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傅芸等了整整一夜,忐忑不安,直到凌晨,宋珩才拖着疲惫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是又要打仗了吗?”傅芸从床上起身,站在他面前。

宋珩默然无语,上前两步紧紧拥抱她,过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天亮以后,你跟着赵家的女眷一起,去金陵。去了那里,投靠我们宋家的族亲,我会写一封信,托他们看顾于你,你在那里等我回来接你,好不好?”

傅芸愣了愣,看来这回的事情,比上回燕王的,更加严重。

“你是要跟着李炳琮勤王吗?”她问。

宋珩点头,“事情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我们怀疑并非宁王造反,而是鲁王!你心里知道就好,暂时别对外说出去。城破则家亡,祖父的脾气我知道!况且,君主有难,身为男儿岂能畏缩不前?你放心,我对他有信心,你听我的话,去到金陵,乖乖在那里等我来接你。”

说实话,傅芸打心底里不愿他去,可又不能阻止他,似乎也阻止不了:“你就不能带我一起吗?”

“我们准备快马走官驿,去往襄阳府,怎么可以带你?况且,这次是要去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我不想你去!”万一再也回不来了怎么办?今天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分开。

宋珩摸了摸她的头,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不去怎么能行?别担心,我们都不会有事!李炳琮在行军打仗这方面,还是可行,你信他,也信我,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接你!”

傅芸忍不住红了眼眶,抱着他久久不回答,听到外面李炳琮催促的声音,她才不得不开口道:“好!那我听你的!可是你一定要来接我,知不知道?”

宋珩只说了两个字,“一定!”

时间紧迫,他找来纸张,提笔写信给了金陵的亲戚,让他们收留照看她。

外面李炳琮一声催过一声。

宋珩写完了信,交给傅芸,又亲自去拜见了赵显的妻子姜氏。

因赵显要叫宋珩表叔,所以姜氏分明年纪比宋珩还要大上两岁,却也不得不叫他表叔,叫傅芸表婶。

赵显在走之前,已经安排好了船去往金陵,姜氏的娘家在金陵,所以宋珩便让姜氏把傅芸也带上。只因一路逃亡,傅芸没什么行李,事态紧急,来不及采买置办,宋珩不顾李炳琮的催促,细细交待姜氏给傅芸临时备上几件替换衣物,虽辈分长一些,但年纪还小,托咐她一路上要多加照顾。

毕竟是沾亲带戚,也只是举手之劳,姜氏都一一应允,叫他放心,跟着她,必不会让傅芸受委屈。

宋珩的那两位同僚不愿跟着李炳琮一同冒险,决定带上妻室就近投靠亲戚。

邵屿突然带了身边的那个衙役跑来找宋珩和傅芸。

此时赵显的后院也是乱成一团,但这样大把男人朝里跑,还是叫姜氏显得有些不高兴。

邵屿却是顾不得了。

屋里,邵屿对他们夫妻二人说道:“宋兄弟,今日我来,是有个不情之请,想求你让弟妹将惟安一同带去金陵。”

宋珩愣了一下,看向他身边那个长相清秀的衙役。

舒惟安朝着宋珩和傅芸二人行了一礼,开口说道:“我……是个女儿身!”

这令宋珩和傅芸都吃惊不小,毕竟舒惟安这一路跟着他们,无论是骑马跑路,还是挥刀打架,并不比一个真正的男人逊色多少。

虽然她外表看起来雌雄莫辩,可她不过少年模样,不长胡须,面皮细嫩的少年人几乎都是她这个模样。

邵屿怕宋珩不信,急道:“宋兄弟,你若是不信,让那个丫头替她验一验身便能知道。”

为了稳妥起见,宋珩还是点了点头。

青萝把舒惟安领到内间里,过了一会儿,朝着宋珩和傅芸说道:“二少爷,二少奶奶,她确实是位姑娘!”

宋珩见此情况,反而高兴,“那好,有舒姑娘跟着一起相互照应,我也放心些。”

这边才确定了舒惟安的身份,外面李炳琮的声音再一次喊来,情况紧急,容不得他们多做耽搁。

姜氏也备好了行囊,带着一众的仆从去往港口乘船。

宋珩和邵屿坚持亲自送傅芸舒惟安上了船,方才调转马头,朝李炳琮的队伍追去。

傅芸站在甲板上,看着宋珩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上船之后,姜氏对她也还算不错,给她备了两包换洗的衣物,每餐的饭食虽谈不上丰盛,倒也还算过得去,毕竟这次出行太紧急,食财准备得仓促。

舒惟安虽表明了女儿身,依然是不穿女装,还是以男装示人,可能她已形成了习惯,走路的姿势也好,行动做派也罢,依然叫她看起来与男子无异。

不过,船上的女人都知道她是个善舞大刀的女人,有她在,都很放心。

好在这一路无比顺畅,既未遇上倭寇,也未遇上刮风下雨的坏天气,七日后,她们一行到达了淮安府。

姜家在金陵是旺族,早早派了人在淮安府接应,傅芸自己也跟着沾光,乘着她们的马车去往金陵。

在船上的日子,全然是与世隔绝,听不到半点消息,一上了岸,到处都是传宁王造反的事情。

姜氏完全不知打仗的内情,想着傅芸是庆国公府的二少奶奶,单只是想着她的身份地位,以及与赵家的关系,到了金陵,又不顾一路舟车劳累,亲自把她送到了金陵宋氏家中。

在金陵的这一支宋氏,算不得远亲,是公爷的堂兄宋孝益的儿子宋见知的府?。

宋孝益原来在金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