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震惊之余,吴婉婷基本上可以肯定,石天浩今晚亲自带队突袭,恐怕是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而且对方的目标甚至不仅仅只有陈龙,恐怕就连自己也难逃干系。

周宸一脸冷漠的坐在一旁,看着吴婉婷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撇嘴笑道:“怎么?这是害怕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想想那些被你调教的女孩,她们可是每天都生活在你的恐惧之下啊!在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因果报应吗?”

“你。。。你胡说什么!什么调教的女孩,什么因果报应!我不知道!”吴婉婷惶恐不安,声音颤抖着,纤瘦的娇躯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扭曲,看起来似乎有些瑟瑟发抖。

“还嘴硬!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难不成你真以为陈龙还会继续的庇护你吗?”周宸一脸玩味的看着吴婉婷。

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确了,吴婉婷也不再狡辩,整个人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心里盘算着抽身的路线。

在吴婉婷看来,只要今晚自己可以躲得过去吗?那么从明天开始,江城的任何一个地方将不会出现她的身影,连夜逃走还是上上之策。

沉默片刻,吴婉婷突然起身,整个人顺势扑到周宸的怀中,不由分说的拉着周宸的双手往自己身上拽去。

“救命啊!非礼啊!”吴婉婷当即大嚷道。

看到吴婉婷的动作,周宸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儿,怎奈吴婉婷的速度太快,快到令周宸猝不及防。

“我擦!”自知大事不妙,周宸大骂一声,猛的向后拽自己的双手。

“砰!”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接着石天浩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

看到石天浩出现的那一刻,吴婉婷顺势哭闹起来:“石队长,你的手下要非礼我啊!”

“我没有啊!”周宸再次发力,终于挣脱了吴婉婷的束缚,手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低头一瞧,看到几道血痕赫然出现。

石天浩眨了眨眼睛,迅速回身,一把关上了包厢门,避免吴婉婷的叫声,引来更多的人。

稍倾,望着衣衫不整的吴婉婷,石天浩板着脸,看向周宸:“这怎么回事?”

“我靠!你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周宸撇嘴反驳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对她有非分之想吧?”

“石队长,我要去医院,你手下的举动,刚刚已经吓到我了。”吴婉婷披头散发的从沙发站起身,开始按照着自己心里的计划行事。

“去你大爷的!明明是你自己硬往老子身上贴的!”周宸据理力争道。

办过数次大案的石天浩,其实在开门的瞬间,就已经猜到了吴婉婷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自己受到了惊吓?”石天浩转过头看向吴婉婷。

“对,惊吓,我现在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我要去医院。“吴婉婷回话的时候,装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呸!贱人!”站在一旁的周宸,气呼呼的瞪着吴婉婷,愤愤的骂道。

石天浩会心一笑,抬手对周宸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怒,接着平和的望着吴婉婷:“既然你觉得自己身体有样,去医院检查一下也好,我会派十名干警陪同你去医院检查。”

“这。。。这就不麻烦石队长了。”吴婉婷顿时脸色一紧。

要知道这吴婉婷打的小算盘,去医院是假,想要连夜逃出江城才是真正的目的,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被石天浩不动声色的给破解了。

被石天浩的话这么一提醒,周宸瞬间明白过来吴婉婷闹出这般花样的用意。

“对,赶紧去医院瞧瞧你的心病吧!临走之前,我再送你一份大礼!”说话间,周宸转向石天浩:“石队,告诉大家不要乱找了,陈龙的犯罪证据我知道藏在哪,东西他藏在地下酒窖的暗格之中,那暗格在酒窖东侧墙壁上,有一个烟盒大小的机关,顺时针拧动。至于陈龙和江城官员们的行贿账本,在陈龙所住的名流小区,十五号楼,二单元、四零二,书房里有个保险箱,密码是XS七五二一,这个密码不能出错,错三次保险箱就会启动自毁,里面的东西会全部烧毁的。”

这话一出,吴婉婷一个踉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虽然她并不知道陈龙的账本以保险箱的情况,但是酒窖里的违禁物品藏匿的地方,吴婉婷心里可是清楚的很。

吴婉婷想不明白,就算周宸是卧底,但他绝对没有可能把陈龙的情况了解的这般清楚,望着周宸得意的脸色,吴婉婷的眼神像是再看怪物一样。

石天浩回身打开包厢门,叫过来一名干警,在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后,那干警便急忙跑开了。

看到周宸对午夜迷情酒吧了如指掌,石天浩也有些兴奋,继续一脸期待的看着周宸。

“陈龙很快就会赶来,准备一下抓捕吧!这孙子刚刚还在外面陪一个外地客户洗浴,得到通知后,正朝着这边赶来呢!”周宸悠哉悠哉的提醒道。

平生第一次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办案,这让石天浩感觉身心很是爽快。

稍倾,搜查证据的警察陆续回来,七八本黑色的账本,二十多公斤的违禁物品、一捆捆百元钞票,以及六把暗黑色的手枪和子弹,全部拿到了石天浩的面前。

望着眼前的一切,石天浩倒吸一口冷气,心里暗自庆幸有周宸相助,不然即便将来有一天,真的掌握了陈龙足够的犯罪证据,就算想要展开行动的话,只怕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出现伤亡在所难免。

震惊之余,周宸脸色阴沉如墨,安排手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