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夜色中的黄花观静悄悄的。

月光洒在老榆树上,像披了一层淡金纱。

老黄狗不在树下,大概是去哪里寻找狗食了。

齐鹜飞暗道一声不好。

出去一整天了,老黄狗饿了会自己出去找吃的,蜘蛛饿了怎么办?

过去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蛛丝的真正价值,这要是饿死了,或者互相残食少了几只,那罪过可大了。

他飞奔着跑进观里,先去看蛛房。

蛛房里果然空空如也,一只蜘蛛都没有。

齐鹜飞就满院子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走到炼丹房门口的时候,看见老黄狗在那儿趴着。

齐鹜飞骂道:“旺财,是不是又偷吃丹药了?”

老黄狗呜汪呜汪地叫冤,又用眼神示意他进丹房里面看。

“你说蜘蛛在里面?”

齐鹜飞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黄狗点点头,示意他自己不是来偷丹药的,而是来看守丹房的。

齐鹜飞一脚踹开丹房的门冲了进去。

老黄狗松了一口气,猛打了个饱嗝,呕出许多丹药气,忙头也不回地跑了。

丹房里的丹药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

七只蜘蛛果然都在,只是个个翻了肚皮,八脚朝天,跟死了一样。

齐鹜飞吓了一跳,一只只检查过去。

好在蜘蛛都没死,只是丹药吃多了,药力过猛,一时昏过去了。

把丹药整理了一遍,算了算,这群蜘蛛吃得还真不少,关键很多已经炼制过的半成品被翻出来,虽然没吃掉却也不能用了。

这要是搁在过去,非把它们扔丹炉里炼了不可。

但是现在,想起端木薇出的价,齐鹜飞做梦都能笑醒。

只要它们乖乖吐丝,把丹房拆了也没人管,何况只是糟蹋点丹药。

整理房间的时候,齐鹜飞发现藏在风箱里的那本《花花仙子》杂志被翻出来了。

嗯?

他记得这些蜘蛛都是雌的,就算成了精,大概也不会对这杂志感兴趣。

一定是老狗干的!

齐鹜飞摇摇头,把丹药收拾干净,然后就在丹房里打坐休息。

坐着坐着,就又想起了照妖镜的事情。

他从背包里把镜子拿出来,左看右看,也没法把它和天庭那面威慑天下群妖的宝镜联系起来。

可是它的确能照见元神本相,这和照妖镜倒也对得上。

他觉得需要再验证一下。

刚才居然忘了照一照小狐狸,跟狐狸精在一起时果然要小心,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忘。

齐鹜飞就拿着镜子对着地上的蜘蛛一只一只照过去。

奇怪的是,镜面上除了泛起一片彩光之外,什么都没有。

镜子照到赤蛛,镜面上就是一片红光;绿蛛就是一片绿光;紫蛛就是一片紫光……

反正就是照不出蜘蛛的样子。

这些蜘蛛果然有古怪!

但这样一来,他也不敢确定这镜子是不是照妖镜了。

总之是面神奇的镜子吧。

齐鹜飞想起来,昨天是抱着镜子睡着了,无意中进入了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他不确定那是不是元神感知,如果是的话,应该在入定的状态下也能进入。

齐鹜飞开始打坐。

五官感知关闭,周围的世界很快消失,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只有自己,悬浮在虚无之中。

神识开始向内感应,返听内视,可以看见身体内的一切,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

只不过这不像肉眼所见,肉耳所听,一切都直接作用在神识之上,五脏显出五色,气机流转,如梦如幻。

等到元气在身上流过两个周天,他重新打开神识向外。

世界又回来了。

他不需要睁眼,也能看见周围的一切。

只是这也不是肉眼所见的一切,虚虚渺渺的,却又无比真实。

静定坐忘,气运周天,消化丹药,吸收天地灵气。

这样的修行二十年来从不曾间断过,已经成了每天的功课。

这时,他看见眼前漂浮着一团幽光。

伸手触碰之,幽光碎裂。

周围的场景忽然就变了。

一间八角形的屋子,八面墙上有八扇门,门上画着八卦。

中间是一个池子,池子里不知是水是气,阴阳流转形成太极图样。

一切都和昨晚梦见的一模一样。

齐鹜飞觉得秘密应该就在那八扇门后面。

走过去推了推,坎离震巽艮兑坤七门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只有在推乾门的时候,和上次一样,乾卦的第一爻从左至右亮了起来。

神识中再次闪过数字,从1开始,随着法力的输出,越来越大。

因为这一次是通过入定主动进入,比上次要清醒得多。

齐鹜飞马上联想到,这个数字,难道就是我的法力值?

天庭在规范仙人品级以后,因为考试需要,也规定了法力的精确值。

他们对太古洪荒真灵的力量进行了计算,并把一点真灵所拥有的力量规定为一点法力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