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胖子嚣张的态度和阔绰的出手一下就让现场静了下来,

朱翊钧的听力天生就比常人灵敏,又跟着京里某位将军、学了斥候“谛听”的本领,屏气凝神之时能听到常人听不到的东西。

因此尽管那些房间离朱翊钧很远,他还是隐隐地听到了许多人刻意压低了的骂娘声。

“玛德,是丰有全那个潮州佬!”

“怎么在这儿都能遇见那个潮州的白痴?真是晦气......”

“装什么大头蒜?朝廷真要追查起来,这帮潮州佬有一个算一个、都该吊死!”

丰有全......潮州佬......那个富商是潮州帮的人?

明朝末年是一段异常糟糕的时间,但仅看繁荣的民间贸易和自由的学术风气,你完全想象不到、这是一个会在几十年后被农民军彻底掀翻的末世王朝。

虽然中央财政几近破产,虽然中原大地上已经出现了数以万计的破产农民,虽然北边的蒙古人、东南的倭寇、西南的土司已经对这个老朽帝国投来了贪婪的目光。

但这都无碍于大明经济的快速腾飞,在长达百年的太平光景和内部竞争之下,大明逐渐涌现了三大商帮,这三个几乎将内部市场瓜分殆尽的庞然大物分别是:

盘踞中部市场、行走天下的徽商,票号甲天下、卖国一级棒的晋商,行事低调、但实力最为雄厚的潮州帮。

徽商讲究的就是一个宗族团结、诚信勤恳,凭借着数代人的心血生生地啃下了中部市场,除了偶尔操控粮价、放高利贷、搞地方保护主义以外没有什么黑点,算是三大商帮里底子最干净的。

晋商的名气最大、路子也最野,他们依靠向草原走私粮草、铁器、军备物资起家,在三大商帮中与政府的关系最为亲密,从地方到中央、满是被晋商收买和培养出的耳目。

后世满洲八旗的崛起就和晋商有脱不开的关系,他们不仅向大明的敌人大规模倒卖物资,还倒卖关键情报,甚至通过行贿和****、搞掉大清处理不掉的明将。

这是帮真正的寄生虫和混蛋,颇有后世美利坚带资本家们“资本没有母国”的风范。

潮州帮依靠海外贸易起家,他们极为看重血缘宗族、而且格外凶狠好斗,两三个人驾着艘小船、就敢顶着海寇们往日本和东南亚贩货,倭寇都得绕着这帮狠人走。

由于潮州帮的主要业务集中在海外,而这个时代的海上贸易又是动辄数年的大活,因此潮州帮在内地并不活跃,没想到今天能在偃州城碰到一个。

值得一提的是,潮州帮早年企图把业务扩张到中原地区,但他们小觑了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徽商,也低估了徽商在当地的经营之深。

潮州帮的北进运动遭遇了惨痛的失败,不仅大笔白银打了水漂,好几个大族子弟甚至把命都丢在了北方,双方就这样结下了梁子。

难怪那个白胖子说话这么冲,原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啊......

徽商们倒不是掏不起这几百两银子,而是不想就这么跟潮州帮的起了冲突,徽商讲究和气生财,跟潮州帮这种海商完全不是一种思维。

偃州城现在已经被“刘老爷”渗透了大半,街上的差役、捕快根本就不管事,他们是来做生意的,要是因为这种小事丢了几条性命、怎么想怎么亏啊......

算了算了,何必跟潮州帮的那群疯子一般见识。

徽商们懒散地躺了下去,其他商人也不愿与潮州帮结仇,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寂静。

就当丰有全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准备宣布自己的胜利时,一句平淡的话语突然在场上炸响。

“五百两。”

全场的目光瞬间聚焦在了朱翊钧的身上,栏杆旁看戏的女人们本就为“二百两”的高价感到吃惊不已,现在更是惊得合不拢嘴,下意识地用手帕掩住口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喊了出来。

房间里的客人们也纷纷挑起帘子,皱着眉头、从缝隙里上下打量着他,希望能从那张略显稚嫩的脸上分辨出某位贵人的痕迹。

“潮州佬的面子都敢不给,这个新来的点子够硬啊......”

“这是哪家的小孩儿?出手这么阔绰......”

“看这周身的气派......不像是个商人的儿子,倒像是南京那帮勋贵的后代......”

丰有全的面色一下就黑了下去,但他看了看朱翊钧倨傲的态度和身后那几名凶悍的侍卫,出于商人谨慎的本性,还是礼貌地试探性询问了一句。

“敢问这位是从哪来的?之前貌似没在春缘楼见过阁下?”

“我是从哪来的用不着你管,你只需要知道:这花、本公子拿着有用。”

朱翊钧现在看似淡然冷静、实则慌得一批,但凡丰有全再往上喊个几百两,他就绝对掏不出这个钱来,因为祝广昌实在是太穷了,他手里满打满算、能调动的也不过六百多两。

虽然在和白五合作之前、祝广昌就偷偷摸摸地卖过一些私盐,但那毕竟是小打小闹的生意,连供他养兵都十分勉强,就更不用提跟这种豪商斗富了。

但这笔钱是必须要花的,肥虎在被祝广昌痛打之后就得了被害妄想症,除了他的几个心腹,没人知道那个混蛋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可要是去捉他的亲信再逐个逼问、这个动静就闹得太大了,万一引起了某些人的兴趣、要好好查查自己,那朱翊钧的这个小号就离报废不远了。

他和白五是干嘛的?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