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天色稍晚的时候,云叔背着一个大包袱从外面回来。

“阿郎,来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云叔抖了抖捏在手上的新衣往敬玄身上比划了两下,喜滋滋的让敬玄赶紧试试。

正颐气指使的招呼二人干活的敬玄,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衣衫。

“回头再试,云叔你去长安了?”

云叔还没说话,宇文士及便嗤笑一声:

“长安离这好几十里呢,半日可赶不回来,小郎君,老夫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

“喝水就喝水,随便插话小心一口被呛死!”

敬玄没好气的回过头,怒视着宇文士及。

初来乍到,不懂不是很正常么?

我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宇文士及也不生气,他现在对敬玄的一张毒舌有了相当的免疫力。

反而厚着一张脸皮凑上来摸了摸布料,啧啧称奇:

“咦?这种绢布可是难得的好东西,云老哥,上哪搞来的?宫廷贡品也是能在街市上买到的?”

宇文士及的话立刻引来了李世民的注意,这位大唐皇帝也放下手中的活计围了上来。

“把你们的脏手拿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雪白的绢缎上已经有了明显的两个污渍。

“确实是宫里赏赐出去的…”

李世民对敬玄的呵斥充耳不闻,反而一脸怀疑的盯着云叔。

这种名贵的料子,只有得到赏赐的人家才有,而且无一例外都是高官显贵,怎么可能流落到市井小民手里?

而且内府都有详细记录,一查便知真伪。

见二人以为是自己偷的,云叔连忙解释道:

“刚才老头子去县里时,在岔道上碰见一伙人正在叫卖物件,说都是从公主府流出来的好东西,老头子就上去瞄了一眼,然后花了一贯钱买下这匹料子又找县里的刘裁缝做成衣衫…”

公主府?

住在户县的公主只有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长沙公主。

李世民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多半是趁公主久居长安之际,府里的下人偷偷拿出来贱卖变钱的。

这种事情在高门大户里屡见不鲜,尤其是眼下各地闹起了饥荒,偷拿主家财货变卖的更是不在少数。

光长安县自入夏以来便审理了三十七宗此类案件。

百姓们活不下去了才会铤而走险,这是朕这个皇帝的过错啊…

李世民长叹一声,闷闷不乐的重新回到座位上,狠狠捣击着瓦罐。

这个秦礼,又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发什么脾气?

敬玄刚想过去提醒他手上注意点轻重,宇文士及见状连忙打圆场道:

“云老哥,可带了吃食?干了一下午活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说完还向李世民那边瞟了瞟,脸上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敬玄来回的打量着两人之间的那点细微反应,心中越来越狐疑,这两个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

“也没什么,就两条鲤鱼,少爷昨日还说想开开荤打打牙祭,这不…”

云叔笑呵呵的回答着,全然没发现宇文士及的脸已经变黑了…

大胆刁民…

鲤鱼也是能吃的?

“老头子这就去做饭,阿郎,让他们先歇息一会儿吧,读书人干不了粗活,可别累出毛病来了…”

“我帮你!”

宇文士及一把夺过云叔手里的鲤鱼就慌不忙跌的跑了,因为他看见陛下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你又怎么了?”

敬玄走过去拿脚捅了捅李世民跟前的瓦罐:

“脾气怎么恁大?不想干就别干,去歇着吧,我来就是了。”

短短一下午时间,这秦礼已经发了好几回脾气了,究竟是什么样的运气才让他在这险恶的古代社会活这么久的?

须知道,电视上的那些耿直书生,通常都活不过第一集,最后还要依靠腹黑阴险的主角来为他们报仇雪恨。

自己可不想有一天无意听闻这秦礼惨死街头,最后累的自己为一个不认识的人产生莫名其妙的共鸣再去跟某个大奸臣对着干。

我来大唐既是天意。

也是无奈。

“你觉得这天下还有得救么?”

李世民头一次对自己的执政能力产生了怀疑。

论打仗他不惧怕任何对手,可说到治理国家,他忽然觉得自己力有不逮…

早几年父皇还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虽然大唐同样艰苦,可最终总能化险为夷。

可自己呢?

区区一场蝗灾就使得子民饿浮遍地,百姓们为了活下去无所不用极其,这是礼乐崩坏的征兆啊…

难道那些世家子说的没错?

真的是因为我李世民得位不正,才导致上苍接二连三的降下灾祸?

“咸吃萝卜淡操心,这天下跟你有什么关系?读书读傻了?”

敬玄觉得莫名其妙,这种感觉就仿佛是跟朋友聊天,两人为某首富资产结构变化带来的后果产生了分歧,吵得面红耳赤。

可到头来人家依然是首富,而自己依然是那个拿着死工资的屁民。

李世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你我皆是这天下的一份子,如何没有关系?”

敬玄笑了,这家伙还真是读书读傻了,干脆一屁股坐到他对面:

“你说的不错,这天下是由无数个你我组成的,我只要吃好喝好,那就是为这天下做了一份贡献,而你呢,因为付不起一顿茶资不得不替我做工还债,你觉得你还有得救么?”

李世民一愣,朕只是体察民情而已,还真当朕付不起这区区一顿茶水钱?

这小黑炭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