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十一是我的乳名,现在已经没人敢这么叫了。

娘,不在了,没人会拉着我说,十一这事儿怎么办?

十一,别板着脸,显老呢!

十一啊!娘懒得管事儿,你去办吧!

十一啊!你要好好对你媳妇,学着点你爹!

十一,不许偷懒,习武是保命的手段!

十一啊!湖水不冷,跳下去吧!

什么,你不会游泳?跳下去就会了,狗刨儿最简单。

“十一......”

豪华的棺椁前,爹哭的像个孩子。

我竟然没落泪,满脑子都是娘的絮叨,以后......再也没人喊我十一了。

可没了娘的絮叨,我就是没娘的孩子了。

娘只有我一个儿子,可她却说,天胤更像她的儿子。

那时娘自嘲的笑着,说我是第一个孩子,手忙脚乱的不知怎么就给带大了。

娘这样念叨过:十一的小眼神,好像什么都懂,逗他时,总给人一个蔑视的眼神,好像在笑大人太幼稚。

祖母说过,娘才是这个家的底气,有娘在,爹敢出去做任何事,若是没了娘,爹只能躲在书房里。

从我记事起,祖母总喜欢粘着娘,因为娘是祖母心中,能遮风挡雨的港湾。

朝中有老臣说了一句,前朝皇帝没有给太后披麻戴孝的先例。

我不想与老学究争执,我给娘披麻戴孝,不用任何人同意。

齐嬷嬷也走了,听到母亲过世的消息后,比母亲晚了半个时辰过世了。

府里的老人,好像一夕之间全不见了。

爹守在娘的棺椁前,不准任何人盖棺。

娘穿的不是内务府准备的寿衣,是爹给娘准备的嫁衣,爹哭着说,让娘再嫁他一次,真正嫁他一次。

乐宣再次哭晕了过去,她无法主持母亲的丧礼,这不怪她。

娘说,把乐宣养在身边,让她体会了养女儿的乐趣。

或许这种乐趣全耗费在了乐宣身上,九儿长大些了,娘就忘记,九儿才是她女儿了。

娘说过,姜家的女儿,是当男孩子养大的。祖母也同意把九儿当成男儿来养。

只是娘和祖母私底下,总是默默心疼九儿。

这些九儿都不知道,她开心的成长着,让去习武就去,不叫苦,不叫累。

娘问她为什么不耍赖?

九儿说,耍赖能不习武了吗?总是要练的,何必多费力气。

娘那时很欣慰,拉着我说,十一,你妹妹比你强多了!

今日九儿看到娘时,眼泪无声流下,却忍着没哭出声。

是乐宣让她擦把脸,九儿才惊觉,自己竟然哭了,满脸都是泪水。

九儿说,她不能哭,娘最不喜欢她哭!

只有天胤,傻老二哭的像个真正的傻子。

其实,傻老二早就知道,娘不是他的亲娘了。

我放在傻老二身边的暗线,告诉我说,傻老二知道时,只是愣了一下。

之后便一如既往,依旧憨憨的陪在娘身边。

我从没问过,傻老二是怎么想的,因为我知道,在傻老二心里,娘就是娘!

要为娘摔盆送灵时,我哭了,手抖的厉害,却无力举起瓦盆摔碎。

天胤一路哭着,一直弯着腰,太医说,天胤哭伤了脏腑,腹痛的厉害。

我没说话,已经无力说话了。

爹跟在送灵的队伍里,好像一下子衰老了,上车时,我看到爹佝偻着背。

那样刚强的汉子,对任何事都显得云淡风轻,这时已经被悲痛压垮了心志。

我想安慰他,可我面对他时,却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安慰。

娘说的对,我选择了帝王的生活,但我若是觉得累了,可以去找爹说说话。

曾经我想问,为何娘不安慰我。

这一刻我懂了,娘不喜欢我身边围绕很多女人,却看出了我的寂寞。

如今娘不在了,我才知道什么事真正的孤独。

爹也是这样吧!被孤寂笼罩着,说什么都不能打破。

爹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母亲才是家里最有用的。

她从不让我们看到疲惫,哪怕是愤怒时,也是活力四射。

娘对我说过,对乐宣好点,至少不会感到孤单,没有谁规定,帝王一定是孤家寡人,那样的结果是自作自受。

那时我对着娘笑,我是皇帝,弟弟是富贵闲王,我还有太上皇的爹。

我怎会孤单,天下没有我要不到的女子,但我还是没说,为何我对乐宣越来越疏离。

娘与爹相伴一生,没有内院女人的烦恼,乐宣不同,她生活在帝宫,如今又回到帝宫当皇后。

心机手段从来不缺,但她不该用我做筹码,把我当成她棋盘上的一步棋。

这就是真正的夫妻,与帝后之间的区别。

爹做到了,不让娘陷入内宫的污秽中,让娘以为,皇后只是一份差事,与感情无关。

现在娘不在了,爹一句话不说,头发几日已经白了大半。

我知道,爹快要崩溃了,可我没办法,我不想当没娘的孩子,哪怕我已经快三十岁了。

送母亲去皇陵的一路上,一直下着小雨,我的心情也像这天空一样,阴郁的化不开。

我也病了,感觉身子冷的像堕入了冰窟,可我不能宣太医,不能让娘离开的路上,还要为我停下。

虽然,我很想让娘停下,求娘别走!

“皇上......”不知谁喊了一声。

我撩开车帘,听到常太监禀告着,谁家设了路祭棚。

我向外看去,很多女人穿着麻衣,善堂的孩子们披麻戴孝。

能看到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