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男子听了朱翊钧的感慨、不禁哑然失笑。

“公子这是跟我们开玩笑呢,春缘楼再好,那也比不上天子的居所啊?皇上可是天下共主,他老人家享用的一定是天下最好的。”

“不,你们根本想象不到坐在那张龙椅上的人,每天过的是怎样悲惨的生活。”

朱翊钧不无感慨地轻叹一声,冯保那张棺材脸再一次在他眼前浮现,瞬间就将朱翊钧难得的好心情给摧毁得荡然无存。

朱翊钧只是随口吐槽一句,一旁引路的男人却是听得心惊肉跳,他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劲爆的消息?

龙椅上的人......悲惨的生活......

这是在暗示当今天子被小人胁迫、正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吗?这家伙是从哪得来的这种关键信息?这种朝廷机密真的是他一个开青楼的可以听的吗?

不理会一旁因为受到惊吓而心事重重的男人,朱翊钧对着俏丽的侍女们轻轻颔首,头也不回地沿着走廊向深处走去。

三人中李荣山的性格最为沉稳厚重,朱翊钧因此将副队长的任务交给了他,由他来约束一身匪气的白七和邓元飞。

邓元飞一边贪婪地盯着旁边的侍女猛看、一边紧紧地跟在朱翊钧身后。

李荣山打掉了白七伸向侍女们那只罪恶的大手,他看也不看身旁俏丽的侍女、独自走在最后,押着蠢蠢欲动的白七往前走。

带路的男人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小跑到朱翊钧的身前继续引路。

管他什么皇家秘辛!自己就算知道了、也只能充当茶余饭后的谈资,眼下还是按着老大的吩咐,招待好这位贵客要紧。

穿过曲折而清幽的走廊,朱翊钧一行终于得以窥见春缘楼的全貌。

春缘楼后部的结构就像一只倒扣过来的竹筒,它的中间是一处极宽阔而高耸、呈金字塔形的舞台,舞台上铺满了各色盛开的鲜花。

几十上百个由轻纱遮掩的房间环绕着这个舞台,一个个轻装曼妙的倚在空中的栏杆上,好奇地看着朱翊钧这个生面孔,毕竟春缘楼里生客可是件稀罕事。

整栋建筑足有近十五米、整整五层楼的高度,这在以木质结构为主的大明可不是件寻常事,朱翊钧更是看得啧啧称奇。

够猖狂的呀!不算台基,朕的太和殿都只有二十七米!一个青楼罢了,居然比紫禁城中的许多殿宇修得都气派!

这里的女子也与外面大不相同,不仅容貌和气质完全上了一个档次,身上的装扮也显然不是寻常货色,部分有cosplay爱好的甚至还换上了一身宫装。

楼上的几名女子见朱翊钧看了过来,既没有像大堂里的那些女人一般强颜欢笑、也没有假装羞涩地背过身去。

而是落落大方地朝他微微一礼,有两个胆大的还笑吟吟地朝他眨眨眼睛,勾得人心里痒丝丝的。

真是个好地方啊......可惜他今天来这里是有正事的,祝广昌攒下的钱财也不足以让他无忧无虑地挥洒很久,还是先把手头的正事都搞定了再说吧。

“十二号房的客人,五十两!”

“二十七号房,七十两!”

就在朱翊钧长出一口气、将心神稳定下来之时,四周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竞价声,整个春缘楼仿佛突然活了过来。

朱翊钧被突然鼎沸而起的人声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原来那几十上百间屋子里都是有人的,而且看上去人数还不少。

那些被红绸隐隐遮住的房间里陆续走出一些衣着简单的女子,她们举起手里的牌子朝舞台上的小厮挥了挥,小厮便立刻用高亢激昂的声音将房间号和报价高声喊出,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见朱翊钧满脸的好奇和疑惑,带路的男人立刻贴心地为他解释了起来。

“客人您真是好运气!今天是我们春缘楼一年一度的花萝节!这是花萝节特有的竞拍活动,客人们可以出价竞拍台上的鲜花、拿来送给自己中意的姑娘。”

朱翊钧粗略地瞥了一眼台上的鲜花,牡丹、芍药......

从品相上还不错、不是市面上几十文一朵的货色,但也不至于让楼上那帮人几十两几十两地抢吧?五十两够买好几车这种品质的鲜花了。

像是看出了朱翊钧的不以为然,男人又笑着加以解释。

“这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花朵,买下它的客人可以把花送给春缘楼内任何一位女子,我们会将收益的一半转赠给那位幸运的小姐,而那位小姐从此就归客人所有了......”

男人正解释着,朱翊钧打了个哈欠、略感无趣地打断了他的讲解。

“哈......是不是不同的花还有优先度这一说,比如牡丹是最优先可以挑选的,其他人必须等牡丹挑完了再挑?”

“额......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活动吗?”

见男人一脸惊讶的样子,朱翊钧突然就觉得索然无味,什么“花萝节”、还像模像样地起了个文邹邹的名字,无非是现代某些夜总会的“花场”罢了。

就在朱翊钧咂摸咂摸嘴巴、准备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的时候,一阵嚣张的骂声突然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丢雷楼某啊死扑街!我平时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帮徽商了!没银子还学人家装什么阔佬?”

二楼的某个房间里,一个白白胖胖、商人模样的男子搂着怀里的女子大大咧咧地走了出来。

他怀里的女子衣衫半解、隐隐露出一抹雪白的酥胸,女子害羞得直往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