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三进的院子有些年头,跟着王氏进了二门,迎面便来了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手中拿着绢帕,盯着傅芸瞧了半天,突然就开口了,“太太,家中这是来客人了吗?怎的还带着个外男进来了?”

女子口中所说的外男,明显就是指的舒惟安,傅芸和姜氏早在大门口就跟王氏说过,她是个女子,王氏四十多岁的年纪,也有些阅历,对舒惟安打量了几眼,温和地笑了笑,便没有怀疑。

王氏面色有些愠怒,轻声斥道:“还有没有规矩?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女子对于王氏严历的口吻丝毫不以为意,笑了笑,转身带着丫头就那么走了。

王氏则显得很不好意思,对傅芸说道:“哎!她是你伯父的妾室,也是怪我没用,让她仗着你伯父的宠爱,在府中横行,你莫要理她就是了。”

傅芸略有些诧异,不论是在傅家还是后来嫁进庆国公府,妻与妾之间,都有一道非常明确的分界线,袁氏虽未生儿子,那两个妾室都生了儿子,却没有一个敢爬到她头上,那是收拾得服服贴贴。

国公府里那更是经纬分明,有赵氏坐镇,那几位婶婶屋里的妾室,没有一个敢作妖。

王氏把她们请进正屋里落座,一边吩咐小丫头奉茶,一边又嘱咐身边的一位老妈妈去将空置的西侧院收拾出来,好让她们今日便能入住。

王氏询问了老太君的身体和家中诸人的状况,傅芸一一作答。王氏又说起了自己家中的情况,她养的嫡长子在十年前夭亡,只余一姑娘,才将将长成。刚刚看到的那位妾室冯氏养了一子一女,最叫她得意的是,她那儿子去年才十七岁,乡试中了举子,宋见知光是酒席就摆了一百来桌。

其实这个宋家人口很简单,宋见知一妻一妾,一位嫡女外加一对庶子女。

傅芸跟王氏闲聊了有一会儿,那位老妈妈回来,说院子大概收拾了,能住人。

王氏想着她一路劳顿,便让她先去休息一下,屋子可以一边住一边收拾不迟。

傅芸又跟王氏道了谢,带着青萝和舒惟安一起去了那间名叫满庭芳的小院子。

院子不怎么向阳,里头因长久未住人,略带有一股潮气,倒也不是太严重,比起在上京的宅?,那自然是比不了。

桌椅上的灰尘擦得很干净,床褥都铺上了干净的,正如王氏所说,来得太突然,只有一边住着,一边收拾。

傅芸除了两大包衣裳和舒惟安的那把大刀,没有别的行李。

来的路上,傅芸也担心舒惟安的大刀把人吓着,特意藏在了包裹里,只她所有衣裳都是男装,没有女装,如今来了这宋家的后院,她继续这样穿着男装进进出出,很是不方便。

王氏身边的老妈妈姓郭,慈眉善目,说话也是柔声细气,带了两个小丫头在她院子里做粗使,说是她有什么要求或是想要什么,尽管提出来。

傅芸只想好生洗个澡,这些天坐船又是坐马车,中途歇驿馆,都没有办法洗澡,令她很是不舒服。

郭妈妈马上安排了人给她抬了热水来,傅芸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她把那件缝有银票的里衣换下来,和青萝两个人在房里,把里面用牛皮纸封住的三百两银票拿了出来,银票保存完好,是她目前的全部家当。

王氏看起来人确实是很好,但终究是寄人篱下,暂时落脚还可以,时日长了,终是不好,她得想办法,自己在这金陵城中有一方自己的天地,等着宋珩来接她。

现在的傅芸除了那三百两银票,身上穿的衣裙是姜氏给的,头上只余一根用来绾发的银簪,再无其他饰物。

两个粗使小丫头一个叫秋菊一个叫腊梅,被郭妈妈叫过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情不愿,噘着嘴,很是没规矩地打量着她们三个。

此时的傅芸,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像个样子。

姜氏身形高大,她的衣物于她而言,都不太合身,姜氏只好拿了自己几个与她身形差不多的丫头的衣裙来给她穿。

这两个丫头也没弄明白她的身份,猜是逃难来求庇护的破落户,不愿意来伺候她,也属实正常。

傅芸也不去管她们,终是别人家的仆婢,自己只先在这里小住些时候,等搬出去了,自是不会再与她们有瓜葛。

傍晚,宋见知从外面回来,王氏把傅芸给的那封信交给了他。

宋见知看完了信,颇有些感慨!

往年父亲在世,时常会与国公府走动,金陵这边的官府也很给他父亲的面子,父亲虽只是一名小吏,但在金陵官圈里,地位还是比较尊崇,自父亲去世以后,与国公府基本也没什么往来,他自己未能入仕途,宋家在金陵的地位是一落千丈。

没想到,今日他们竟还主动找上了门,这自然是件大好事,只要能与国公府联系上,自己的儿子将来考中了进士,有国公府在背后再帮衬一二,前路必然是一片坦途。

虽说目前局势是有些混乱,但总会安定下来。国公府树大根深,这几十年历经大大小小的风雨屹立不倒,这点小混乱,自然不在话下。他得趁着这个好机会,与国公府保持好关系,将来重新回到上京定居。

宋见知将信反复看了两遍,决定要见一见这位堂侄媳妇,让她安安心心在家中住下来。

傅芸下午在床上歇了一觉,被青萝叫醒时,一时发懵,有种不知今夕何夕之感,这么久有宋珩在身边,已成了习惯,突然离开他,心中一片怅然。

王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