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新网址:m.ycyuedu.com

时准备击毙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其他萧家人面对这一幕,都不敢站出来,生怕遭受到殃及。

“让你死个明白,十年前,花居湖畔,一场大火,烧了一天一夜,三十八亡魂,需要你鲜血祭奠。”

带着冷漠,无情的声音响彻别墅大厅。

江辰人一闪,瞬间出现在萧别鹤身后,拿起手中银针组成的钢丝,套在他脖子上,微微用力。

鲜血倾洒,人头落地。

“啊。”

江中名流吓的尖叫,都趴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萧家人见萧别鹤惨死,也是魂都吓没了。

江辰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装上地上的人头,转身就走。

他人已经离去,萧家别墅却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而萧别鹤的无头尸体,则静静的躺在大殿上。

……

江家陵园,江天坟前。

江辰放下手中的黑色袋子,靠在墓碑前。

他拿出了一壶酒,狠狠的饮了一口,随后将其倾洒在坟前的地上。

“爷爷,你安息,孙儿一定让江家亡魂得到安息,花月山居图,孙儿也会想办法夺回来。”

说完,他起身,转身就走。

回到帝王居后,他洗了一个澡。

萧家别墅。

前来祝贺的江中名流皆以离去。

别墅大厅,摆放着一口棺材,萧别鹤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

而被扭断手臂的萧斌,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萧家人皆以跪在萧别鹤尸体前。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衣裙,性感美艳的女子,她是萧别鹤的小女儿,萧若然。

那个凭着一己之力,搅得江家天翻地覆,毁了江家的萧若然。

她美艳的脸蛋上带着低沉。

“给四哥打电话了吗?”

萧若然的怒吼声在寂静的大殿响彻。

“打,打了。”

“现场的一切都别动,等四哥回来。”

……

夜深人静,江中军区,几架直升机降落,在直升机上,还刻画着西境两个字。

一名身穿战袍,神色冷漠的中年男人下了机。

外面,站着一排武装的军人,这些人站的笔直,瞬间敬礼。

紧接着,一辆辆普吉车开来,中年男人上了车,车直接朝萧家别墅开去。

赶回来的中年男人看到萧家别墅的情况,看到躺在大厅的无头萧别鹤,瞬间取下了帽子,扑腾一下跪在地上。

“爸,儿来晚了,我发誓,不管是谁,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一道带着无边愤怒的咆哮声响彻。

“四哥。”萧若然走来。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是萧别鹤的四儿子,萧战。

萧战面无表情,神色低沉,“我需要宴会的监控视频。”

“是,马上去取。”萧若然点头,顿时吩咐人去取监控。

萧战则站起来,检查萧别鹤的伤口,随后看了视频,看到了江辰杀萧别鹤的过程。

他脸色冷漠,问道:“此人在杀爸之前说了什么。”

萧若然开口,道:“十年前,花居湖畔,一场大火,烧了一天一夜,三十八亡魂,需要你鲜血祭奠。”

闻言,萧战拳头紧握,脸色一沉:“江家余孽?”

“应该是。”

萧战捂着脸,对萧若然微微罢手,道:“让爸入土为安,一切丧事从简,我连夜去趟京都,询问一下那个大人物,江家还有什么余孽活了下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