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正说着,有三人径直闯了进来,就像走进自己家里一般。看到四壁徒然的样子,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翘起嘴角,一脸嫌弃的样子。

岑国璋想起来了,他们是自己的狐朋狗友。为首的叫白斯文,秀才功名,瘦高挺拔,长得斯文,只是那双眼睛,滴溜溜地在玉娘身上乱转;后面胖嘟嘟的叫王茂才,稍高一点的叫张德昌,都是县里的童生。

看到三人旁若无人的样子,岑国璋心中生起不快。前身跟你们是狐朋狗友,可我可不认识你们。再说了,我们之间还没到通家之好的地步,你们三个大男子,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不知道老子有家眷在。

“岑贤弟,擢升典史,贵为县衙四老爷,可喜可贺!”白斯文彬彬有礼道。

“谢过白兄。三位的祝贺我已收到,还有什么事吗?”岑国璋淡淡地说道。

“如此大好事,肯定要去观月阁一聚。”白斯文一拍手里的折扇,兴致勃勃地说道。

“就是就是,清风明月,美酒佳人,正好可以共襄此盛事!”王茂才和张张德昌附和道。

在三人的想象中,此时的岑国璋应该欢呼雀跃,手舞足蹈,然后跟着自己们一起去花天酒地,再当一回冤大头。

“你掏钱还是我掏钱?”

岑国璋的问话让三人一愣,半天回不过神来。

“岑贤弟这话说得,你升迁之喜,当然是你请亲朋好友一起热闹了。”白斯文反应极快。

“上回你家老三满月之喜;还有你们俩,去年考上童生之喜,都是叫我掏钱祝贺的。怎么轮到我升迁之喜,还要我自己掏钱?”

岑国璋的问话让白斯文三人的虚笑定在那里。

“岑贤弟重义轻财,有古人之风...”白斯文讪笑道。

“好,就算我重义轻财,但你们也太怠慢了吗?我升迁典史,算是人生大喜事。你们三人跑来祝贺,两手空空,就带了张嘴,说些便宜话算贺礼?这就是你们重情重义的表现?”

岑国璋犀利的问话让三人哑口无言,连一向口齿伶俐的白斯文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们,我们是带着满满情谊来的...”屋里死一般安静,张德昌忍不住开腔。

“好,你们的情谊我收到,请回吧!”

白斯文不敢相信,他那双眼睛都盯着岑国璋的脸,都瞪成了死鱼眼睛。

看到岑国璋一脸冷漠的样子,白斯文终于意识到什么。他浑身在微微颤抖,怎么也想不到,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到底是岑国璋小人得志便猖狂呢?还是突然幡然醒悟,发现自己的用意?

最后,白斯文拂袖而去,王茂才和张德昌跟在后面,就像两条狗尾巴,也慌慌张张地离开。

玉娘右手轻轻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吓死妾身,还以为你又要跟着他们出去胡混。”

“让娘子担心了。”岑国璋抓住玉娘的手,愧疚地说道,“以前我只知道胡闹,一点都不体恤家里,真的让娘子吃苦了。”

“相公不要这样说。能够嫁给相公,是妾身的福分。”

“娘子放心,昨晚我晕过去后,在梦里想了很多,猛然间想明白很多东西,我以前真是混账。不过以后我一定会改的,好好做事,争取早点出人头地,让娘子也过上好日子。”

“嗯,我相信相公,肯定会出人头地的。”

这时,岑国璋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两人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笑了。

“那我们吃吧!”

“吃吧!”玉娘打开砂锅的盖子,浓郁的香味在热气的携带下,直冲进两人的鼻子里。

“真香啊!”岑国璋感叹道,这猪蹄炖成金黄色,附在上面的油脂和胶原蛋白闪烁着迷人的光,就像点点碎钻。

“有姜,有蒜,嗯,有辣椒!”

“是辣椒,听说是从南洋传进来的。”

岑国璋点点头。如果真要算得话,按照这辣椒的普及程度,以及所处的社会现状,差不多等于自己那个世界的十九世纪初这个时间段。

幸好不用留金钱老鼠辫,否则的话,为了不被电钻菊花,必须要走上造反的逆贼道路。那条路,可没有那么好走啊。

唉,我瞎想这个干什么,两个不同的世界,非拉到一起比,有意思吗?

“来,玉娘,这块你吃。我跟你说,这里面含有那个胶原蛋白,女人吃了后对肌肤非常好的。”

“这种谬论,相公从哪本书看到的,我怎么不知道?”

“忘记哪本书了。不过你不要不信,真的。相公我说的话,你还不信。”

“相公说的,我当然信了。”玉娘欣喜地看着岑国璋。此时的她,呼吸的气息都在欢快地跳跃着。

岑国璋和玉娘两口子其乐融融,侯三一家却阴云密布。

“岑国璋说...”

“叫你明天早上去衙门西厅找他,有公事。我都说了几十遍了。”侯三家里的不满地说道。

侯三又开始驴拉磨,在屋里打着转。等转到一百四十八圈,侯三家里的头开始发晕时。他定住了。

“趁着天还没黑透,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出去,不怕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