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每隔两天,傅芸总会去街边那间最大的茶馆里去听一听有关上京局势的最新消息。

冬月初三一大早,她人还未到茶馆,却听得街边的人三五成群在议论,说是鲁王已经派出高手直接诛杀了宁王,乱局很快能稳定,今年该是能过个太平年,真是大快人心!

傅芸带上青萝来到茶馆里,找到了那说书的罗先生,想要问他有关襄阳府那边襄王世子一行的消息。

那罗先生每次都要十个钱才肯开口,今日却开口要五十个钱,气得傅芸甩手就想走,“五十个钱?你为何不去抢?还不知道你说的消息是真是假呢?”

那老家伙也有点儿心虚,瞟了她两眼说道:“小娘子,我就是个靠嘴吃饭的,打听这些消息也不容易,昨日在大风地里等了那驿丞一个多时辰才打听来,消息绝对真实可靠,要你五十文不多!”

傅芸拿出二十文拍在他面前,“先给你二十文,你说!只要你说的全是真话,后面我再付你三十文,保证不少你一个子儿,要是叫我听出来你是在胡说八道瞎编乱造,以后也不会再找你!”

“好!那你且听我说来!”他清了清嗓子,抖了抖衣袖。

傅芸白他一眼,叫他说个事儿,又摆出了说书的架子。

“那襄王世子李炳琮此回乃是以钦差的身份奉命走海路下两广执行公务,半道上,听到宁王造反的消息,自山东登岸,取道河南,快马加鞭历经十二天,回到襄阳王府!经过短短十来日,召集了旧部,且还开始招募士兵,准备与鲁王一同平乱,而今鲁王已将宁王诛杀,与此同时,皇上宣令,命襄王世子立即停止募兵的行为,襄王世子不为所动,募兵还在持续,至于后续如何……”

老家伙顿了顿,差点要来一句且听下回分解,后又想起来,自己是在说事儿,不是在说书,又道:“至于后续如何,得过几天,容我再行打探。”

傅芸知道这回,他说的是真话!很明显,这场仗李炳琮是非打不可,如今,她也只有在这里静待事情的进展。

她痛快地付了剩下的三十文钱,想了想又说:“罗老先生,这一来二去的,咱们也成了熟人,下回你可不能再要这么贵了!”

罗庸咳了咳,叹了口气说道:“小娘子,我这要价根本就不贵,世道艰难,我也是要养家糊口啊!近来我接连被几家酒楼退聘,实在没办法,想着小娘子经常来问襄王府那边的消息,便厚着脸皮去找了我们同村的那人打听,冻得我脸都青了!”

傅芸半认半疑,毕竟这人前面好几回得了她十文钱,啥也没说出来!这些耍嘴皮子的人说的话,不能全信,但又忍不住问他,“你好好的,为何会被酒楼茶馆退聘?”

罗庸再叹一声,“吃咱们这碗饭的,都不容易,有人得了个好本子,把我给挤了下来,我现在也是没办法,四处寻人写本子,这都快一个月了,还是没寻着合适的。”

傅芸脑子里灵光一闪,马上问他,“你想找什么样的本子?”

罗庸瞟了瞟她,“当然是写得好的!什么样的都行!比如现在这间茶馆里,到了半下午,都是丝织厂里出来的女工,我自然是讲那些女子爱听的花前月下的故事!若是去前门大酒楼里,自然是讲男儿铁血英雄之事。”

“我如果能给你本子,你能给我多少钱?”傅芸问道。

罗庸愣了愣,摸着山羊胡道:“你这小妇人,莫要把事情想得简单,就算识得几个大字,写话本子也不是你想的那般容易。别人写过的东西,你都不能模仿,故事得新奇,有创新,能吸引人听下去才行!”

傅芸也不敢吹嘘自己一定能行,只道:“行不行,先生看过了再定论吧,若我真能写出来,先生能给我多少钱?”

罗庸认真回复道:“我一般收本子,都是跟后面那学院里的学子手上收,都是他们一边写,我一边说。就比方说这茶馆,按座次与我结算,讲满半个时辰,满座的话,能给我一百个钱,我再多转几次场,一天挣个五六百钱不是问题,我都是与写本子的人对半分,但想要满座,何其不易!正常好一些的本子,一天挣个三百钱倒也容易。与我相熟那几个写本子的,忙于明年春闱科考,我这一下,便没了着落。”

傅芸马上说道:“要不先生看看我的吧,我三天以后,拿本子过来给先生看看,如何?”

罗庸并不抱多大希望,无所谓地点头,“小娘子愿意一试,那便拿来看看吧。”

傅芸转头就去买了笔墨,青萝只知道她会抄佛经,却不知道她还能写话本子,疑惑道:“二少奶奶,那话本子你确定你能写出来吗?”

“能不能写出来,等我写了你不就知道了?”傅芸拿笔敲了敲她的头,一刻不停地回了宋家。

刚一回院子,宋姝带着两个小丫头在正屋里坐着等她。

“姐姐怎么又出门了?我来找了你好几回,你都不在屋里。”

傅芸因为喜欢冯姨娘,对宋姝连带着产生了一点排斥,但见她一个小姑娘,也没做错什么,便对她摆了张笑脸,问道:“我出去有点事情,妹妹找我是有何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无聊了,想找姐姐说说话。”宋姝手中抱着个汤婆子,在屋里环视一圈,问道:“这么冷的天,姐姐这屋里冷冷清清,连碳盆子都没有架起来,这些个丫头都干什么去了?”

傅芸愣了一下,三天前降温,她去给王氏请安,王氏病了,躺在床上一直在咳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