一点聪明劲的人,就可以清楚意识到张砺的厉害,因为他仅凭三言两语,便让云中鹤失态!

本是失常的云中鹤在料理了手上的烤烤后,朝张砺沉声道:“徒儿,你猜到他们是冲我而来了?”

张砺点了点头。

云中鹤再次确认道:“事前知晓相应的事吗?”

犹豫了一下,张砺摇了摇头。

“确实有一些神!”云中鹤啧服:“完全凭猜测,便能知晓内里的七七八八。”

张砺被对方这么一说,突然又意识到一个相应的情况:自己之所以被诸天的主神给选中,该不会就是因为具有相应的能力吧?

还在张砺想着时,云中鹤撕拉下一腿递给他:“好了,先不想那么多,吃饱再说。”

“谢谢师父。”张砺不客气地接过,张嘴就大口咬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