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意外收了一女,张砺也没有很没世面地围着对方团团转。

恰恰相反,他还是该干嘛干嘛,愣是把其晾在一旁。

会如此的原因也很简单,对方虽然漂亮,却远达不到那种倾城倾国的程度。

单论气质呢,靠,一副痴男怨女相,只觉腻歪的张砺才懒得搭理对方呢。

也是他现在有足够的底气,换个处境,未必不会做一名所谓的暖男。

在过了不知多少天后,反正一天夜里张砺去勾栏欣赏艺术回来时。

近乎被他遗忘的康曼意外找上门。

“少庄主,我明天想回家看看。”康曼好声请示。

张砺没有应声,只是目光直落对方窈窕的身上。

相比于最开始那天她陪着其母亲找上门来,此时的对方气色明显好很多了。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

关键是康曼此际已经换上了一身不错的行头。

张砺这才记起细节:之前府里下人有来特意征循过他的意见,说要不要给对方置办一些衣物。

那个时候他也没多想,随口就应允了。

现在看来,下人是真用心了。

此时的康曼,真心话,不说有多么哇塞,可一身低调又有内涵的衣着装扮,让她十分出彩。

如果说之前的对方是一名小家碧玉,那现在的康曼,就像邻家异常可人的女生。

相比于学校里那种手棒书本长发飘飘的清纯女神,是差一些意思,但。

张砺莫名联想到前一个世界有见过的沈幼楚。

对方和萧容鱼是很典型的生动鲜明女生。

萧容鱼因为良好的出身,换到这个古代武侠世界,更像是某家的漂亮又有气质的千金。

“少庄主。”

便在张砺很自然地在心中为之对比时,康曼忍不住出声道。

意外被打断思绪,张砺第一感觉是不介意。

但紧接着呢,已然秉承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想法的他,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他很有派头道:“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吗?”

眼见他语气突然变得很有攻击性,明显没有社会阅历的康曼不由一愣。

而后,明明意识到状况的她还是反应不过来,在那里真傻真天真道:“少庄主,怎么了?”

张砺翘起了二郎腿:“鞋子有些松了,过来帮我穿戴好。”

“什么?”对方疑惑道。

“让你蹲下身来给我穿鞋,听不懂人话是吗?”

“……!!!”

面对其一脸懵逼,张砺很满意相应的效果。

“我记得你娘当天说的是,让你跟在我身边侍奉,我留你在府上,也不是让你十分舒服地当大小姐的,这么说,够清楚明了吗?”

本是疑云密布的康曼脸上神态明朗化。

但眼神却又变得复杂。

张砺却也没有因此心软,装模作样道:“既然知道了,那就快点啊!”

说完他抖了抖翘着的二郎腿。

康曼站那里没动,只是直直盯视着张砺。

好一会后,双手握拳的她较真道:“少庄主,如果我不呢?”

“你可以试试。”张砺一脸云淡风轻道。

说话间,他还给自己倒茶。

别看其此时尚年小,可真实情况呢?

如果是之前的少庄主游坦之,也确实是一个小屁孩。

但现在的他,不否认,他是在勤学苦练中有选择性地放弃了。

可终归是认真过,外加各种良好资源的辅助。

已经让身形发福的他瘦了很多。

与此同时,身上的武者气魄虽然不够强烈,相较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

身高则在药物和习武双重洗礼中硬是拔苗助长似的高了一个头!

所以。

内心极不服气的康曼赫然在一瞬间感受到了一种仿若野兽般的强悍气息。

这令她为之本能的畏缩。

好一会,伴随着张砺有若战狼般的强悍气魄消逝,康曼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

“好一句为什么!”张砺嗤之以鼻:“你自己说,你娘把你留在我府上,有没有跟你交待过相关的事宜?”

对方张嘴想要出声,但最终,还是强忍住了。

而后,明显想起什么的康曼态度变缓和:“少庄主,娘亲确实有交待我一些所需要注意的事项。”

一眼看出对方忽然抱有不切实际希望的张砺也没有再说话,悠然喝起面前甘甜的清茶。

紧接着,他在年轻的康曼快遭不住的时候,笑眯眯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愣着做什么?”

康曼姣好的面容瞬间拉胯。

不太和谐的静寂中,彼此目光对视下,康曼心里叹了一声,真的照张砺所说的做了。

话虽如此,她的手却禁不住有些抖,身体更是在颤。

那俏丽的脸蛋则是满满的委屈。

张砺适时想起自己追求事业结果处处碰壁的过往。

那时还图样图森破的他亦觉得很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

总会费解大家都是生而为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和平相处呢?

可真实情况是,所谓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是理想化的美好。

不是说不行,而是需要当事人有足够的能力,才能达到相应的圆满层次。

一念至此,他在最后关头伸手阻止住了她。

哪想到,呜的一声,康曼再也忍捺不住,当着他的面淘淘大哭了起来。

张砺禁不住叹了一口气,画风一转,一脸语重心长道:“你应该多听听你娘的话。”

“现实生活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诗情又画意……”

他在康曼抬起雨带梨花的大花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