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我现在只关心一件事:“爹,香烛店女儿的死,和您到底有没有关系?”

“小芙,跟严桥离开这里,跟着严桥离开。”爹根本没有回答我,反而不停地重复这一句,他的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很快就消失了。

“爹,爹?”我朝棺材里看去,看见爹闭目躺在里面。

严桥按住我的肩膀,“他不能在阳世停留太久,已经返回冥界了。”

我的心越来越乱,立刻要去二婶家。

我到二婶家时,看到冒出一股浓烟,心想又是孟萍在做饭了,进了院子之后才发现烟是从堂屋里飘出来的,耳边似乎还听到了“哔哔啵啵”木头燃烧的动静。

我跑进堂屋,看见烧起来的居然是二叔的棺材!而二婶和孟萍倒在里屋,人事不省。

我和严桥救出两人,但是二叔的棺材没能保住,连同二叔的尸体被烧得精光。火势被众乡亲帮忙扑灭后,房子已经烧毁大半。

二婶和孟萍醒来之后,说两人在里屋听到棺材盖摔在地上的声音,想出来看却怎么也打不开门,不知道外面是谁,最后甚至放了一把火,她们在里屋被浓烟熏倒了。

帮忙救火的乡亲说:“最近村子真是不太平,香烛店里两口子人没了,死得还那么惨。你们家被烧成这个样子,那三个小混混,一死一伤,剩下的那一个,估计能老实一阵子了。”

我以为小柱他们是被严桥打伤的,追问后才知道,原来是小柱在家里睡觉时,被一个人用镰刀划破了心口,幸亏他反应快,疼醒之后也不管自己是被什么人所伤,拔腿就跑,不然就跟香烛店夫妻俩一样被人挖了心。

二叔头七还没过完就被“火化”了,二婶扛不住病倒了,我本来想问她知不知道我爹和香烛店女儿有过什么接触,现在根本问不出口,帮忙收拾了东西,让二婶带着孟萍回娘家住一阵子。

二婶临走前,小声问我:“是不是香烛店家的那个小鬼烧了你二叔?”

“二婶您不要乱猜,那小鬼和咱们家又没关系。”

二婶离开时,脸色依旧非常难看。我对严桥说:“那小鬼越来越疯了。”

“上次他被打伤之后,就是朝着香烛店的方向逃的,那附近应该藏着他的肉身。”

我和严桥决定去香烛店看看,半路经过夫妻俩被藏尸的排水渠。排水渠附近有一棵老柳树,此时有两条大黄狗在树下打闹刨地。

我望着那两条狗,野狗向来只对吃的有兴趣,不知它们在树下找什么。

我捡起一根树枝,用树枝赶走野狗后,便在树下找起来。

严桥也跟了过来,问我在找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野狗在这边刨地,可能会有什么东西。香烛店夫妻俩的尸体就是在这里被找到的,也许警察没有找到全部的遗物。”

老柳树的树干直径至少一米多,曾经被雷电劈到过,半边树已经枯死,树干中间都空了。

一些树皮被野狗扒掉,露出树干里黝黑的深洞。

严桥从指尖弹出一个光球飘进树洞中,慢慢沉入下方。树洞深入地底,竟然形成了一个小洞穴。光球落在洞底的一块红布上后就停在了上面。

“坛子,香烛店家的那个坛子!”我指着盖着红布的黑坛子惊喜的说。

严桥随手折了一根长长的柳枝,柳枝伸入树洞中后,立刻变成一根绿色的长鞭,卷着坛子从树洞里飞上来。

我现在根本不相信这坛子里装着的会是咸菜,立刻就要掀开封的红布。

“不要打开。”

但严桥说迟了,我已经掀开了红布,顿时一股血腥臭味扑面而来。

这股恶臭熏得我差点仰倒,强忍着没摔了坛子,把头撇到一边干呕起来。

严桥接过坛子,拍拍我的后背:“我都说了,不要打开了。”

等胃里的恶心减轻一点后,我指着黑坛子不置信地问严桥:“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东西摆在自己女儿的遗照旁边?”

严桥看了眼坛子,没有说话。

封口用的红布被一阵风刮走,坛子里的气味飘散出来,我差点又吐出来。

坛子内,蜷缩着一具青黑色的干瘪小身体,大脑袋埋在胸前,眼睛没有睁开,下方有一个肉疙瘩,是还没有成型的鼻子。

他怀里抱着一颗红润的心脏,从肚脐的位置伸出一根脐带似的东西,与他怀中的心脏连在一起。还有另外三颗腐败程度不一的心脏,则随意地摆在他身体旁边。

“这应该就是那小鬼的原身,”严桥看了一眼天空,“已经到傍晚了,你应该回家了。”

我不忍心看下去,转过头掰着手指说:“四颗心脏中,两颗是香烛店夫妇俩的,一颗是小混混的,那第四颗是谁的?”

“他怀里的那颗心脏应该是香烛店女儿的,他们是想利用成型的胎儿和母亲的心脏养育婴灵。只是不知道香烛店那两人是从哪里得知这种阴毒的办法。”

严桥打了一个响指,坛子里冒出一簇火苗。

我连忙抓住他的手:“等等,如果烧了那个小鬼,那我该向谁问清楚我爹和香烛店女儿的关系?”

我话音未落,坛中那个已经成型的婴儿尸体在火中忽然展开身体,四颗心脏从他怀中掉出来。睁开的眼睛里没有眼球,只有黑沉沉的两个窟窿。

他在火中扭曲挣扎,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坛子里的一切很快烧的干干净净,严桥踢翻坛子,坛底朝上露出奇怪的花纹。我刚想去看清楚上面刻了什么,严桥已经一脚将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