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咳!”

“噗!”

“咳咳!”

殿中四位凌剑宗大佬均是一愣,或掩嘴轻咳,或直接吐出一口惊叹,心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要。

“小姑娘,不是本座不答应你,而是就算把这宗主之位让给你,你也是坐不住的。

凌剑宗上下强者如云,没有真本事傍身,无人服你,很快便会被人拉下来。

倒不如换个更实际的好处。”

剑行舟只当云迟年少轻狂,涉世未深,故此语重心长劝她。

持药也上前,“是呀,小云迟,宗主真没甚好当的,给我都不要,累人累心老得快。”

在持药眼中,小美人儿云迟浑身都在散发光辉,和浮云谷的蝴蝶花一样,让人既爱又怜,实在讨人喜欢,因此态度十分和善。

对持药老头儿的说法,云迟不以为意,暗自吐槽,‘你不是宗主,可比谁看起来都老。’

要当宗主,不过是抛砖引玉之用,云迟本意原也不在此。

只见云迟右手握拳撑腮,眼眸低垂,时而蹙眉凝思,时而抬头左右横扫从几位长老面上掠过,时而又唉声叹气,好似十分苦恼。

大半刻钟过去,直脾气的叶阳终于坐不住了,“我说云迟小姑娘,你到底想好没有。”

“是呀小云迟,你考虑得怎么样,什么时候把我的宝儿还给我?”持药也着急了。

殿中人的微表情云迟都看在眼里,觉得差不多了,才停止思索,抬头直视宗主剑行舟,深吸一口气,好似下了重大决心。

嗫嚅道:“剑宗主,实不相瞒,我要死了,是被贵宗的炉鼎砸的,如果你们将我治好,乾坤炉定当完璧归赵。”

要死了?

面色红润、印堂清明,左看右看也不像将死之人啊。

众人面上和心里都挂了疑惑。

有犹疑,就去佐证,剑行舟向来是实干家,二话不说,右手立刻掐剑指轻点云迟额间。

灵力随着眉心注入,云迟额间血印逐渐清晰,不断闪烁,众人皆是倍感震惊,尤其是亲自探查的剑行舟,内心七级地震来袭。

没想到外表活泼开朗的少女,正遭受挫骨断肠之痛。

片刻之后,剑行舟收回右手,额头蹙成褶皱,摇头叹息道:

“受此重伤,药石罔效,唯有以身证仙道,元婴破镜之后,借助化神应劫天雷重塑筋脉方能有一线之机。咳,咳咳。

小姑娘,恕本座无能,恐怕难以满足你的心愿。咳!”

即便天灵根,十二时辰无休修炼,最快也要三千年,才有可能达到元婴巅峰,迎来化神天雷,而面前少女,最多还有三年不到光景。

早已对生死麻木的剑行舟,面对这样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也不免惋惜。

剑行舟原已做好打算,若是云迟贪得无厌,他便采取强制手段,现在看来似乎用不上了。

行将朽木之人,生死何惧。

对剑行舟此番答复,云迟并不意外,萧关逢说过,上行界中唯有一人可破此局。

心中所想不同,但面上工作还需得做足,故此云迟露出一副极难过悲伤的表情,泪眼晶莹透亮,小嘴微瘪,鼻中抽气,要哭不哭。

情绪酝酿到位,含着浓浓鼻音,似有万般委屈,耷拉着脑袋。

“这也不行,那也不可,你们凌剑宗的宝贝重伤于我,难道因为我云迟人微言轻,便欺辱于我么?”

说完,泪珠子滚落,跟断了线的珠帘般,憋着一口气,我见犹怜。

持药老头儿历来怜香惜玉,美人垂泪,立马心慌慌,忍不住上前宽慰,举起双手又不敢贸然触碰云迟,只能跺脚干着急。

“小云迟,不哭不哭,持药宝宝的心都快被你哭碎了。”

两只手拨浪鼓似的在云迟面前左右快速摆动,语无伦次,“这样,你再想想,还有没有想要的,我保证,再没有不行不可了,都依你好不好,别哭了好不好。”

说完扭头看向剑行舟,“宗主,你快说啊,是不是除了这两个条件,其他肯定不会再拒绝。”

剑行舟嘴角微抽,简单思忖片刻,勉为其难应承下来。

对方抛出大树干,当然要紧紧抱住往上爬,云迟非常识相的止住哭声,肩膀微颤,给人一种努力控制哀伤的错觉。

半天才扭扭捏捏提出要求:

“临死前,我还有两愿。

其一,云迟自小与星石青梅竹马,历经万千磨难,终于结发为夫妻,谁料新婚燕尔……

早知如此,云迟宁死也不来这凌剑宗寻找生机。

宗主,云迟只盼有生之年能夫妻团聚,还望宗主大发慈悲,救救星石。”

说完一双美目又蓄满泪珠,晶莹滚滚,好似下一刻便要夺眶而出。

听她此言,四长老持药一头雾水,怎么又冒出个星石,那是何许人也。

剑行舟也是一脸迷茫,“星石?”

“咳,宗主,星石也是今日通过考核的弟子,他们二人乃是夫妻。”主角之一的叶阳终于发话,掩嘴轻哼一声,继续道:“半个时辰前,被洛无情抓走。”

说完看向云迟,略显惭愧。

“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