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暮色之下,大树之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正在拄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某个方向发呆。

他叫刘封,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七年了,他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很出名的爹,刘备刘玄德。

当然,这个出名是在他曾经的那个世界之中,而不是现在这个让他长吁短叹的地方。

曾经作为一名“陆地键仙”的刘封对于刘备也是十分了解的,当初为了能够和某个不明身份的网友对喷之时能够占据上风,他当真是好生的研究了一番这段历史,这个人。

然后他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刘黑,他坚定的认为这个叫做刘备的家伙就是一个十足十的乱世伪君子。

他虽然一生未曾屠城,但是他沽名钓誉,携民渡江让百姓死伤惨重,犹豫不决让众多文武遗憾收场。

所以刘封不喜欢他,他是一个务实的人,他一直觉得,乱世为人就应该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像刘备这种家伙,就不该在乱世之中存活。

然后,就在他说的兴起之时,他就来到了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代的某个人在地下实在看不下去了,然后将他带走了....

不对,是带来了.....

来到这个世界七年时间,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到现在坐在大树底下发呆的孩童。

他一度都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孩子,之前都是自己的梦罢了。

可是自从他彻底弄明白自己的身份之后,他就很是难受了。

他是刘备的长子,也就是史书中记载的那位在徐州被曹军掳走的刘备之子,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正史记载的儿子。

他父亲是刘备,母亲是甘夫人,换句话说,他应该是那个阿斗的亲哥哥。

不过他不喜欢,尤其是当他对自己的这个父亲了解的越来越深的时候,他就更加的不喜欢了。

大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先不说这个身份是真是假,但是当刘封懂事之后,对这个世界了解足够了之后,他是真的看不起自己这个便宜老爹。

先不说中山靖王那已经是高祖一脉了,和世祖光武帝这一脉也就剩下那点名分上的联系的事情。

就说中山靖王刘胜这个祖宗,刘封是真的相信的,这倒不是说他和刘备一样非要给自己安排一个皇室宗亲的名头。

而是因为可能性太高了,中山靖王刘胜单单这一脉就传下来了一百二十余人,请注意这只是他刘胜一个人的儿子。

儿子再往后生就算比不上刘胜这个祖宗,那也是不差分毫的,这天底下那点姓刘的,三成都和中山靖王刘胜能够扯上关系。

正和了愚公的那句名言,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这个东西,就和新野的邓家一样,光祖麾下众臣邓禹不过生了十来个儿子,到现在为止整个新野基本上是个姓邓的,那就是邓禹的后人。

就算是新野那种地的老农也是邓禹的后人,但是那能一样么?

这种关系成天挂在嘴边上,有没有人看重刘封不知道,但是刘封知道很多人是看不起刘备的。

觉得这个家伙,好高骛远,也不怪他二十三四岁了还在县中厮混,虽然靠着在名士卢植的身边旁听过的这个资历让自己的名声有了小范围的传播。

但是终归还是上不得台面。

在刘封看来,这位父亲,似乎一无是处,没有半分本事。

至少现在是这个样子。

今日他在这大榕树下面等着也并不是等着那个不靠谱的父亲,而是在等另一个人。

“叔祖父!”突然刘封看到了自己想要等的人,一声大叫就蹦了起来,朝着远处那个佝偻着身形的中年人跑了过去。

刘元起,自己的叔祖,也是刘备的叔父,当初刘备能够进入卢植门下旁听就是托了这位叔祖的福气。

他的儿子刘德然得到了旁听卢植先生讲学的机会,而因为这位老人看重刘封的那位便宜老爹刘玄德,这才不顾家中妻子的反对,将几乎所有的家财都拿了出来,资助刘备也一同前往。

据说因为这件事情,这位族中老人三天没能进家门。

而等到刘备回来之后也并没有能够飞黄腾达,反倒是只得到了些许的名气,和自己的堂兄弟刘德然一样,碌碌无为。

只不过刘德然想得开,觉得自己不能再蹉跎下去,干脆拿起了锄头开始务农。

而作为蹭课的刘玄德,却是仍然整日厮混在县中,三天两头的不回家不说,家中妻儿全靠这位长者照顾。

刘封是个“懂事儿”的,他知道自己现在吃人家喝人家的,绝对不能和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一样没脸没皮的,该说好听的时候,一定要说好听的。

这样一来,这位叔祖也就不好意思断了他们家的口粮了。

看着满脸笑容飞奔到自己面前的刘封,刘德然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你这个小家伙,当真是属狗的,一到饭点就跑到这等着了!“

刘元起轻笑着点了点刘封的脑袋,然后拉着他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这条路他已经走了好多好多年了。

家中除了刘封之外,只有自己的母亲甘氏,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子自从跟了刘封的那位便宜老爹之后当真是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刘封真的很想问一问她,有没有后悔过。

饭菜很是简单,就是平常的粗茶淡饭,虽然刘元起也是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但是他们这一脉其实都已经没落了。

刘元起稍稍还好一些,祖上留下了些许的田产,加上儿子刘德然又是一个懂事儿的,知道自己不是那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