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两条鲤鱼被炖的喷香。

但李世民端着碗随便刨了几口饭就借故劳累回屋休息去了。

而一直在看李世民眼色的宇文士及,则趁机捞了好几块鱼肉放在碗里。

那囫囵吞枣的模样生怕被人看见似的。

这是多久没吃过肉了?

敬玄一声叹息。

小老头果然也是个命苦之人啊…

罢了罢了,明日就让他们离去吧,区区几十文钱,就当本少爷心善施舍了。

在这个没有夜生活的时代,吃晚夜饭除了上床歇息就没有别的事可干了。

尤其是普通百姓,他们既不识字,也负担不起挑灯夜读的灯油钱。

所以抓着自家婆娘在床上使劲折腾是晚上唯一的乐趣。

这就导致了超高的生育率。

以及惊人的夭折率。

无论谁家都有好几口人,可问题也接踵而至。

大唐实行的是口分田以及永业田制。

永业田顾名思义,这田就是你的,将来可以传给子孙后代。

男丁按照年龄,以及入伍府兵的年限,被官府授予的永业田从十亩到六十亩不等。

而另外还有几十亩口分田则是替朝廷种植的,每年要按照比例向官府交纳租子。

而这个租子就是最寻常的赋税。

即便不种也要交。

所以家里孩子多的就会想法设法瞒报人口,没办法,地多了根本种不过来,况且还要交税。

一家几个孩子共用一个名字的现象十分普遍,而且百姓们也没什么文化,所以起的名字都很随意。

敬玄趁着夜色一路走来,已经听见了不下七八个自家孩子叫大郎的人家。

白天人多眼杂,敬玄不敢随意乱走,怕引来不必要的盘查。

因为最近闹饥荒闹得严重,好些外乡人都伪装成盗匪想去隔壁富裕的村子打打秋风。

百姓们防贼似的互相提防着,老远就紧握着锄头冷冷的盯着你,实在是让人心里不得劲。

不是说古人大都民风淳朴么?

敬玄生怕后脑勺忽然被人来这么一下子,好不容易捡回的半条命,可不能又稀里糊涂的给丢了。

车子掉落的地方应该就在山里,周围这一带自己前几日都寻遍了,没有重物掉落的痕迹。

何况那么大一辆大卡车,古人哪有神不知鬼不觉悄悄搬走的能力?

夏日的乡村夜晚,月光皎白,一条清晰的天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

大气没被污染过的时代就是好,抬头就能看见银河,原来是长这样的…

只是敬玄无法沉寂心思好好欣赏一下天空的美景,他总感觉有人在暗中跟着自己。

这种感觉直到自己钻入山林,才消失不见。

或许只是错觉?

敬玄深一脚浅一脚的穿梭在林间,这副身体不错,大概是因为从小习武的缘故,翻山越岭简直如履平地。

也是,怎么说也是将门子弟,从小家传的锤炼应该必不可少,这是一门生计,也是敬家先祖在乱世之中挣命的本钱。

又走了约摸小半个时辰,期间耳畔时不时传来几声不知名生物的啼鸣。

走夜路果然足够让人提心吊胆,怪不得农村的老人时常说不要一个人在夜里进山。

应该就在附近了,敬玄有理由相信自己离车子不远了,因为鼻尖传来的汽油味越来越清晰。

爬上树梢举目四望,夜色中,好像有个东西微微闪了一下?

那是…

敬玄连忙掏出火折子点燃火把,想看得再清楚些。

随着火苗的跳动,红白相间的反射光线隐隐出现在林间。

车屁股的反光贴纸?

敬玄大喜,可算找到了!

三两步就冲了过去。

我的东风天龙!

我的荣耀手机!

我的……

敬玄忽然停下了脚步。

万一驾驶室里还坐了个人怎么办?

万一这个人就是穿越前的自己怎么办?

难道我要亲手埋葬我自己的…

尸体…

敬玄又惊又怕的慢慢往车头挪动着,车厢外观有几处明显的凹痕,应该是撞击所致。

毕竟是从山上冲下来的…

车头也凹进去好大一片,整个前脸都得换,估计要花不少钱,不知道走保险的话……

脑子里忽然钻出的想法让敬玄哑然失笑。

这是在古代啊,哪来的修理厂?

保险公司还有一千多年才问世呢!

是啊,我都在唐朝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就是一具尸体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常年跑车见过的死人还少了?

敬玄大着胆子举起火把从车窗外往里瞄了瞄。

空空如也!

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一幕。

或许自己的肉体在时空隧道掉到了别的什么朝代吧…

心中最大的忐忑不复存在之后,敬玄费劲巴力的钻进了驾驶室。

和那个时代的所有人一样,第一时间自然是找到掉在油门处的手机。

荣耀手机续航好啊,这都几天了,居然还有电?

只是没有信号,敬玄忽然像抽风似的尝试着拨打1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