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我快失去意识时,绳子忽然断了,我整个人直直往下坠,本以为会摔个半死,却落进一双手臂里。

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我看见严桥担忧的脸。惊魂未定的我顾不上说话,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死死抱住严桥的肩膀不撒手。

严桥任由我抱住他,我的手也没闲着,拽着脖子上的绳索想解下来,结果我非但没有解下绳子,反而因为急躁蹭破了脖子上的皮肤。

严桥帮我把绳子解下来,并扔得远远的。随后,严桥握住我两只颤抖的手,低沉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事了,别怕,有我在,慢慢呼吸。”

听到他沉稳的声音,我这才逐渐冷静下来。我的喉咙刺痛,嘴里隐隐有血的味道。

我抬起头,那个小鬼已经不见了,房梁上只有一截断开的绳子。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孟萍疑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下意识离开严桥的怀抱,竖起衣领遮住脖子。

严桥扶我站起来,我此刻估计非常狼狈,孟萍看着我,又看看严桥:“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严桥没有理会孟萍,而是对我说:“我还未到家,就听到传言说你这里出事了。”

我看孟萍还在旁边,就让她去看看二婶想不想吃点东西。等支开她后,我才说:“是那个小鬼做的,是他想吊死我和二婶。”

严桥盯着我的脖子:“我知道,现在快到傍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我指指地上的半截绳子:“谁知道那个小鬼还会做出什么,我怎么能走?”

“如果冥界的人找来,他们同样也不安宁。我会给这个院子施一个封印,脏东西不会进来。”

我无法反驳,只好去对孟萍说必须要回家给父亲上香。孟萍被今天的事吓得不轻,不过至少已经不哭了,还把我送到大门口。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最后一抹余晖即将从西方天空落下。

我回头准备向孟萍告别,却看到那个小鬼此刻竟然骑在她的肩膀上,一边朝着我咧嘴笑,一边把手伸到孟萍脖子前,来来回回地划动,像是在锯一截木头。

严桥拉拉我的手,但是却没有拉动我,反而是我手上微微用力,拉着他重新跨进了二婶家的大门。

孟萍惊喜地看着我:“姐,你不回家了?”

“我不放心二婶,晚一点再回去。”

严桥一言不发,松开我的手直接朝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的杂物农具虽然很多,但是收拾得很整齐。其中的一个角落里堆放了一些纸钱纸人花圈一类的东西。

严桥盯着那堆东西,我也突然想到这些东西都是从香烛店里买来的,而我们查到线索都指向小鬼和香烛店的女儿有关系。

我刚想提醒严桥,他却让我进里屋陪二婶。孟萍拉住我的胳膊,半推半拉着往屋里走。

“姐,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奇怪地看向孟萍:“不是是已经说过了嘛,严桥是大伯父的徒弟,现在来家里帮我们处理一些事情。”

“可是你们的关系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刚认识不久的,你们刚才亲密地抱在一起,而且,你们经常手拉着手。”

听到孟萍这样说,我恍然意识到我与严桥近两天的肢体接触有点多,不过,随时都能遇到各种要命的事情,好像也不该在意抱不抱拉不拉手这种细节。

孟萍守在二婶身边,我忽然问:“二婶,你听说过香烛店家女儿的传言吗?”

二婶瞪着我:“你听那些长舌妇说什么了?你一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乱打听什么。”

二婶的语气有些激动,话还没说完,就止不住咳嗽起来,我和孟萍连忙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我在里屋坐了片刻之后,再次走到院子里。

严桥把放在堂屋中的火盆移到了院子中央。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我想去打开院子里的灯,严桥却制止了我。

我走到他身边,说:“你说脏东西进不来,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小鬼明明还留在家里,我不能放心地留二婶和孟萍在家。”

严桥不言语,我又说:“这两天总是让你帮我收拾各种烂摊子,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严桥终于扭头看向我,即便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我依旧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约感受到他的怒气。我理解不了他生气的原因,干脆直接问出来。

严桥始终盯着我,在昏暗中,我听到类似于一声打响指的清脆声音,熄灭的火盆中“噗”的一声窜出一道青白色的火焰。

火光照亮了严桥的脸,我这才发现除了生气之外,还有别的我看不明白的情绪。

“你对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吗?”

不等我回答,严桥眯起眼睛:“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个小鬼头戏耍,我今天一定会把它揪出来,然后送给你亲手处置。”

看他阴沉的表情,我觉得那小鬼今天要栽跟头了。

严桥往院子四周扫视一眼,当目光停在那堆纸钱纸人上时,眼神骤然变得凌厉。

“是我大意了,只是让脏东西进不来,却忽视了他一直躲在这里。”

我连忙往四周看,但是根本没有发现那个小鬼。

严桥朝着那堆纸钱纸人走过去,我连忙跟在他身后。院子中只有那个没有任何燃料却在一直燃烧的火盆作为光源,不过并不能照亮整个院子。

我下意识拉住严桥的手,但想到刚才孟萍说过的话,又松开了,扯住了他的袖子。严桥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在黑暗之中,那些纸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