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自从万老夫人过世时,姜婉宁大病了一场,身体有越发的差了。

李文硕退位守在她身边,外面的烦心事很少让她知道。

女儿去草原玩了,长子是皇帝,一天忙的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次子还在军校学习,每天傍晚回来,次日一早离家。

姜婉宁很少询问小二哥儿的情况。

许是小二哥儿小时候太过暴躁,后来被她管的有点傻,读书不行,完全是个不动脑子的武夫。

对于拿着铁棍打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小二哥儿,姜婉宁选择不予理会。

有事说事,没事多说了,小二哥儿听不懂,还要解释,太烦!

最近九儿不在家,小二哥儿连回来告状的机会都没了。

姜婉宁感觉家里安静的过分,把孙子抱来逗弄。

长孙总是会得到最多重视,李文硕呕心沥血,给长孙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李兆乾!

顺着这个思路,次孙就是李兆坤。

这两个都是乐宣所生,妃嫔生的儿子,不用李文硕为难,起名字交给礼部费脑筋。

李兆乾的小名叫天哥儿,已经六岁了,读书还算上进,三字经,百家姓都会背会写。

在屋里陪着祖母玩了一会儿,天哥儿就待不住了,闹着出去玩。

行宫绝对安全,姜婉宁让天哥儿出去玩,随意问了一句,“天胤最近在干什么?”

李小满接替了齐嬷嬷的位置,守在姜婉宁身边,齐嬷嬷年纪大了,想出来走动时,才在太后面前坐一会儿。

小满现在是李嬷嬷,儿子跟在天胤身边做随从。

“昨儿听说,王爷去扛木头了,今儿又说要去书局。”

姜婉宁以为军校训练抗木头跑步,便没多问,但儿子去书局有点奇怪。

“他去书局做什么?买黄历?”

李嬷嬷抿嘴笑了,“听说王爷前些日子,救了进京赶考的一家人。

那位举子甚是有才,与王爷谈古论今,触类旁通,竟把典籍给王爷讲明白了。”

“哦?”姜婉宁有了兴趣,“竟能让天胤听明白典籍?”

不容易啊!教小二哥儿的大儒,从启蒙到现在,换了不知多少位。

单是教小二哥儿学会三字经,就换了四位启蒙先生。

小二哥儿是特别倔强的孩子,想学的东西,一点就通,不想学......打死都学不会。

这位举人不错,若是能教会天胤经学典籍,便让杜哲去说,请他给天胤做先生好了。

“王爷还给那举子的女儿送了药膏,帮忙给他们一家在京城安排了住处。”李嬷嬷接着往下说。

“送药膏?那家的女儿病了?天胤如何知道?”姜婉宁问。

李嬷嬷便把李天胤放学回京途中,救下一家四口的事情说了。

姜婉宁听完,嘱咐道:“看来随从和护卫的马,都太差了。告诉余留,寻些好马来,给天胤身边的随从护卫用。”

重点不该是,王爷被扯断腰带,裤子掉了半边吗?

李嬷嬷点头应是,退出去安排宫人给余留传话。

突听到大鹅的叫声,姜婉宁马上想到,天哥儿出去玩了。

起身走出去,站在廊下望见小小的身影跑来,身后跟着一群大白鹅。

这些白鹅都是天娇养的,宝贝的紧,下人们小心伺候,不敢让白鹅有一点闪失。

许是白鹅吃的太好,精力太足,竟追了天哥儿半个园子还不放弃。

“祖,祖母,救,救,啊!哎呀!救命啊!”

天哥儿看到祖母,步子稍有停顿,被大白鹅追到了身后,叼住了小屁屁。

“啊?哈哈......”祖母姜婉宁笑得直不起腰了。

只见大白鹅挂在天哥儿身后,被他托着跑,却死活不松嘴。

三只大白鹅,随着天哥儿的跑动,被颠得不是要扇着翅膀跳一下。

场面别提多搞笑了。

李文硕被惊动了,跑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幕,毫无同情心的祖父,爆笑起来。

“哇......”被无良祖父,祖母伤害到了幼小的心灵,天哥儿只能委屈大哭了。

这时,小太监跑来报喜,“太上皇,太后娘娘,杜尚书府上大喜,添丁之喜!”

杜哲和李瑶钏的儿子,成亲两年多了,终于给杜家添了个长孙。

“赏!”李文硕笑着指挥护卫,把大鹅抱走,抱起孙儿安慰,“你惹大鹅做什么?”

“有蛋,我去捡鹅蛋给祖母吃。”天哥儿脸上还挂着泪珠。

“真是给我吃?好吃吗?”姜婉宁笑着问。

天哥儿不知道祖母在套路他,嘟着嘴说:“不好吃,黏黏的。”

“天哥儿生吃了鹅蛋?”姜婉宁惊呼。

李文硕摆手,“不碍事,生吃能大补!”

“祖父,屁屁疼!”天哥儿委屈道。

“已经去请太医了,抹了药膏就不疼了。”姜婉宁随意安慰。

如此不走心的话,天哥儿才不信,叫着要回宫,要找母后。

“小白眼狼,回去找你母后告状?”姜婉宁给了孙儿一个白眼。

“不,我要让母后给我做炖大鹅吃!”天哥儿举手发狠。

李文硕大笑起来,“好,好,有魄力。”

姜婉宁让李嬷嬷去一趟杜府,送一套金项圈过去,以示恩宠。

外面太监禀告,皇上来了。

李渊大步走了进来,唬着脸训儿子,“是不是又闹祖父,祖母了?”

“没有,大鹅欺负我,父皇,我要吃炖大鹅!”天哥儿脸上的泪珠还没干,今日必须吃炖大鹅。

李渊不耐烦道:“随便,告诉御膳房便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