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没有梅香,没有别的女人,只有你我,相亲相守相爱一世,不需要第三者,只有你我!”

姜婉宁醉了,每次听到夫君的情话,都会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

没有红烛喜帐,如意云纹的天青色帐子中,穿越而来的李文硕,与隔世再回首的姜婉宁,水乳交融,身心合一。

心满意足的两人,交颈而眠。

寅时初,李文硕哼哼着,艰难的离开香暖的被窝,按着婉宁不让她起身。

“我太难了,起的比鸡早啊!婉宁别动,昨夜你累着了,今日好好休息。”

体贴的老公,宁可自己辛苦,绝不让媳妇劳累。

演武场锻炼身体,家将们按照李文硕要求,几人扮成劫匪偷袭,护卫掩护着李文硕战斗。

家将们很喜欢这样玩,他们设置了很多场景,还要求李文硕装作晕倒,或是受伤。

李文硕觉得,再这样角色扮演下去,他都有被害妄想症了。

在外院洗了澡,与刁老爷子对坐吃粥。他倒是想回去陪媳妇,刁老头不干啊!

请这么个谋士、幕僚什么的,李文硕觉得完是自己找虐。

“你昨晚那半阙词写的很好,不过,太悲观,娘们气十足!”

刁老爷子不满的摇头,“唉!也就这样了,毕竟在府里关了这些年,长于妇人之手,少了阳刚之气。”

我去!李清照的词,流芳百世好不好!

跟刁老爷子斗嘴,不用想,李文硕准输。

“是,当时没想太多,急着想要让百香楼免单来着。”

“男人出门不能小气,你是世子爷,怎能像娘们一样斤斤计较?”

刁老爷子接着训话。

“是,以后我出门多带钱。”李文硕漫不经心的回答。

刁老爷子撇了他一眼,“也是,你用银子靠夫人支取,大男人靠娘们养,是有些底气不足!”

掀桌!还能不能愉快交流了?我吃软饭容易吗?

李文硕不说话了,刁老爷子捏着三丁包,分析朝廷局势。

“你是皇后一系,这是甩不掉的身份,只有皇后好,李家才能好。”

刁老爷子把三丁包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咽下。

“反过来,现在皇后要靠你,你在朝中立住脚,你好了,皇后也能好。”

李文硕不耐烦道:“别废话,这事儿我明白,怎么才能让姐姐回宫?”

“这事儿不着急!”刁老爷子又拿起一个三丁包。

“杨贵妃只要没失宠,皇后避开她,只有好处!不过,没时间等她失宠了,嫡皇子到了进学的年纪啊!”

李文硕道:“皇上就是喜欢她,想让她失宠,不容易吧!”

“嗯!对皇帝的脾气,你了解多少?”刁老爷子把包子塞进了嘴里。

李文硕想想道:“皇上是个很长情的人。也可能是常年养成的习惯,人总是这样,习惯了就懒得改变!”

“对,说的好!”刁老爷子喷了满桌香菇丁。

李文硕斜眼看了看,桌上碟子里,被星星点点饭渣污染,顿时食欲无。

“但是,习惯也会有疲倦,由疲倦到厌倦,只在一念之间。”

李文硕沉吟着,叹了口气,“唉!”

有什么法子,让皇上对杨贵妃产生审美疲劳,感情疲倦呢?

“不急,你先入朝,符阳林家可能会帮你。”刁老爷子低头喝汤。

李文硕想起,皇帝没成为太子之前,王妃是林氏女,也是大皇子生母。

刁老爷子啧啧两声,“杨贵妃其实不怎么聪明,当初皇上继位,朝中有人请求追封林氏女为后。

杨贵妃为此闹脾气,跑回了娘家,兴国公府拉拢勋贵阻拦,此事不了了之。”

“大皇子算是嫡皇子吗?”李文硕埋怨皇帝,既然只钟情杨贵妃,搞出这么多孩子做什么?

“太后在白凤山别院住着,临近白凤山的保福寺中,大皇子在那里带发修行。”刁老爷子又告诉李文硕一个知识点。

“出家啦!出家了好,出家了我又少操一份心。”

李文硕打了个哈欠,“我回去睡个回笼觉!”

第一次正是当摆件,李文硕还是相当兴奋的,在朝臣没有进入大殿之前,他们先进去检查了一圈。

与另外几位御前侍卫不同,李文硕很认真的在查看,甚至围着金丝楠木的柱子,看了两圈。

“李世子尽职尽责啊!你一会儿站在这里,在这块方砖上站好了,不能动,不能说话。”

宋连才家族没有爵位,同事中属于乐于助人的那种。

李文硕知道他在提醒,要随大溜,太认真趁的同事很没脸。

“听说议政殿里的柱子,金光闪闪,我在找金丝楠木的金丝儿,没瞧见哪里有金光啊。”

众人听了纷纷笑他没见识,以后看的时候多了,站着没事,把柱子看出花来都行。

检查完毕,他们站在一侧的殿门外,列队等候。

晨钟敲响,大殿另一侧传来朝臣上朝的脚步声,同样是等在殿门外,朝臣在廊下议论着国事。

李文硕瞟了一眼兄弟们,见他们目不斜视,神情凛然,下意识挺直了脊背站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