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第26章他给的药

宇文皓心底是震撼的,她说死也不做这个楚王妃?

可笑,这楚王妃,不是她花尽心思,千方百计求来的么?

“你醒来说清楚!”宇文皓说不出的一道怒火就窜了上来,托着她的脸拍了一下。

喜嬷嬷发怒了,站起来拦在元卿凌身前,“你怎么忍心啊?王爷,你怎么就变得这般狠毒了?不说夫妻之情,哪怕是个陌生人,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啊?于心何忍你?”

宇文皓看了一眼脸色惨白得吓人的元卿凌,她眼底的泪水已经盈满,却强忍着不掉下来,显得倔强而冷硬。

他竟无法直视这份倔强,转身便出了去。

站在侧殿外的槐树下,看着风扬起的黄叶在眼前打旋,心里也如大风刮过一般,说不出的感觉。

“楚王!”身后,传来了齐王妃褚明翠的声音。

宇文皓收敛神色,回头看着她。

她站在廊前,裙摆拖曳在后面,气度高贵,如仙子降临。

她的美丽,从来都是超凡脱俗的。

青梅竹马,可她成了别人的妻,他心头,有隐隐的扎痛。

褚明翠看到他眼底的隐晦,心头才有了一丝得意的感觉。

他终究是忘不了她的。

她眉目扬起,带着几分欣慰地道:“如今太上皇病情缓解,父皇对你态度也略有改变,我也替你高兴。”

他不置可否。

良久,她幽幽地道:“你还好吗?”

宇文皓垂着眸子,“有什么好不好?还活着。”

褚明翠凄凉地笑了,“是啊,有什么好不好呢?活着就行。如今只希望我所害怕的不要发生。”

宇文皓抬头看着她,“你害怕的是什么?”

褚明翠眸中盈着泪意,睫毛轻颤,轻声道:“怕有一天,你和他会为了那个位子,争个你死我活。”

宇文皓沉默半响,慢慢摇头,“不会,我别无他想,你也别多心,之前承诺过你的,我会谨守。”

褚明翠轻轻叹气,看着他俊美的脸庞,“你知道,我一直都希望是你。”说完,她睫毛倏闪,有泪意漫上,确定他看到之后,慢慢地转身走。

他木然地站着,心里想的,竟然不是褚明翠方才那幽幽的眼神,而是元卿凌那惨痛决然的脸。

喜嬷嬷端着水出来,站在他的身后一会儿,才轻声道:“王爷,进去吧,凡事都能说清楚。”

宇文皓微微颌首,转身进去,他确实有很多话要问元卿凌。

元卿凌依旧趴在床上,衣衫只是轻轻地笼罩在背上再覆盖锦被,她脸半侧着,脸庞苍白。

看到宇文皓进来,她慢慢地合上眼睛,疲惫地眼底有淡淡的淤色,睫毛的阴影投下来,有虚脱般的倦怠。

宇文皓已经冷静了许多,拉了椅子坐在床前,“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

元卿凌没睁开眼睛,只是淡淡地道:“只要不动手,我什么时候都愿意好好谈。”

这话,是云淡风轻的。

宇文皓半眯狭长的眸子,纵观她全身的伤,这云淡风轻就有些讽刺的意味了。

元卿凌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他,“不必猜度,我说的话,代表我心里所想,既然王爷愿意沟通,我求之不得,我不是受虐狂,非得被毒打一顿才愿意配合。”

宇文皓修长的双脚抵住床沿,身子稍稍后倾,脸庞上的寒气未散,他身体和心理都很排斥元卿凌。

但是元卿凌这句话,无疑让他的排斥厌恶减少了一些。

“你给皇祖父打的是什么药?”

“急救用药,可用于心梗心衰和呼吸困难。”元卿凌道。

“是何人给你的药?”

“无人给我,是我自己的。”

宇文皓眸色沉冷,“显然,你不愿意说实话。”

“是你不信我,才会认为我没说实话。”

宇文皓自然不信,她自己怎么会有这些药?不过,他也明白如果有高人给了她这些救命神药,让她保守秘密也是正常的。

他再问:“你给本王用的又是什么毒药?为何可让本王失去意识?身体无法动弹?”

“那不是毒药,是麻醉药,手术用的,和紫金汤有异曲同工之妙。”

宇文皓冷冷地道:“紫金汤是毒药。”

元卿凌看着他,“所以,你给我服下的是毒药。”

宇文皓不语,算是默认。

元卿凌道:“算了,毒药也好,神药也好,我如今都不在乎,不过是这条命,若真看不惯就拿去,但是,我若活着一天,就请王爷别总是为难我,至少,在我给太上皇治疗的期间,请王爷多多包涵,以前的事情,等出宫之后,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宇文皓冷冷地道:“若皇祖父出了任何的差错,本王都会算在你的头上。”

元卿凌反唇相讥,“那如果太上皇好起来呢?这份功劳,你是否会记在我的头上?”

宇文皓眯起眼睛,俯身看她,冷厉的眸子在她眼前闪了一下,“会,本王恩怨分明。”

他旋即站起来,椅子往后拉,往桌子上丢了一颗丹药,“回头叫喜嬷嬷给你服下。”说完转身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