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主公,醒醒。”

张瑞被一阵摇晃唤醒,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奇怪的是男子穿着一身古装,粗布麻衣,身上还沾染着大片血迹。

见张瑞睁开眼睛,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万幸主公无恙,不然某真没面目去见九泉下的张公了。”

张瑞感觉脑袋疼的厉害,另一个人的记忆被强塞进来。

同样叫张瑞的少年是黑山军开创者张牛角的幼子,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宅男莫名其妙的夺舍了他的身体。

记忆浮现,张瑞便认出了眼前的中年男子正是自己忠心耿耿的臣属张瑾。便问道:“瑾叔,有何事?”

张瑾怒气冲冲的说道:“适才有一群贼人持械冲撞进来行刺。定是那寡恩薄义的张燕指示,不然这防卫森严的中枢重地怎能混进来贼人?”

张瑞了然,看来正是因为这次行刺,自己才会穿越到这个地方。

略一检索记忆便清楚了当下的处境,张牛角战死时张瑞年龄尚幼,权衡利弊后张牛角在死前将张瑞托付给自己的兄弟张燕。

作为报酬,一同托付的还有黑山军领袖的位置和绝大部分部曲。

前些年张瑞还年幼,自是不被人重视。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前黑山军储君身份的影响力就越来越大。

自然就被张燕一系人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记忆中类似的刺杀已经发生过好几回了。

张瑞沉默这会儿,张瑾已经怒不可遏,说道:“亏老主公还对这狗贼青睐有加,将部曲托付给他。他倒好,恩将仇报。某这就去找他讨个公道!”

张瑞心想你这么做是怕我们死的不够快吗?本来自己的存在就让张燕那一系如鲠在喉了,你还火上浇油?

便连忙说道:“瑾叔且慢,莫说此事不一定便是张燕指示。便是他授意如此,众头领又能奈他如何?”

张瑾面色铁青,说道:“此番却万不能就此作罢!若他不给个交代,某便以老主公的名义召集黑山军首领们议事,揭露他这狼心狗肺的真实面目!”

问题正是出在这里!

自己作为张牛角的幼子,不论自己想或不想,对张燕的统治的不利影响都会越来越大。

如果真让张瑾去做成了这件事,那就跟张燕撕破了脸面。怕下次再来的就不是几个刺客而是明火执仗的军队了。

张瑞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体还有些虚浮,只得扶着床榻对张瑾说道:“此事我已有主张。你且与我同去见张燕。”

张瑾脸色大变,问道:“正是张贼要害您,主公您现在过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张瑞摇摇头,说道:“若真是张燕要害我,不至于只派几个刺客。恐怕是他手下自作主张。即便真是张燕的主意,他也不会在他府邸上对我动手。传出去,其他首领怎么看他?”

张瑾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若真这么做了,张燕恐怕是要难以服众了。便说道:“某这便多点几个护卫,随您一起过去。”

张瑞笑道:“此事可行,多多益善。且要副武装,一副四面险境的模样。”

如果被刺杀了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才不正常。带上侍卫才能去找张燕卖惨嘛。

这么招摇的走过去,恐怕自己还没进张燕府邸,整个黑山军首府的人都知道自己被行刺了。

张燕作为长辈,如果自己故人托孤之子在自己辖区被行刺了,怎么也得考虑舆论民意给些补偿吧?

五百名精锐骑兵白衣黑甲,手举长矛,队形严整的拥簇着张瑞向张燕府邸赶去。一脸肃杀的骑士大张旗鼓的推进,很快就引起了无数的围观。

执勤守备的头目战战兢兢的带着一队步兵拦上来,说道:“营区内不得……不得纵马。”

回应他的是张瑾狠狠抽下的马鞭,怒喝道:“营区内连刺客都能横行,吾等却连马都骑不得?”

“刺客?”执勤头目大惊失色,问道:“这从何说起?”

张瑾没那耐心陪他浪费口舌,对身后的骑士一挥手说道:“把他们驱散开!主公遇刺,吾等这就去找张靖难给主持公道!”

身后立即冲上一队骑士,挥舞着矛杆便朝守备们身上抽。守备们没有收到上级指示完不敢还手。

头目是个有心人,尽量用手捂住身体要害抵挡骑士们的殴打,一边对远处的小喽啰喊道:“快去通知中郎将。”

张瑞在后面看得清明,直到小喽啰身影消失在远处街头,才对张瑾吩咐道:“差不多了,继续前进。”

滚滚铁骑很快便冲破了三道防线,等第四次被人拦下时,还不等张瑾发难。远处靖难中郎将府衙的使者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说道:“且慢动手,张靖难请张郎前去一叙。”

张瑞微微一笑,看来自己猜的没错,张燕也不想把刺杀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这说明刺杀绝对不是出自他的指示,是手下人马的自作主张。

只要张燕还没下定决心撕破脸,那一切都还有缓和的余地。

使者从铁甲中间的甬道快速走过,来到张瑞面前说道:“张靖难听闻张郎遇刺亦是惊骇万分。万幸您吉人天相,逢凶化吉。特遣某前来迎接张公进府,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